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32活佛仙露

第七卷 32 活佛仙露

第七卷32活佛仙露

上官翠羽奇道:“林哥,你如何看得出他们是军营中的人?他们额头上又没有写着字。”

寒晓道:“这很简单,你看他们的动作,不论是坐着、用餐,动作都是干净利索,而且几乎是一模一样,吃饭之时亦是三两口便扒完了事,就象是在应付任务一般,待会儿你再看他们走路的样子,亦是简单利索,这些都是长期在军营中形成的习惯。还有就是他们的衣衫的里面那件亦是一样的。”

以前在军营中养成的敏锐的洞察早已然深藏在他的脑海里,他虽然因为某种原因没有了前世今生的记忆,但这些能力却还是没有丧失的。

上官翠羽和公孙无情等人一听,仔细一看之下,果然如他所说,这两人的行动几乎是一致的,不禁深自佩服寒晓的观察能力。

公孙无情道:“或许他们是附近的官兵,现在是来这一带办公事呢也说不定。这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并非如此,这一带定然有大军驻扎。”寒晓分析道:“看这些人之样,分明是刚从外面返回,应该是前往打探军情或是传送情报的。”

上官翠羽笑道:“或许是朝廷近期才在这周围驻扎了军队亦有可能,林哥你是否有些多虑了。”

公孙无情道:“是啊,这里北去便是西域地界,听闻西域诸国近期正在大练兵马,有染指我京国江山之意,朝廷在这里临时驻扎军队亦是正常的。”一路行来,他们倒是听到了不少的关于战事之说,公孙无情虽然是修道之人,却也不是笨人,分析起来倒也有一定的道理。

寒晓面色凝重地道:“不是,我怀疑这些兵并非是朝廷的官兵。”

公孙无情奇道:“不是朝廷的官兵?那这些兵是什么兵?”

刀楞三突然插道:“这个我知道,不是朝廷的兵,那便是敌兵了,所谓兵贼兵贼,小时候我们不是玩过吗,不是兵那肯定便是贼了

。 ”

上官翠羽“噗嗤”一笑,犹如百合花绽放一般的灿烂:“胖子师兄,你以为是小孩子闹着玩呀,什么兵贼。”寒晓看得不禁一呆。虽然与她相处已有一些时日,但每次看到她那盈盈的笑颜,他还是忍不住被撩动了内心的某根弦。

不过他很快便回过神来,上官翠羽见他平时也是如此,天真的她倒也没有想到其他之事上,此次亦不例外。寒晓收回看向她的目光,缓缓地道:“翠羽妹子,话不能这么说,楞三说的确是有些道理。以我的观察,确是有人要造反。而这些兵我怀疑都是反贼的兵。”

刀楞三激动的差点儿蹦了起来,难得让他在众人面前猜对了一次,露足了脸,还不让他兴奋不已。得意地道:“小师妹,怎么样,我说的对吧。”他平时叫上官翠羽最多是叫师妹,这回加了个小字上去,显然是有些炫耀之意。

上官翠羽白了他一眼道:“想死呀胖子,再叫我小师妹看我对你不客气。”不过众人皆是被寒晓的猜测吓了一大跳,上官翠羽转过头来对着寒晓道:“京国朝廷这几十年来励精图治,尤其是在扶圣王寒王爷的数大改革举措之后,可说百姓安居乐业,可谓是国泰民安,百事兴旺,怎么在这样的国度下还有人要造反呢?林哥,你会不会猜错了?”

寒晓道:“但愿是我猜错了。不然若是真的打起仗来,受苦受累的还是老百姓啊。到时又要有多少人流离失所,多少人妻离子散,那一幕幕的生死离别接踵而至,却是我不想看到的。”他虽然失忆,但是内心的那一份悲天悯人之心却未见一丝稍减。

正说话之间,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嚣之声,随即便听到有人大喊道:“活佛又显灵啦,大家快去祈求仙露啊!”

话声方落,酒店中突然沸腾起来,酒客们均匆匆站起,将银子丢在桌子之上便向店外冲去。就连店中的小二哥听到那喊声之后亦是不管掌柜的喝斥丢下手中的话计冲了出去。只剩下掌柜一个人在店里忙着跑去收拾桌子上的银子。

不过,他的眼睛却是十分焦急的不时瞄向寒晓等人及那两个被寒晓称为反贼的兵。似乎是巴不得他们快些吃完离开。

那两个兵对望了一眼,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亦结了账离去。整个酒店就只剩下寒晓他们这一桌人,那掌柜的不时的拿眼看着他们,眼中尽是焦急之色

