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30有美同行乐融融

第七卷 30 有美同行乐融融

第七卷30有美同行乐融融

林云笑道:“此事随缘吧,我这人懒散得紧,只怕受不得门派的约束,只喜欢自由自在,天地任遨游。”

他此时显得很平淡,淡淡的,就象那夜空中那淡淡的月光淡洒着的大地。

这难道也是一种心境?上官翠羽想道。

“林兄,以后有何打算呢?”上官翠羽想到他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心中不禁为他担心,他将何去何从。

林云淡淡地道:“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去?我还是到处乱走,见到山清便登山,遇到水透便渡游,随意而安吧

。”似是突然想起什么,便又问道:“上官小姐,此厢你们却是去往哪里?是回越云山呢还是去往何方,若是去的好地方,说不定能结缘同行,那也算是人生一大美事。”

上官翠羽突然一拍掌,欢叫道:“好主意,我正想着呢,竟然被你先提出来了,有林兄一路同行,一定有趣得紧。我那三个师兄都是没有下过山未见过世面的木头疙瘩,跟他们一路走来可是闷死我了。”

林云见她少女心性此时显露无遗,不禁莞尔,微笑道:“好倒是好,只怕你们师兄妹在一起,我与你们结伴同行多有不便,而且若是你们去办的是正事,有我这么一个外人在旁,恐有所不妥吧。”

上官翠羽娇笑道:“我们一路同行,大家有说有笑的有何不便了,再说到了目的地,我们去办我们的事,你便自去,那也没有不妥之处,林兄,就这么定了好不好。”说着一脸期待的看着他,似是深怕他不答应一般。

林云微笑道:“我也无处可去,且此事刚才好象是我先提出的。既如此,那明早我们便如伴同行吧。”

上官翠羽可不管是谁先提出的,见他答应了,兴奋地跳了起来,在竹林里这里摸摸,那里敲,快乐得象一个天使一般。

月光残影下,听涛竹林里,盈盈白衣少女,娇笑惹人疼。

林云看到她为了这么一件小事便兴奋成这样,心想:“难道天下修真大派圣龙门住的越云峰上真的很无趣吗?”

越是从别人身上体现出无趣的地方,却越能引起他一探其幽之念,此时的他,便对那越云峰上的神仙洞府充满了好奇,心想:“有机会倒要去越云峰上看上一看,为何俗世中视为神仙这境的越云峰在她看来竟然不如臭哄哄的江湖。”

“是了,上官小姐,你们此行去往何方?”既然决定与她们同行,目的地当然得先问一下。

上官翠羽此时正从一根弯下的竹子上轻轻地摘下一片竹叶,放在手心细细地把玩,那片竹叶好象是她的心肝宝贝一般,在接受她的温柔呵护。听了林云之言,她微笑道:“我们要去卡瓦格博山峰,听说离这里还远着呢,若是爹爹给我们用法宝御剑飞行,那倒是不消几日便能到达,偏偏我爹爹说顺便给我们出来历练一回,要我们走路去,也不知道要走到哪时才能到呢,这一路上若有林兄结伴同行,至少是两路人马一起,气氛自是大大的不同了

。”

听她之言,林云有两愕,便问道:“上官小姐,我听说那卡瓦格博山峰离这里可远着呢,处于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三江并流”地区,北连藏区阿冬格尼山,南与碧罗雪山相接。坐落在怒山山脊的主脊线上。卡瓦格博是云省第一高峰,听说此山可是无人能登得上的,你们去那里做甚?还有啊,刚才听上官小姐说到什么御剑飞行,这是真的吗?你们圣龙门真的能够御剑飞行吗?”

上官翠羽见他一脸的愕然之色,不禁“噗嗤”一笑,如玉兰花开,娇艳无双。

不过可能是自知失态,她低着头细细把玩着手中的竹叶,脸色微现通红,半晌后方道:“我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吧。我们圣龙门是能够御法宝飞行的,不过都得有自己的法宝,还有得学会飞行之术才行,若是没有法宝,谁那么大的本事飞得起来。象我这样的资质也要学上三年才勉强能行,你记得那个胖子刀楞三吧,他是我的二师叔的门下,听说他学这飞行之术整整花了八年,你说他笨不笨啦,而且现在飞起来也不敢飞远,一天能飞个一百里那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一顿之后又道:“至于为何要去卡瓦格博山峰,那是因为爹爹说有一件师门之物流落在那里,叫我们去取回来。至于是什么物事,这事却不能跟你说,林兄还望莫怪。”

林云笑道:“原来如此,原来你们的飞行都是靠御法宝才能飞的,我还以为真的是修为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不依靠任何东西也能飞起来呢。”心想:“如此说来,他们这御剑飞行之术还远不如我,我不借助任何东西便能在天空两百丈之内任行,看来修真之人也不一定很厉害。不过有些东西还是能够借鉴,若有机会,倒要参详一番。”

