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卷36章 竹剑

第七卷 36章 竹剑

远方有三个地方突然冒起了与这里同样的烟幕,与此同时,虚家兵营后面粮草库旁边突然起火,火势漫延很快,大有很快便要烧到粮草库之势。

虚弄月脸色大变,看这阵式,这探子来的还不止这两个,以目前来看,至少有五拨人。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同时闯进了自己的军中大营中,主帅不在,若是在自己手上出了乱子,那可是要被骂的。

想起主帅那冰冷的脸孔,他不禁心底窜起了一股凉气。转过身来对着知月道:“你去看一下,一个敌人奸细也不给放过。否则,军法处置。”

知月领命而去。

这边厢霍咕的话音刚落,暗中便听到一个笑嘻嘻的声音道:“咱不是英雄好汉,但可不象你们这狼子野心的番僧,还有长年见不得太阳的那些冷血人,半夜三更的却还在此相商令天下百姓受苦之事。就凭你们也敢说英雄好汉四字,我呸。看石头。”话音刚落,便听到一缕破空之声传来。

霍咕听那破空之声正是向自己而来,突然祭出腰间弯刀,挥刀便向前劈去。

但听得“叮”的一声脆响,霍咕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道自弯刀之上传来,震得他手臂发麻,几有把握不住之感。心中大为吃惊。

那石子击在弯刀之上,与弯刀一碰之后便向旁边飞去,竟然射向站在他左边的狼惊。狼惊猝不及防,急切中一掌挥出,“卟”的一声,紧接着传来一声闷哼,便见他左手捂着右手弯下腰去,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头上冷汗涔涔冒出。

半刻之后才见他站直了身子,将那只捂着的右手摊了开来。众人一见,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他的右掌掌心处被砸破了一个半个鸡蛋大的血洞,洞口四周血肉模糊,那血洞只差那么一点点便将他的手掌给击穿了。

别人或许不知道,霍咕对狼惊却是知之甚深的。狼惊人如其名,不但长得一张长长的马脸,一双血红的眼睛迸射出狼似的凶光,最主要的是,他的一双厚实的长满了老茧的手,由于练了“磨石掌”而坚硬如铁。这磨石掌完全是外家硬功夫,初练时先是找一些石质松软的石头来磨刷扳打,待得手上起了三层老茧之后才换成更硬一些的石头来练。经过数年的拍打磨刷之后一双掌的老茧已经厚得便是普通的刀剑亦是能伤,然后便换成石质异常坚硬的磨石放在炉火之上烧红之后在上面拍磨,并配以秘制的药酒擦护。这一关最是难练,而且至少要拍碎十块以上的磨石才算是成功。“磨石掌”之名由此而得来。功成之时不但能够开山劈石,那是外家功成夫中极为厉害的一种,坚硬如铁,冷热不惧。

这狼惊练有“磨石掌”,一双手坚硬如铁自不待说。但是如此坚硬的一双手在这么一块小小的石子打击之下,竟然差点外被击穿,那需要何等巨大的力道才行?

此时烟雾已然渐渐散开,夜风徐徐,那股呛人的烟雾味道顿时被清除。

月光洒下,淡淡的灯光之中,一个淡淡的人影出现在霍咕等人面前三丈之外,在周围的灯光闪烁之下,只见到此人的半边脸被蓬乱头发掩蔽了起来,朦胧之中,隐隐约约可看到他的胡渣很长。

“阁下何方高人?深夜潜入我军中大营有何图谋?”虚弄月冷然后问道。

寒晓已然有几个月没有清理过自己的胡须了,再加上那一身古里八怪的打扮,除非是他最亲近的人,不然还真没有那么容易认出他来。

几乎是在他现身的那一瞬间,四面八方的虚家精兵已团团的将他围住。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

银枪闪烁,盔甲生辉,刀光森林。

虚弄月看到包围之势已成,以此时之势,只怕他们面前这个古里八怪的“绝世高手”便是插翅也难飞了,脸色稍齐。霍咕等人身为客人,此时倒也不好说话,一切交给虚弄月来处理。

不过寒晓对于这周围的上千精兵,似乎是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仍是嘻嘻地笑道:“高人可不敢当,只是半夜里竟然深山里的狼群,说不得来瞅上一眼。至于我是谁,好像敢没有告诉你们的必要是吧。”

空月越众而出,对着虚弄月抱拳恭声道:“副帅,让属拿下他。”

虚弄月见寒晓刚才的两颗石子出手之威,对他自是极为忌惮,见空月越众邀战,正合他意,当下点了点头道:“好,空护法小心为上。”

空月转过身来面向寒晓。月光下,但见他白髯飘飘,双瞳如神,盯着面前的这个年轻人,脸上神色凝重。显然,对方虽然年轻,他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轻视之意。

“阁下指力之强,乃老夫平生仅见。不过阁下不请自来此处,老夫少不得请教一二。小心了。”他说话之时身上一股寒冰似的气息便自他的身上涌了出来。本来凉爽的夜里便如突然之间刮起了极冷的寒风,瞬间寒气便已涌到了寒晓身前。

