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28后园曲径竹幽幽

第七卷 28 后园曲径竹幽幽

剑如寒霜,气势凌人。

酒楼中的空气似乎突然之间急剧翻涌起来,站在三丈之外的人亦不禁纷纷后退,以避让那以少女为中心向四周涌去的气流。

年轻人哈哈大笑道:“如此泼辣的婆娘,以后怎么嫁得出去咯。”但见他的身体就象是风中的落叶一般,随着那狂涌的风卷起,在空中盘旋起来。

少女的长剑如影随形,剑走龙蛇,那剑尖似乎是安了碰到了年轻人这块磁石一般,幻化成一道道凌厉的剑气,剑剑不离年轻人的前胸大穴。

年轻人对于这些凌厉无匹的剑气似乎一点也不在呼,人在空中,总是随着她那长剑涌起的剑气飘荡着,不时听到轻薄话语从他的口中传出,在整个酒店之中荡漾。

少女剑出片刻之后,所有的人都退到了十丈之外,无人敢往前再移动一步。

酒楼中剑气森森,寒气涌动,荡气回肠。

少女的每一剑刺出,似乎这天地都要为之变色,方圆十丈之内的桌子、椅子在她的凌厉的剑气之下已然被劈得粉碎。

酒楼的屋顶在翻涌的剑气下不时轻轻地晃动,似有随时倒下的征兆。

见到剑气如此威力,酒客们纷纷向后门溜去,不敢再在里面稍作停留。片刻之后,原本热闹的酒楼空空如也,只剩下了与那少女同来的三个青年人,就连那势利的掌柜的亦躲到了后门边上,簌簌发抖,脸色吓得煞白。

这个叫翠羽的少女似乎被激起了平生以来最大怒气,虽然攻了数十招,连那年轻人的衣角都没有碰到一点,她兀自疯狂地出剑,挑、刺、撩、抖,有时就连劈也使出来了。

酒楼中白光闪烁,如同电闪雷呜一般。

那三个青年在酒楼门口看着,那胖子青年看到年轻人在应付少女疯狂的攻击,在不还手的情况之下竟然如同儿戏一般,心里是又惊又奇,问身边那俊雅的青年:“二师兄,这臭叫花子究竟是什么来历,看他身法,应该差不多跟我一样了。”

俊雅青年人“咚”的敲了他一个响头,笑斥道:“楞三师弟,你真是大言不惭啊,就你那几下子,也敢拿来跟人家比?就连我也没有把握赢得了这厮,更别说你了。”

胖子刀楞三嘿嘿笑道:“那也不尽然,你没有看见,这厮被我一推便推出数丈之外吗?我看这厮除了轻功了得,其他功夫也是稀松平常得紧。”说着又道:“二师兄,要不要去助小师妹一臂之力?”

俊雅青年眼中寒光一闪,冷冷地道:“这厮竟敢对翠羽师妹不敬,待会儿我自会收拾他。你又不是不知道师妹的脾气,她出手的时候,若不得她同意,你若冒冒然出手,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刀楞三伸了出舌头做了个鬼脸,便不再言语。

那边厢少女与年轻人的对峙却是依然如故,少女此时已然攻出不下百招,连年轻人的毛都捞不到半根,被气得贝齿轻咬、脸色都变黑了,想着这臭叫花子刚才在自己身上大揩其油之样,不禁越想越是气,长剑挥舞之间,不时看到自己手袖上被他抓过的地方留下了清晰的黑色油腻的手印

,当真是恶心至极。

刚想不顾一切地使出秘传功法对付他,那年轻人突然身形向后飘退两丈,那双从来没有看过少女眼睛的眼睛突然闪烁着精光向她凝望而去:“停,妹子,今日就到此为止吧,你若是想玩,改天我再陪你玩好啦。”

少女是第一次与他的眼神接触,看到那眼神的一刹那间,她内心猛的一颤,只觉得在他的一瞥之间,自己竟然生出找个地洞马上钻进去之想,在他的眼睛注视下,好象自己身上从头到脚未着片缕,上上下下尽被他看了个清清楚楚一般。

她的手下意识地便想往身上要害处掩去,不过手到半途,突然意识到似乎不对,一只手举着那支三尺长剑停在半空中,剑身碧蓝,倒映着她那胜雪的肌肤、如玉的容貌,碧蓝的剑身上还泛着一层淡淡的蓝色光芒。

美人如玉剑如虹,原来便是这个样子。

她虽然没有失态到做出遮掩身体的动作,不过进攻的动作倒是停了下来。稍一调节内心那种奇异的感觉,冷冷地道:“你究竟是谁?”