他修习的本也是道家无上功法,只是修炼之法与传统的修真门派大有不同,加上他的际遇,才让他才二十岁便能够得窥天道。此时听了上官翠羽之言,对于修真之人都是借助法宝才能做出让常人觉得神奇之事,那倒也让他觉得无甚稀奇之处了。

看官们看到这里,必定已经知道,这林云便是失去记忆的寒晓了,他从京都皇宫之中出来以后,便即踏空而去,觅了一座高山静养数日,补回了为雪儿治病而耗损掉的先天真气,吸收了在灵回峰中吸收后蕴藏于体内尚未来得及吸收的部分灵气。但灵回峰的灵气何其强大,他数日精修也不过把其中的十之一二收为己用,其他的仍然蕴藏在他的身体之内

数日精修之后,他仍然没有想起自己是谁,由于觉得能够在空中行走的方法好玩,他出来以后便以试着不断地在空中行走,练飞行之术,这一练一走就远离了京都千里之外,而且为免惊世骇俗,他都是晚上出没,白天则是在山间休息,也正因为如此,那些天庆皇帝秘密派出来找他的人和元帅府派出来的龙五龙六等人一个也没有遇见他。

飞行之术练得差不多以后他才真正的进入到人群里,在民间游荡,许是前世今生都没有体验过那样的生活,他倒也自得其乐,虽然仍然没有找到自己,没有想起自己是谁。

这一日到来古风镇,哪知却碰到了越云峰圣龙门的上官翠羽,而现在上官翠羽她们所去的方向却又是月星门虚家所在的梅里雪山最高峰卡瓦格博山峰,虽然他已经失去了以前的记忆,但是事情却又偏偏这么巧,不知是冥冥中早已注定,还是真的是碰巧了。

上官翠羽听他如此说法,娇笑道:“哪有那般容易,我曾爹爹说过,仅靠肉身修炼而能飞行的,千百年来除了我圣龙门天纵其材的祖师爷圣龙真人和川省放云峰归元门的祖师爷元空道长,倒是没有听说还有谁来,便是我爹爹以几百年的肉身修为,也只不过能够不借法宝之助在空中停留半晌,说到肉身空中飞行,那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上官翠羽的这一段话倒是撩起了寒晓的万丈豪情,心想:“如此说来,这修为数百年的圣龙门真人若单以肉身修为而言,还颇不如我了,嘿嘿,看来我修习的功法果然是道家无上功法。”

其实道家双修之法本来就是自古以为最为有效的修炼之法,传说黄帝便是以双修之法连御万女而得以肉身飞升的,虽然传说不一定是真,万女之数或许是夸大其词,但以寒晓与十数个处子行双修之法后本身的变化而言,却是确有其事。只不过修道之人始终还是免不了世俗的眼光,不要说象他这般修习,便是两夫妻行双修之事估计亦是少之又少的,因此认真说来,他确是行别人无法行之事。因为龙阳经双修之法讲究的是身心的融合而非仅仅是肉体上的欲望之取舍,在双修中真正能达到身心融合的本就少了,更何况是十数个保持着处子玄阴之气的少女呢。

寒晓微笑道:“我知道了,倒是我有些痴人说梦了。上官小姐,夜深露重,我看我们便各自回房歇息了吧。”

上官翠羽想来是心情极好,笑道:“好,不过林兄,你这般小姐小姐的叫我,听来总觉得有些别扭,能不能换个称呼呢?”

寒晓爽朗地笑道:“又有何不可,只怕是唐突了上官小姐你啊

。”

上官翠羽想到傍晚他对自己的无礼,脸不禁又是一红,瞅了他一眼,嗔道:“你也知道唐突一词的吗?知道今天还那样对人家。”

一缕眼眸如媚,千般妩态横生。那一刻,寒晓不禁心头一跳,忙自把目光移了开去,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想不到今日又被这少女撩起。

寒晓讪讪道:“我这人浪荡惯了,并非有意冒犯,妹子别记在心上。”说到脸皮之厚恐怕当今之世他说了第二没有人敢说第一了。

上官翠羽不禁莞尔,心里实在想不出一个人浪荡惯了跟他那般冒犯自己有什么内在的联系。不过她倒是不想去深究这个问题,便道:“这些不说也罢,我以后就叫你……叫你什么好啊?”她自己想不出来。

寒晓笑道:“我喜欢你叫我林哥,行吗?我叫你翠羽妹子,这样成不?”

上官翠羽轻声道:“嗯,就按你说的吧。”

“翠羽妹子!”

“林哥!”

两人相视凝望半晌,均自呵呵地笑了起来。

竹涛声声,和风徐徐,竹影依然婆娑。两人的笑声给这有风的寂静的夜凭添了几分欢快的元素。

第二天,当东边的第一抹阳光从云层中照射下来的时候,上官翠羽等四人便已经起来了。

那俊雅的青年问道:“师妹,我们都准备好了,这便出发了吧。”

上官翠羽向后面看了看,道:“等一会儿。”

俊雅的青年见她面露焦急之色,似乎是在等什么人一般,便问道:“师妹,你在等人吗?”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七卷 30 有美同行乐融融)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