与此同时,但见他的衣衫无风自飘。这正是月星门虚家的独门秘功——雪蛤神功。

寒晓面对他发出的那强大的寒冷气息,却也不见紧张,两脚仍是极为随便的站在那里,头微微仰望上天,眼明如水。远远看去,便象是一个人在那里欣赏着夜景一般。

“嘿——”一声低喝,空月突然一掌拍出,掌风之中,带着一股淡淡的白色雾气。以狂风席卷之势向寒晓击去。

掌未至便已泛起了漫天水雾,就象是初夏里冰窟中的寒冰,盛热里却寒气森森。

他拍出的一掌还未打到,寒晓的衣袂已然被那股强劲的寒气吹得猎猎作响。只听得他嘻嘻笑道:“这一招看起来真有些象是癞蛤蟆雪地扑天鹅之势,好玩之极。”

面对凌厉无匹的雪蛤神功击来的掌力,他不见他做出任何闪避,突然祭出腰间的那一把竹剑,斜里伸出,但听得“啪”的一声响,打在了空月的掌背之上。

空月这一掌已然递实,眼见距对方不过三四尺,哪知突然手背上方突然拍出一支竹剑来,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掌背已然被拍到,只觉得一股浑厚的极势气流自剑身上传来,手掌一麻,便觉得由掌心处突然返传回一道寒流。心下大骇,原来却是寒晓一剑拍下令得他的雪蛤内力反噬,这在以前可是从未遇到过之事。他当即骇然后退,丹田处猛地激起了一股更为强大的内力强冲而出,终于将那道反噬的力道镇压住。脸上已然一阵白一阵黑,看来这一下却也记他够呛的。

寒晓志在尽快破敌,以前往给前方那些突围的朝廷探子予援手。一出手便不消停下,嘻嘻笑道:“雪峰武功秘学,看来也不过如此。且看我竹剑削平蛤蟆皮。”竹剑递出,看似极慢,其实极快的划出十数道剑花。

这十几道剑花划出,在众人眼里却只看到一道,余数竟然未能看清。

空月却能明眼的感觉到一道道凌厉的剑气从对方竹剑之上传来。“剑气!”骇然之下,双掌飞快拍出了数掌,但是却也只挡住了其中的两剑。

“嗤嗤嗤——”

十数声响声过后,寒晓飘然后退,站在空月身前一丈开外,微笑着看着他,片刻之后,便听得“嘶嘶嘶嘶——”一阵脆响,骇然站在那里的空月身上衣裳突然完全暴裂开去,暴碎的衣裳如满天花雨四下飞溅。碎衫散处,只见空月仅着一条内裤光赤赤的站长那里,片刻之后便听得他狂啸一声猛然向处冲去。

寒晓的这一剑之辱实比杀了他还要难受。他尊为月星门首席护法,平日里那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保曾受过如此大的污辱,只怕他这一去便是没有疯掉在近期内亦是不敢在人前出现了。

闪电一招,一招退敌。

寒晓的一剑之威令得虚弄月及霍咕等人骇然失色。

虚弄月一时之间无可用之人,他自然可以长剑一挥,大队人马立即便可扑上,这人便是有天大的本事亦难逃一死,但是此时有霍咕法王在此,他这般做法实是显得自己的无能。

正犹豫之间,那达法王突然蹂身而上,手中戒刀使出乱披风刀法,闪电般的向寒晓劈刺而去。

刀光森森,在皎洁的月光下令人如芒刺在背。

寒晓也不跟他客气,在如狂的刀光中竹剑突然点出,只听得“叮”的一声,正正点在狂舞中的戒刀一面刀身之上,满在刀影突然一熄,那达法王双手握戒刀“噔噔噔噔”连退了四步这才站定,脸上亦是露出骇然之色。低头再一看手中之刀,瞳孔里的惊骇更甚。

原来寒晓竹剑这一点竟然在他精钢制成的戒刀上点出了一个小小凹点。他这戒刀乃是得出波斯,虽然不能说是削铁如泥,却也是百中挑一的利刃,想不到在这个年轻人的一剑之下竟然成了破革,怎么不令得骇然。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稍一调整,大喝一声,两尺长的戒刀对着寒晓当头劈下。

这一刀他舍弃了花俏的刀法,而是将全身内力运于刀上,全力劈出了这一刀,招式扑掘,毫不取巧。

不过此时的寒晓哪里还是他这等功力的人能够一战的,但他并不想在此人身上浪费力气,手中竹剑一递,平平无奇的一剑,紧紧贴着那达劈下的戒刀边沿刺出,后发而先至,“嗤”的一响,正正刺在那达法王的持刀的虎口之上。

“哐铛”一响,戒刀跌落于地,寒晓竹剑收处,那达虎口处咻的一股鲜红的血喷出,赶紧捂掌后退。

虚弄月和霍咕相顾骇然,若是那几颗小石子只是让他们警惕,一招逼“疯”空月让他们清醒,刚此次对付那达的这几招既简单而又威力无穷,却让他们真正的了解到面前这人的实力,他们都是谨慎之人,没有把握的仗是不会轻易去打的,宁予人说他们阴险,也不愿输了后落人话柄。

虚弄月一看到那达法王败下阵来,“锵”的一声,手中长剑制出,幽幽夜空中犹如一道惊雷,剑指寒晓,喝道:“来人,给我将此贼拿下。”

本書源自看書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