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29竹涛夜问谁

第七卷 29 竹涛夜问谁

第七卷29竹涛夜问谁

和风徐徐,月华如水,月光透过竹林的空隙洒下,点点残光落在那个身影之上,若深夜里的鬼魅一般。

少女从来都不相信这世上有鬼的。

头顶上和风吹拂,压弯了竹节,吹动了竹叶,沙沙作响。

竹影婆娑,竹涛阵阵。

那黑夜中的一个孤影,站的很直,显得很魁梧。

夏季的夜晚总是特别的热闹,竹林深处、周围的田野之中,处处可闻蛙鸣虫嘶之声,和着竹涛,衬得夜更宁静。

如此一个宁静的夜,为何一个孤影独伫。他有伤心之事,亦或是在此等待相约的恋人?

想到恋人,少女不禁想起了今天那个扮猪吃老虎,在自己身上大揩其油的邋遢年轻人。自己初时恨不得杀了他而后快,可是到了后来,看到了他的眼睛,那眼睛……

那眼睛,就象是一个与自己相处已久的知心好友一般,对自己似乎一眼就能看个通透。在他面前,自己竟然无所遁形。到了后来,自己再也没有了要杀他之心,对于他的无礼,似乎已然不放在心上了。

反而是……反而是——竟然是不可思议的挂念。

猛然醒悟过来,少女暗自“呸”了一声,暗道:“这样一个肮脏不堪、不修边幅的人我会挂念他?凭他也配。”

想到这里,她便不再想,把注意力放到了前方竹林中那一个孤影的身上,抬起脚步,缓缓走了过去

莲足踏在竹林间的落叶上发出了簌簌之声,似乎惊动了前方不远处的那个孤影。

“夜阑人静,风凉露重,姑娘还不歇息吗?为何有此雅兴,来此听竹涛、看残星、赏残月。”那声音很柔,很熟悉。

两句话说完,孤影已然缓缓转过身来,柔和的双眸凝望着她,那目光,这次没有再进入她的内心。

“是你……你……你怎么在这里?”少女乍一见他,不禁倒退两步,做出了戒备,看着他的眼神带着一丝警惕。这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刚才还想起,心中不承认挂念他的那个在傍晚时分在酒楼里对她大揩其油的那人。难怪她一见到他不禁大吃了一惊。

年轻人淡淡地道:“姑娘可以在这里,为什么我就不能在这里?”他倒是没有再称呼她妹子。

少女一时语塞,不过旋即又道:“半夜三更的,你来这里想干什么?”

年轻人淡淡地反问道:“那姑娘你呢,半夜三更的,你又来这里做什么?”

少女哼道:“我来这里赏月不行吗?”旋即知道上了他的当,恼道:“我为什么告诉你?快说,你在这里干什么?是不是在干见不得人的勾当。”

她的手放到了腰间。那里是她佩剑所在。

年轻人对于这个刁蛮任性、脾气有些暴躁的少女似乎很感兴趣,闻言微笑道:“若是姑娘认为自己来这里赏月是见不得人之事,那小可也就算是来这里做见不得人之事吧,因为小可亦是夜半难眠,来此赏月的,姑娘和我都是来这里干赏月这见不得人之事。呵呵,不过若是传了出去,对姑娘的声誉似乎大大的有损。”

少女恼羞成怒道:“你……你胡说八道,谁跟你在这里干……那见不得人之事。”她的脸因激动而变成了酱红色,说话都结结巴巴起来。

年轻人突然幽幽一叹,柔声道:“姑娘,日间对你无礼,尚请别放在心上。”他的目光温柔如水,清澈明亮。那是一种真诚的目光。

少女想不到他会突然之间向自己道歉,不禁一呆

。不过她看得出,他是出于真心的致歉,一时之间她竟然不知道如何应对。平日里她刁蛮任性,在圣门中更是公主的身份,别人向来都是对她阿谀奉承,对她奉若神明,捧她都来不及,何曾有人象今天那般对她百般羞辱。

可是对于那些天天把她捧上去的的师兄师弟你,她从来就不屑一顾,向来是正眼都没有看过一眼。便是那个俊雅的二师兄,也不例外。但是偏偏对于这个污秽不堪、对她极尽轻薄的年轻人,自己却对他有一份复杂的挂念,这令她百思不得其解。

若是这男人继续对她大肆挑逗、极尽轻薄之能事,或许她会对他大发雷霆一番,说不定还会拔剑相向,再斗上一阵。可是,这年轻人此时却真诚的向她道歉,当真是峰回路转,不可意料。

年轻人见她愕然半晌,不见回答,便幽幽道:“怎么,姑娘不愿接受小可真诚的道歉?唉,也不怪姑娘,今天小可确是有些做得过火了。”

那轻轻的一声叹息,如同来自他的心底,深深地揪住了这个少女本不平静的心田。

年轻的他,内心有着什么样的愁绪?又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少女的心总是充满了好奇,尤其是在内心深处对之怀着复杂情感的人。

