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33纵横卷

第七卷 33 纵横卷

寒晓奇道:“这些仙露难道是要抢要的吗?”

掌柜道:“也不是这么说,这活佛每次出现在时间都不定,有时白天,有时晚上,每次发现时总是年轻人跑得最快,什么事都讲个先到先得吧。活佛庙都必须建在距人们聚居地一里之地,每次活佛显灵之时大家一听说便会向前冲去,谁跑得快自然就能排在前面了。”

寒晓道:“如此说来,那年纪稍大一些跑得慢的岂不是总没有机会了?”

掌柜道:“也有机会,一些是有孝心的健壮的儿孙们帮跑去抢到,还有一些是那活佛每次总有几个补缺的名额为跑在稍后的人,这叫惠及大众。”

寒晓注意到,在往前跑的人中似乎年轻人都很少了,便问道:“掌柜的,我看你们这里的年轻人似乎也不是很多啊,你看,现在跑在前面的就没有多少个。”

掌柜脸色一肃,有些神往地道:“这个你就有所不知了,凡是喝了活佛赐予的仙露,人的灵魂便能得到升华,便有资格拜在大活佛的门下,成为他最神圣的弟子。那些喝了仙露的年轻人基本上都拜大活佛去了。”

寒晓知道,这一带已经接近西域,藏民极多,他们都信奉大活佛天渡圣僧。不过这大活佛一下之间哪能收得这么多的信民做弟子,便是数都数不过来啊,几年之前几万的信徒,那倒真是神了。

说话之间五人已经奔出了巴郎镇,前方一里之外,有一个小庙,小庙周围已然聚满了人,不过说也奇怪,这些人却是自觉的排成了数十排,后到的也是自觉的排在后面,倒是没有人去抢或是插队之类的。想不到这些人到了这小庙之前,竟然惊人的虔诚。

“你们看,真的是活佛显灵了,那漫天的霞光就是活佛的圣光。”掌柜兴奋地道。

众人抬眼望去,但见暮色之中,小庙时面果真泛着霞光,在暮天之中显得极是庄严而神圣。

一里之地转瞬即至,寒晓一放下那掌柜,他便自顾自跑过去排队了,想必是在即将到达之前便已然把各个队伍的长短看清了。

寒晓等人各选了一个队伍排了进去,然后才凝目向那小庙之处望去。

只见那小庙约莫一般的一间房屋那么大,庙宇中间,一坐巨大的藏佛像站在房屋之中,几乎占据了整个房屋的三分之二,佛像前摆放着一个大香炉,香炉之中燃着浓浓的香烛,香烛漫起的烟幕已经将豆整个庙宇弄得迷迷蒙蒙,更给这高大的佛像增添了几分神秘和神圣之感,远远看去,这活佛像就象是化身在一片云天仙地,予人遥不可期之思。

那佛像金光闪闪的右手成昙花状前伸,手心向下,食指轻轻向前伸出,在烟幕之中,犹如神来之手。

佛像庄严而肃穆,此时佛像金光闪闪,就象是如来金身一般,望之无不予人倾慕。

寒晓他们一到达,排在前面的人便开始慢慢的伏跪而下,虔诚参拜起来。

刀楞三是倒是排在寒晓的前面,一见众人跪他也跪下,似是没有什么想法。寒晓却是从来不轻易给人下跪的,不过为了不引人注意,他便半蹲了下来。

一个身着镂金藏僧袈裟的僧人缓缓从旁边走了过来,想必是此小庙的主事之僧,他先是对着佛像行了个虔诚拜礼,这才转过身来,缓缓地说了一句:

“昨日活佛托梦予小僧,说道:‘东方有污,仙露受染,亿万大众,该当同心。’”

他话声方落便听到前面有人恭声问道:“七藏僧,不知活佛此言作何解?”此人声音平缓,且声不甚大,但是便是落在最后面的寒晓众人亦是听了个一清二楚,其他人倒没有感到怎么奇怪,但寒晓等人却是深知,此人定然不是平常之人,那声音却是夹着深厚的内力透散开来。

寒晓与排在左方的公孙无情对望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中看出惊愕之色,心想:“如此一个偏僻小镇,何来身怀如此深厚内力之人?看来此事大有蹊跷。”当下也不作声,只是看着前方,看那叫七藏的藏僧作何说法。

七藏的声音亦是平缓却而极有力,只听他道:“半夜梦醒,小僧仔细参悟活佛之言,通过一夜思忖,终于让小僧想通了,活佛之意即东方的中原大地乃是藏污纳垢之地,他们以虚幻的言语迷惑世人,破坏我们心中神圣的活佛形象。今日早上,小僧接到来自大活佛天渡圣僧派人来传话,说一个月前,东方的那些妖邪以我活佛妖言惑众、传渡迷信为名,将我们神圣的数十座活佛庙宇拆除,令得活佛真身受损,仙露受到污染,从此活佛再也不能以仙露普渡我们世人,你们说,如今该如何是好。”

他的声音缓缓而出,极为清晰的传入了每一个信徒的耳中,那声音之中带着一丝丝轻微的颤动,仿佛的撩动着每一个人的心弦,每听得一个字,众信徒的心脏便被拨动一下,他的这一段话说完,众信徒均无比的激动起来,这千百人聚集之处,人群一躁动,那场面自是如炸了锅一般,咒骂有之,怒斥有之,所有的茅头均指向了那东方的妖人。

只听得行先前提问的那人突然大声道:“这些个东方的妖人,不但污蔑我们活佛的形象,更是大肆破坏活佛真身,信徒们,你们说,他们可恶不可恶?”

