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34敌踪

第七卷 34 敌踪

第七卷34敌踪

上官翠羽道:“看现在情形,情况已经十分紧急,公孙师哥,我们得赶快赶到卡瓦格博峰,若是他们态度不对,我们见机行事

。”顿了顿,又道:“公孙师哥,我们用飞行术飞去吧。非常情况非常处理,相信爹爹也不会责怪。”

公孙无情道:“好,不过……”转过头来看了寒晓一眼,那意思是寒晓怎么办。

寒晓自是知道他的意思,微笑道:“不妨,你们去办你们师门之事,我便在这一带到处看一下,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此事我可不能置之不理。”其实他心里另有打算,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

上官翠羽看了他一眼,眼中露出依依之色,看来经过这一段时间以来的相处,对他几乎已经有点割舍不去之感。寒晓这一路过来,不但是在饮食起居上还是在制造气氛上,都给他们留下了一个很好的印象。

这些从来未下过山的修真派的弟子,第一次领略到俗世间真正的乐趣。尤其是寒晓的风趣、幽默,以及渊博的知识和非凡的人生阅历,让他们在感叹的同时又为旅途的寂寞增添了许多的快乐。因此,不仅是对他怀着一种复杂情感的上官翠羽,便是公孙无情、刀楞三和姚风默,都与他建立了深厚的友情。此时即将离别,心中亦是有些难舍。

公孙无情道:“林兄,感谢你一路以来对我们的照顾,说来这一路以来我们四人吃你的用你的,还承蒙你为我们安排饮食起居,又跟我们说了许多我们从未见过或是经历过之事,令我们大开眼界,对你这一个良师益友,我们是打从心眼里敬佩的。他日有闲,还望林兄到我们越云峰做客,无情一定带你畅游越云诸峰。”

寒晓笑道:“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林某能靠结识各位仙山上的朋友,那也是林某的福份,若是有机会,我一定到仙山上去看看,以前我也跟翠羽妹子说过了,等此间事了,我便抽时间去看你们。不过,有一件事还是要提醒你们,今日之事若是虚家策划,只怕你们此去不但事难办成,恐还会有生命之险,你们可得处处小心提防,别事办不成反而丢了性命,那就划不来了。我也是直肠子的人,话可能难听一些,但却是出于好心,大家莫怪。”

公孙无情道:“林兄是为我们好,我们怎敢怪罪。这一路来若不是听林兄说起江湖上的尔虞我诈之事,我们也不知道原来这世上还有那么多奸佞的小人。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严加提防的。”

上官翠羽凝视了他半晌,幽幽地道:“林哥,记得要来看我……们啊

。”此时她的心里感到有些酸楚,也不知道是离别的关系,还是什么原因,连她自己也弄不明白。

少女的心思,向来都是难以弄得明白的。

寒晓突然道:“翠羽妹子,我能看你们是如何用那飞行之术吗?”

上官翠羽闻言竟然高兴地道:“好啊,那我们还能一起走一段路,这里人太多,祭起法宝飞行恐怕会惊世骇俗,我们往深山里走一段路,待得人少了才飞。”

她没有意见,公孙无情等人自是无甚话说,于是他们也不回客栈了,便向深山里走去。一路上上官翠羽却是片刻不离寒晓左右,问了他好多好多的话,心情似乎是好了很多。

不过进入深山之后,由于山峦的关系,很快便到了人迹罕至之地,到了一片草地之上,公孙无情道:“师妹,我们便在这里祭起法宝走了吧。趁着现在天还没有黑透,赶到卡瓦格博峰再休息,明早上好上山去拜访。”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落下了西山,暮色更浓了,不过东边的一轮明月却在此时露出了头来,与西落的太阳刚好来了个首尾连接。深夏里的山林吹来一阵凉风,吹动了众人的衣裳,吹乱了上官翠羽鬓角的几根头发,粘到了她那白皙的脸庞之上。

纤细小巧的玉手轻轻地将那几根吹乱的头发掠起,她幽幽地看着寒晓的眼睛,寒晓亦是面带微笑的看着她,眼眸清澄,又带着一丝淡淡的温柔。过得半晌上官翠羽方道:“林哥,保重,我们先走了。”

只见她右手轻轻向前伸出,一阵白光泛起,她手中便出现了那把冰寒的剑,与此同时,公孙无情的手中出现了一支波浪型的尺子,黄色的光芒从尺子上隐隐泛出。姚风默用的则是一把长约两尺多的平平的短剑,祭起时,泛起了一层淡淡的蓝光,刀楞三的法宝是一根短枪,祭起时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红光。