此时她也知道此人定然不是简单人物,以她的武功,便是在师门之中,年轻一辈中也算得上是佼佼者,虽不能排在前三,但是排在前十倒还敢自占一下。但是此人只避不还手,自己竟然拿他没有一点办法。由此可见一斑。

年轻人眼睛余光不以意地从她的眼神中掠过,嘻嘻笑道:“人生何处不相逢,相见即是有缘,有缘还会相见。妹子,你若是想我,便叫我林云吧。”说罢转身向后院而去,走到门口,看到那掌柜的一脸的衰样,但见他从怀中取出一物,向柜台上甩去,片刻之后,便听见“咚”的一声,那物事便掉到了柜台之上,在上面飞快的旋动起来。

“我自高山林海中来,云深不知处。若问我是谁,我也不知晓。”一阵怪异的歌声从后院传来,那声音带着一点低沉,带着一点迷惑,但更多的是一种洒脱。不过却是只闻其声,再也不见其人。

掌柜的忙自冲了过去,因为他对那物事先天便敏感,那物事还在空中之时,他已经糗到了金子的味道。

果然,那物事在柜子上飞速旋转了半晌之后停了下来,便见金光四射,这光芒当真是诱人至极。

那确是一锭沉甸甸的金元宝。

店小二凑了上来笑道:“掌柜的,这下满意了吧?这锭金远宝足够付今晚所有客人的开销和损坏的损失了。”

掌柜的此时眼中只有那锭金子,拿在手里又摸又咬的,眼中露出贪婪之色,就差没有流出口水来。须知京国时期,黄金极为值钱,一般很少在市面上流通,一般在经营过程之中收到黄金的机会极少。看这一锭金子,足有三十两重,当然足够赔付损失了。反正他的酒楼便是以流客为主,也不怕得罪客人。

“师妹,你没事吧?”俊雅青年上前关心地问道。

少女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没事,这人怪得很。我不想吃了,你们自便吧。”说着不再理会他们,亦向后院而去。

俊雅青年看着她那曼妙的身影姗姗而去,呆立了片刻,回头向另外那个一直以来都没有说过话的瘦个青年道:“五师弟,你留在这里,叫掌柜的弄几个菜送到我们的别苑。”

那瘦个青年恭敬地应了一声,便向柜台走去。

俊雅青年转身亦向后院走去,胖子刀楞三跟在他后面亦进去了。

夏日的夜,夜风徐徐。

一轮明月高高挂在天际,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就象是无数调皮小孩子灵动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凝视着这世间的人们。

云淡风清,月华如水,凉风徐徐,好一个夏夜。

酒楼其实是一个综合性的经营场所,前面一栋是酒楼,后面则是客栈。

在客栈的最后面,有六个单独的小别苑,小别苑前面是一个较大的后花园,园中种了四棵白桦树,后花园中间有一个门,此时门半开着,从那半开的门洞中向后看去,一条路通往酒楼的后面,不过后边是一片很大的竹林。

竹林幽深,夜风吹拂,竹叶沙沙作响,就好象无数只滑腻的毒蛇在里面滑爬着。

竹林顶端,夜风吹过,一时之间左右摇曳,如同无数个竹妖树怪地那里摇晃咆哮,好不恐怖。

夜静更深,为何后花园的门却是开着?是什么人在夜深人静之时独枕不眠,跑到后面去感受那静夜竹林幽灵的咆哮?

一个小别苑中,走出一件白衣少女,如水的月华下,胜雪般的肌肤泛着淡淡的莹光。

她盈盈地走来,夜风吹拂着那如雪般的绫裙,轻柔的哗哗声予这静夜增添了几分诗意。

她在后花园中静立半晌,微抬着头凝望天空的那一轮明月,还有绕着明月旁边一闪一闪的星辰,呆呆出神,眼中温柔如水。

静静的、静静的。

和风徐徐的夜,静静的白衣,肌肤雪胜的少女,柔柔的目光,伴随着后园中沙沙的风吹竹林的响声,更显得夜的静谧。

“唉,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在自言自语着,不知道她是在问自己,亦或是想问那天上的星星和月亮。

而她口中的他,又是谁?

缓缓地转过身来,泛着淡淡愁绪的白皙的脸上显出疑惑之色,那月华下明亮的眼眸依然是那么温柔。

虽然叫它后花园,其实却是一朵栽种的花都没有,倒是在花园的墙角处,有三五朵黄色的不知名的野花在夜露下贪婪地吸收着天地间的灵气,似乎在追求天道之境。

少女的目光从墙角移到那后花园的后门,似乎微微一愣,心想:“夜阑人静,为何后门却开着,难道后面有什么秘密不成?”在好奇心驱使下,婀娜的身姿微摆,徐徐向后面行去。

那是一条由鹅卵石铺就的小路,小路弯弯曲曲的向前延伸,前方不远处便是那片竹林,小路穿插进入竹林之后不知道还有多远。

竹林幽深,从这头看不到那一头,看到的只是一片摇曳的竹海。

一走出后门,一阵清风吹拂而来,吹乱了她鬓角几缕柔柔的青丝,轻轻的贴在了脸颊之上。少女轻轻伸出手来将那发丝掠到耳鬓之后,动作自然而婉约。

沿着小路向前缓缓地行去,感受着夜风温柔地吹拂到雪白的肌肤之上,她的心情似乎好了不少。

举目向那幽深的竹林望了一眼,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走了过去。

风在吹,月如水,竹沙沙,夜寂静。

路边长着不少白的黄的粉红的野花,在夜风吹拂下轻轻摇曳,似乎在轻声歌唱。

空气十分清新,路边的野花清香和风吹来,一股清香入鼻,渗人心脾。

少女沿着鹅卵石铺就的小路缓缓地步入了竹林之中,伸出双手,感受着这里难得的动静结合得最为美妙的地方,内心突然感到一片宁静。

静的夜,动的竹。

抬起头来,她看到了前方一簇竹林下,矗立着一个身影。

本書源自看書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