异世神相

第七 卷26冲突

第七卷 26 冲突

第七卷26冲突

看到那年轻人似乎有耗着不起之意,掌柜的更是气愤,但是此时正是酒楼中最为繁忙之时,却也不能抓了他来骂,只能对着那年轻人的举动干瞪眼了。

酒楼中此时人来人往,两层楼的桌子全都坐满了人,更有几拨人在等着有人吃饱了把桌子空出来好让店家安排他们坐下

便在此时,从后面进来了三男一女,男的俊逸,女的娇俏,三个男的均着白衣,年约二十来岁,那个少女则身着水绿衣裳,肌肤胜雪,眼若秋水,顾盼之间,散发出无数迷人的眸光,看上去也不过十八九岁样。

只听得一个稍胖的青年人看了店中一眼,谄媚地笑道:“师妹,你看这酒楼都坐满了人了,不如我们换一家酒居吧。”

其中一个长得较高,甚是俊雅的青年微笑道:“是啊翠羽师妹,我们另找一家酒居用餐去,这里又吵又闷,别的影响了你的心情。”

这个叫翠羽的少女哼了一声道:“我偏要在这里吃,我最喜欢吃这里的酸麻鱼,别的地方不好吃。”

眼睛一扫,看到整个酒楼中还真的坐满了,只有靠窗的地方有一张大桌只有一个年轻人在那里独饮,玉一般的纤手一指道:“那边不是有位的吗?我们可以跟这人坐一张桌子。”

其实这三个青年早就看见那年轻人独坐一桌了,此时一见这少女看中了那张桌,先前那个稍胖的青年人道:“师妹,你看那人脏不拉几的,跟他坐岂不是污了师妹你的圣洁的身体。”

叫翠羽的少女怒道:“死胖子你说什么?”言罢手中长剑带着鞘便拍了过去。看来她对这个师兄一点也没有尊敬之意。

那稍胖的青年想来是个反应迟钝的人,但武功却是不弱,身体突然向后横移两步,堪堪躲了开去,不过还是被那剑鞘尖划对了肩膀,裂着嘴嚷嚷道:“师妹你为什么打人,我只是说跟那人坐会污了师妹你圣洁的身体,这句话有什么不对了?”不过他脸上却露出惧怕之色,想来对这个叫翠羽的水绿衣裳少女甚是畏惧

这少女脸上泛起了薄怒之色,手中长剑连鞘指着他道:“你还说,信不信我一剑把你斩在剑下?”

那俊雅的青年人见状,忙上前一步劝道:“翠羽师妹,你也知道你三师兄不大会说话,你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

这少女才把长剑放了下来,不过脸上仍有薄怒之色,显然对于这个三师兄之言极是不爽。冷冷地道:“看在二师兄的份上我不与一般见识,不会说话就给我闭上你的狗嘴。”

那俊雅的青年人转过身来轻喝道:“师弟,还不向师妹道歉,师妹的身体也是你能拿来说的吗?自己掌嘴三下,跟师妹说声对不起,若是以后再犯,绝不轻饶。”

这稍胖的青年此时方知道自己确是错了,脸色吓得苍白,当即“啪啪啪”连扇了自己三巴掌,乖乖的对那少女道了歉。

这叫翠羽的少女也不理他,劲直向那年轻人那桌盈盈走去。

“喂,这张桌子我们要用,你快滚蛋吧。”这少女“啪”的一声把长剑横摆在桌子上,气汹汹地道。

年轻人头也不抬,抓起桌子上酒碗,自顾自的慢慢地饮着酒,似乎并没有听见她的说话。

那胖个子青年被这少女憋了一肚子气,却又不敢对她发,此时见这邋遢的年轻人竟然如此居傲,对师妹竟然不予理采,便来了气,上前一步怒道:“你丫的臭花子,我师妹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还装聋作哑了。”说着话时一掌便向年轻人肩膀上推去。

年轻人动也不动,似乎对他这推去的一掌没有看见一般。不过当那一掌一碰到他的肩膀,他便突然“啊”的大叫一声,身体向后摔了出去,落在三四丈之外,刚好撞倒了前方的一张桌子,但只得“啪—噼哩啪啦”一阵响声,那张桌子已然被撞得桌底朝天,桌子上的碗筷、杯碟均被打翻一地

胖个子青年举起了自己的手来,甚是不解地看着自己的那只手,喃喃道:“我什么时候有那么大的力气了,只不过是这么轻轻的一推,竟然把他推出了近四丈远?”脸上尽是疑惑之色。

“打人啦,杀人啦!”年轻人哇哇大叫起来,引来了一楼中所有酒客的注意。不过看到是一个一身邋遢满脸胡渣的年轻人,倒也没有人替他出头。

但是被他撞翻了桌子的这一桌人可就不干了,见他屁颠屁颠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其中一个大胡子骂道:“干你娘的,敢打翻老子的桌子。”说着便一脚踢了过去。

这年轻人似是站得不稳,身体突然一晃,踩到一支筷子的一头,那筷子突然呼地飞了起来,“啪”的一声正正打在那大胡子的额头正中,然后高高的跳起,从他的头顶上掠过,掉到了地上。

大胡子“哎哟”一声痛叫,自额头到鼻子尖出现了一条红色的血印,想是被打的不轻。随后便看到他捂着鼻子惨哼起来。

年轻人向那推他的胖子青年冲了过去,指着他的鼻子道:“格老子的,你为啥子要打我,我又没有睡过你妹子,你欺我一个人是不是?”他操着一口川话,听起来甚是刺耳。再看他那一身的叫花子打扮,看起来便象是一个无赖一般。

这胖子刚才本就受了气,此时见这叫花子小子一开口就“格老子格老子”的骂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手一伸便抓向这年轻人的胸前衣衫,想把他举起来。

那店家似乎是认得这几个年轻人,那掌柜的此时已经满脸惊恐地跑了上来,拦住了这胖子青年,陪笑道:“圣门的大爷们,能不能给个面子,高抬贵手,不要在这里打架啊。”

胖子青年人收回了手,怒目圆睁,看了他一眼道:“你没有听见这小子骂人吗?圣门之人竟然还有人敢骂,我刀楞三不一刀杀了他还算便宜他了。你算老几,要老子给你面子。”

那少女突然道:“胖子,闹够了没有?我们是下来办事的,莫到处给我惹事。”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七卷 26 冲突)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