姚风默首先出声,低喝一声“走”,便见他嗖的一声向空中飞去,紧接着是刀楞三叫了一声“起”,但看到他的短枪微微颤动,片刻之后呼地从地上窜了起来,歪歪斜斜的向空中飞去,公孙无情却未见有什么动作,人便已跟着法宝飞将起来,去势如电,片刻之后便追上了刀楞三。

看来果如上官翠羽所言,这刀楞三的飞行术还真的不怎么样

上官翠羽看了寒晓一眼,眼中依依之意更浓,手上的寒剑白光闪烁,一股寒冰般的气息在空气中流转。法宝已经祭起,但是她却久久不愿离去。

寒晓就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她那依依之情,心里一叹,不知为何,失忆之后,他虽然还是那般**不羁,但是对美女似乎已经没有以前那般感兴趣了,也不知道那玄光天尊在他身上做了什么手脚。但是一个人多情的天性岂是那么容易便被掩盖殆尽的,这段时间以来与上官翠羽这个聚山水钟灵于一身的仙女一般的少女,他心里隐隐隐约约的感到自己对她好像也动到了真情。

此时离别,他亦是不禁有依依之感。

上官翠羽凝望他片刻,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玉一般的脸庞突然一红,低下头去,低声道:“林哥,翠羽真的走了。”

寒晓柔声道:“好,有时间我会去看你的。”

上官翠羽突然道:“林哥。”

“什么?”寒晓话音刚落,便感到脸上一暖,一个温软润玉的嘴唇已经印到了他的左边脸颊之上。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上官翠羽已经祭起宝剑冲天而去,空中传来了一声娇柔而清脆的声音:“林哥,记得来看我啊!”

初暮中的那一抹丽影渐渐变成了一个黑点,片刻之后便消失在茫茫的天宇之中。

晚风徐徐,吹拂着成片的山林,吹过林端,拂过绿叶,发出了刷刷之声。

尹人已去,脸上红唇残留,那一股淡淡的幽香从红唇印处轻轻地飘进他的鼻子中,慢慢渗进心扉,一时间,他竟然呆住了。

寒晓转身向山下走去,到了客栈,将先前订的客房退了。那掌柜的自是要趁机敲诈他一笔,他也不以为意,最后虽然只退回了一半的钱,他还是微笑着离开了客栈。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天边挂着一轮明月,几朵云彩在月亮周围缠绕,如同撒娇的女孩。

夜风凉爽,大地一片沉寂。但是寒晓的心却一刻也没有平静过。

想起即将要要暴发的战争,千万百姓马上要陷入战火的苦难之中,他的心犹如被针刺着

。悲天悯人的心深藏于他的内心。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他心底突然想起了这一句话。也不知道这句话是在哪里见过,此时只是突然从他的心底冒了出来。

走出巴郎小镇,看到无人,他的身体突然向空中升起,片刻之后便出现在了高空之中。

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训练和对那些从灵回峰吸收回来的天地灵气的消化,他的飞行之术此时虽然说不上炉火纯青,但在高空中自由飞翔却也不是什么难事。

皎洁的月光下,俯瞰大地,千里山峦层层叠障,奇峰险峻,远处怒江在广茅的大地上委婉曲延,夜色中犹如一条白色的丝带,在神州大地上飘荡。

处身在高高的夜空中,上面的风比之底下自然是大了许多,在夜风下,但见他长发飘飘,衣袂猎猎,穿的虽然有些不伦不类,但远远看去,仍然似神仙中人。

寒晓从巴郎小镇向梅里雪山的最高峰卡瓦格博峰的路线慢慢飞行,一边欣赏着沿途的美丽夜景,饱览群山的雄伟壮观之势,一边在群山之中找寻着什么。

由于一路找寻着,他前进的速度并不是很快。

大约两个时辰之后,他看到在群山环绕之中有一片巨大的空地,空地四周都是茂密的原始森林,从高空望下,只见空地上闪烁着点点亮光,在寂静的夜里,就象是一只只晃悠的萤火虫。

“嘿嘿,在这里了,看来这便是那虚家大军的驻扎之地。”原来他在空中寻找的便是白日里看到的那些兵的大军营地。

这片大营竟然占据了数个山坳,其中的那片巨大的空地上更是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帐蓬,延绵怕不有十多里远。

看来,这里是虚家大军的主营帐。

他决定夜探敌营。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七卷 34 敌踪)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