看到这些奇怪的现象,上官翠羽等人均自大惑不解。不过寒晓却是内心一动。便大声道:“掌柜的,结账。”

这话一落,那掌柜就象是条件反射一般蹦了起来,呼地冲了过来,笑嘻嘻地道:“谢谢各位客官,谢谢,谢谢……”他傻了似的连续说了很多次谢谢。

寒晓问道:“我说掌柜的,光谢谢就不用结账了是吗?多少银子啊。”

掌柜的恍然大悟,忙道:“看我这脑袋瓜子,三两四钱银,收你们三两整。”可能这是他开店以来最爽快的一次了。

寒晓也不作声,从怀中取出三两碎银放在桌子上,叫了上官翠羽等人便走出了店外。

上官翠羽见到这些人的奇怪之举,早已然被勾起了强烈的好奇心,一走出店外,便拉着寒晓的手问道:“林哥,这些人听到那些人喊什么活佛显灵授施仙露什么的,为何象是发了狂似的冲了过去,难道真的有活佛显灵之事?”

寒晓笑道:“我也不知道,此事大有蹊跷,咱们也去看看,也许有什么重大发现也说不定。”

前面的人象发了疯一般的向小镇西方涌去,大多数人都是以快跑的速度前进。

他们出来不到片刻,便看到酒店的掌柜呼的从店中跑了出来,连店门也不关便向着人潮涌动的方向奔去,看他那身段象是一头肥猪一般,跑起来却如同矢兔一般,脸上尽是兴奋之色,仿佛前面有金山银山在等着他去搬一般。

寒晓等人对望一眼,尽皆不解,这活佛仙露的诱惑力当真有如此之大,难道那仙露可以让人长生不老不成?

公孙无情道:“此事透着怪异,我们走快一些,我倒要看看是怎么回事。”

五人都非一般之人,便是平时走路都比一般人快上许多,这回只是稍稍加了些力,便跟那些飞奔在前之人的速度没有什么差别了。

五人很快便赶上了呼呼跑在前面的酒店掌柜,许是年纪大了,同时他的身体亦是太过肥胖,跑得飞快的他此时已然是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不过他一点都不管这些,仍在拼了命的往前跑着,脚下丝毫不见阻滞

“掌柜的,我携着你,你跟我们说说是那活佛是什么回事行吗?”寒晓快步走到他的旁边,轻轻的一托他的手臂,这掌柜的便觉得自己一点也不用用力亦能比刚才跑得还快,便喘息着道:“好,不过你们可要快点,慢了就占不到好位子,错过活佛的布施仙露佳时那可就惨了。”

在寒晓的托带下,行进的速度但是比一般的年轻人跑得还要快些,掌柜的自是欢喜不已。当下一边走着一边向寒晓等人说起这活佛施露之事来。

原来早在三年之前,这活佛施露之说便开始有了。这里虽然是一个小镇,但也是一个交通要塞。三年前,镇里一个大户人家的主人突然病重暴毙,便在此时,几年前建于小镇西方一里处的一座活佛庙突然霞光万丈,这大户人家的儿子从外面闻迅赶回来时刚好经过那里,见是活佛显灵,便跪了下去,求活佛赐他神仙玉露,让他那刚死的父亲大人活过来。活佛还真答应了,以无上佛法从他那伸出来的手指中滴出了几滴仙露。这大户人家的儿子拿了那仙露回去给他父亲一喂下,奇迹真的出现了。他父亲喝了那仙露之后便真的活了过来。

此事不但是在这小小的巴郎镇传了开去,便是方圆数百里之内的人们都知道了此事,于是大家纷纷建起了活佛庙,日夜参拜以求得更多的仙丹玉露。而且似乎活佛亦被他们所感动了,这些建起的活佛庙每隔百里左右必定会有一座活佛庙会有活佛不时的显灵,施无上妙法,渡亿万众生。

不过这活佛施露之事却没有定时,往往是突然的出现,每次出现之时均有霞光出现,人们都说那是活佛真的显灵了。活佛每次所施之露都有限得紧,不会超过十人。那仙露神奇之致,死人喝了能活过来,有病的人喝了能露到病除,无病之人喝了之后则是精神百倍,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

这短短的三年来,在这方圆数百里之内受过活佛仙露恩惠的没有十万也有七八万,可以说在这方圆五百里之内,活佛已经成为人们最为尊敬、最为信赖的佛,人人对之参拜,个个家中供奉。

听到他如此说,寒晓问道:“掌柜的,你受过那仙露恩惠吗?”

掌柜的摇摇头道:“没有,真是遗憾,我们都老了,抢不过那些年轻人。”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七卷 32 活佛仙露)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