年轻人缓缓地侧过身去,仰望着从竹林空隙中露出的明月,皎洁的月光透过那些空隙洒照在他的身上,微微照亮了他那淡淡的脸庞。

此刻,他的头发没有再垂下一小半,整个脸庞在皎洁的月光下依稀可见。那一寸多长的胡渣爬满了他的下颚和脸腮。

微暗的月光下,他的衣服上的污渍早已被夜色掩蔽,近在咫尺,她没有闻到他身上有任何污臭的味道。

夜风吹拂着头上的竹节,竹林的影子亦在他的身上轻轻摇曳。

他静了下来,竹林中再一次变得沉默。剩下的只有竹涛之声以及虫鸣蛙叫之声。

阵阵青竹的淡淡香味自鼻端飘入她的鼻子里,再传到她的心里。仿佛,这是从他身上传来的味道。

突然觉得,他的影子是那么孤单、那么只寂

“今天你说你叫林云?”少女突然有些羞涩地问道。

年轻人并没有转过头来,幽幽地道:“不怕姑娘见笑,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谁。”那声音,自远古的深处飘来,带着深深的迷惘,就好象是一个迷了路的孩子,那么孤独、那么无助。

残月缀孤影,竹涛夜问谁。

少女的心弦某处似乎被震荡了一下,突然对这个年轻人生出了怜惜之意,轻轻地问道:“那你从哪里来,又要往哪去?”

自称叫林云的年轻人幽幽道:“这两个月来,我走遍了大江南北,寻觅自己,但是却一无头绪。我也不知道我从哪里来,又要往哪里去。更不知道我究竟是谁。我有没有亲人?有没有朋友?我以前是干什么的?这一切的一切,对我来说,都还是一个谜。”

看着他那迷惘的脸庞,看着他那孤寂的身影,少女心里的某根弦再一次被撩动,竟然有一丝隐隐的心疼,为何会这般,连她自己也想不明白。

“不要急,总有一天,你会找到你自己,也会找到你的家人、你的朋友的,相信自己,我也相信你会。一定会的。”少女柔声安慰道。

也许,这一辈子她都没有象现在这般温柔过。轻声软语细无声,是否能够润湿这个找不到自己的年轻人的心田。

“我叫上官翠羽。”少女突然羞涩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翠羽翠羽,好名字,上官姑娘想必是名门之后了。看姑娘武功,却似不是一般的武学派别,姑娘莫非来自仙山越云?”林云自进入云省之后,沿途也听到不少传言,说在云川一带,存在着两个修真大派,一个是云省越云峰上的圣龙门,一个是川省放云峰上的归元门。这两个修真门派平时下山之时是不能使用法力的,即便是碰到武功高于他们的,也只能使用真正的武学对付,否则会有遭到门规严惩,也可能是有了这一个门规,他们一般不会走远,因此在云川以外的地方很少有关他们的传说,外面的人甚少知道。不过是否是真,反正人云亦云,从说纷纭。

少女轻声道:“原来林兄也知道越云圣门一派。不过仙山可不敢当,我圣门一脉千百年来真正的能修炼有成的不过一两个

。象我们这些人,学得一些三脚猫功夫的,又不能到江湖上去闯荡一番,学来也是无用,无聊得紧。”

此时的她,哪里还有一丝凶巴巴的样子。

月光沿着竹林空隙照下,但见她白衣似雪,肌肤如玉,无尽温柔,便如同是天上的观音菩萨一般,予人亲近之感。

不过她说出的话却是实实在在的未历人间的小女孩的话。看来人性本如此,不管你是一般人还是修真者,都脱不掉童心两字。看她十八九岁样,却只想着去闯荡江湖。

“上官姑娘,江湖险恶,可不是好玩的地方。能够呆在仙山胜镜,吸收天地灵气,那是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林云深有感触地道。这两个月来他浪荡江湖,别人看他衣着华贵,自然不断有人来打他的主意。不过他虽然失忆,但是天生便的禀性已经根深蒂固,旁人又哪里骗得了他。最后倒是成了他去骗别人了。不然他孑然一身,身上什么都没有的跑出来,又去哪里弄钱来生活。

两个月的江湖混迹,让他懂得了很多的道理,也看到了平时看不到的民间疾苦。他没有目的的到处乱走,随意而安,倒也逍遥自在。只不过没有找到想找的东西,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上官翠羽叹道:“其实若不是我有逼不得已的原因,我才不希罕修什么真呢,沉闷得紧,倒是若能象林兄这般浪荡江湖,快意恩仇,那才泻意。修真求长生,实在是难啊。”

听到上官翠羽说到修真,他内心不禁微微一动,突然间有种奇怪的想法。但道:“上官姑娘,不知道象我这样的人能不能上得越云峰呢?”

上官翠羽奇怪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问道:“林兄不是吧,小妹刚刚才说了修真无趣得紧,你便想去修真了?”

林云微笑道:“修真为何物,却真是我一直想弄通之事,不过并非是一定要拜以贵派门下,林某只想向前辈高人请教一些事情。或许,那些是我迷失前的心结也不一定。”

上官翠羽微笑道:“原来如此,若是林兄想入我派来,本来是很难的,但若有小妹从旁说客,却也容易得紧。”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七卷 29 竹涛夜问谁)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