“可恶,可恶,可恶……”顿时间群情激愤,纷纷跟着大喊大叫起来。

“这些妖人破坏了我们的神圣不可侵犯的活佛形象,令得我们万苦大众不能再得到活佛授施仙露,你们说,我们应不应该向他们去讨个公道?”

这人的话声越来越俱煽动力。而且他的声音极大,声音之中带着一股颤动,似乎渗进了每一个人的内心,就象是一个魔鬼一般占据了每一个人的心灵,令得每一个人都觉得,他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把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想法说了出来,一时间场面沸腾了起来。

“万众一心,聚齐信徒,声讨东方妖人……”

“中原朝廷昏庸,坏我活佛神圣真身,咱们讨阀他们去……”

“打倒京国朝廷,还我活佛真身……”

咒骂声、吆喝声、声讨声越来越大,数千人的小镇,近一半的居民都在这里,众人齐讨,倒也是震耳欲聋,有些地动山摇之感。

寒晓等人对望了一眼,尽皆骇然,均想:“这些信徒都疯了,这可是造反的大事啊,也能瞎起哄的吗?”

上官翠羽看了公孙无情一眼,两人眼中均露出了惊骇之色,脸色凝重,微微一点头,退出队伍,拉了寒晓就走。

寒晓本来想要看看那些所谓的佛光是什么回事,揭破那些骗人的把戏,此时见到两人凝重之样,知道他们定然另有所发现,便跟着他们向远处走去。

一直走到了片树林,那边人群看不到之处,公孙无情又看了上官翠羽一眼,两人同时道:“纵横卷!”

那个瘦个子青年不禁动容,骇然道:“你们说的是祖师爷三大旷世奇书之一《纵横卷》?”

这青年叫姚风默,是一个沉默寡言之人,一路上很少听到他说话,此时一听到公孙无情和上官翠羽两人同时说到纵横卷三字,惊骇之下,连他亦不禁说出此话来。

公孙无情道:“不错,出门之前,掌门师尊曾向我和师妹提过此卷的一些内容,其中便有不少关于惑民秘方,若是我所料不错,此事实是月星门的一个大大的阴谋。”

寒晓却是第一次听说《纵横卷》一书,不禁问道:“无情兄,这《纵横卷》究竟是何奇书,竟令得你们如此动容?”

公孙无情面色凝重地道:“事到如今,我们也不想对你隐瞒,其实我们此次前往梅里雪山的卡瓦格博山峰,便是到月星门找他们要回师门奇书《纵横卷》。我圣龙门祖师爷圣龙真人,天纵其才,诩化之时留下了三部旷世奇书,

“一为修真秘典《圣龙真法》,传于圣龙门越云峰,乃是我派的镇派奇书,也是修真的无上宝典;二为《长生悟》,传说是一本修长生不老术的无上圣经秘典,藏于圣龙门越云峰玄天洞中,千百年来却从无一人有些机缘能找得到;三为《纵横卷》,为归九洲、纳万土的惊世之籍,其中有千奇百怪的秘方,能令世人信服,又有纵横天地的丹书奇谋,乃是兵法书中的不二神典,传说拥有此书,便可挥弋九洲,成就霸业。

“传说四百年前《纵横卷》被圣龙门的一个小道士所窃,流传俗世。三百多年前,央**师刘蕴偶从那窃书的道士手中得到此书,他穷自己半生精力参透此旷世奇卷,助真龙天子央帝统一了中原,令其成就了不世霸业。

“刘蕴逝后,此书不知为何听说流入了三百年前的虚国皇族之手。然虚国对此书一直深有忌讳,不敢开启,而后傅国之变后,虚家被川省的修真大派归元门派人救出,送往卡瓦格博山峰之巅隐居。虚国皇族感戴明德帝恩德,虽明知那《纵横卷》是一部归九洲、纳万土的旷世奇书,却明令门下弟子不得参阅,并将此书封于卡瓦格博山峰的闭月阁之中。

“掌门师尊前不久不知是从哪里得知此信息,思忖之下认为此书是祖师遗物,该当收回师门,于是便派了我们四人前往卡瓦格博山峰,目的便是把此卷收回。”

说到这里,公孙无情看了寒晓一眼道:“想不到,此卷现在却已流落民间,且已为人所参透,用于造反之事,这些却是我们始料所不及的。”

寒晓道:“此处距卡瓦格博山峰不是很远,如此看来,此卷该是为虚家所用,这虚家想要造反!”

他一得出这个结论,众人无不再次骇然。

寒晓续道:“如此说来,这巴郎小镇的这一出戏不过是他们阴谋中的一个小小把戏,也是其中的一出罢了,想必在同一时间、不同地点也会出现这样的戏,惑民,千百年来都是造反的最好手段,若是我所料不错,刚才在镇上见到的那些兵便是虚家这几年来阴谋聚齐的反兵。而且,他们所谓的仙露,针对的绝大部分是年轻人,这些仙露必定是以《纵横卷》中秘方而配制的符水,服之能迷人心志,从而被他们所控制,这些服过仙露之人现在必定已经成为他们的死士信徒,造反之时,这些人便成了冲锋陷阵的生力军,一个军队的士气最是重要,这些信徒几乎变成了没有思想的僵尸,到了阵前,不怕死不怕痛,绝对具有无穷的杀伤力。此次,京国的朝廷看来得有一番来忙了。”

上官翠羽忧心地道:“爹爹叫我们去卡瓦格博山峰收回这《纵横卷》,以目前的情况观之,估计有很能很大的困难。公孙师哥,我们该怎么办?”

公孙无情略一思忖道:“我们先上卡瓦格博山峰看情况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