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37合围

第七卷 37 合围

虚弄月话音甫落,便见四面八方精兵汹涌而至。正东方向,五百手持银枪的精兵成内梯形排成六排,密密麻麻的银枪在冷萧的月光之下闪耀着翟翟银光;正南方向,五百手持长刀的精兵亦成内梯形成六排阵形,五百钢刀白光闪闪,寒气逼人;正北方向,则是五百持方天戟的矩阵,戟光幽幽,铁甲森森。

而在这三个梯阵之前和正西方向,各有一百弓箭手和五十名手持盾牌的精兵,四百名弓箭手此时都已然箭搭弦上,对准了场地中央的寒晓;两百名盾牌兵则是前去路塞了个满满当当,蝇蚊难越。

枪林,刀海,戟浪。

箭雨将落。

晚风吹过山间林梢,阴冷的月光洒向大地,天地一片萧杀。

此时,周围的营帐已然撤离,只不过是片刻之间,这山坳之中便已腾出了偌大一片空地,两千一百名精兵将寒晓围了个水泼不进的巨大方阵。

虚弄月与霍咕等人已撤退到三十丈之外,站在一块临时搭起的平台之上,四处灯火通明。夜风袭来,虚弄月身上黄色披风猎猎吹起,在千军之中,显得威风凛凛,一副志得意满之状,仿佛远处寒晓那渺小的身躯已经成了他的刀板上的肉,任他如何剁切。

远处,那座处于两边营地的小山周围已然聚满了虚家的精兵,将那小山团团围住,只待得上官一声令下,便即冲上山去,将避到山上的朝廷密探一一擒拿。

固若金汤的防守,只怕此时便是一只苍蝇亦难以从中飞将出去。

虚弄月看到合围之势已成,而后方的粮草库周围的火势已然得到了有效控制,主动权此时已明眼的回到了自己这边。

看着在千军合围、枪林刀海之中显得极其渺小的寒晓,虚弄月狂笑道:“兀那贼厮,千军之中,我谅你便有通天的本领也插翅难飞,你若是此时束手就擒,降了我虚国,我惜你是个不可我得的人才,待我禀过蓉帅,说不定委你重任,将来富贵荣华,包你享之不尽。”

“降了,饶你不死!”“降了降了降了……”周围精兵应着虚弄月之话,同时大声喝吆起来,两千人同时吆喝,声音齐整,震动山林,在这平静的深山夜里,倒也显得威势惊人。

深山浓林中,半夜里沉睡的动物们被惊醒,吓得不敢一动不敢动。天空中,一缕云儿飘移过来,遮住了冷峭的月光。

刀辉枪影,寒光闪烁,天地一片萧杀。

寒晓手持竹剑,斜指向地,面带微笑,纵是在千军万马之中,仍然淡定而从容、波澜不惊。身周这两千一百精兵,在他眼中,似乎便是两千一百棵夏夜里平地上的小草,只要他举足之下,便尽可随意践踏碎碾。

“米粒之珠,星尘之火,亦妄想与央央大京朝廷对抗。虚国,狗屁的虚国,我看你们姓虚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我倒是劝你们快快的放下屠刀,弃械投降,或许大京天下还有你们虚家一寸立足之地,否则,嘿嘿,只怕将来你们虚家将会死无葬身之地。”寒晓仰天大笑道。

虚弄月怒笑道:“瓮中之鳖,还敢口出狂言,给本帅拿下此贼,死活不论。”手中长剑远远向着寒晓指去。

“放箭。”黑夜中传来一声大喝,四周二百盾牌竖起,盾牌后面四百名弓箭手齐齐松手,早已然满意弓待发的翎箭射出。

“嗖嗖嗖……”四百支箭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小小的弧度,如雨般的射向了被合围在中央的寒晓。

箭雨犹如大海中的涛天巨浪,而寒晓便只是狂风怒浪中的一叶小舟,瞬间便要淹没在涛涛箭浪之中。

只见寒晓在黑夜冷月下突然朗笑一声,手中竹剑咻的向地面刺去,“嗤”的一响,深入地下半尺之深,紧接着看到他手持竹剑在地面上一划,身随剑走,以左脚夫为轴,竹剑“刷”地在地上划了一个直径约六尺见方的大圈。

竹剑划处,整块地皮犹如被他的竹剑掀起,在他的身体四周竖将起来,形成了一堵高约两丈的瓮形土墙。土墙竖起处,一股巨大的旋风向四周汹涌而去,最先到达的箭翎被吹得为之一顿,然后纷纷跌落,后面蜂拥而至的箭雨则是撞到了土墙上,随着土墙的重力下落,“轰”然一声,顿时尘土飞扬,箭翎掉落了一地,四百名弓箭手的第一轮攻击便告瓦解。

尘土弥漫之中,向着小山方向的正北方向方天戟阵突然**起来。原来便在此同时,他们清楚的看到他们正中间的地面正在打开一个口子,那开口正以迅疾无比的速度向方阵涌了过来。似乎那大地已经裂开了一般。

片刻之后,那个口子便已经到达前面五十名手持盾牌的精兵面前。

一股巨大的冲力从那打开的口子中间刺涌而来,如同一把巨大而锋利的长剑自空中横劈而下,首当其中的精兵如败革一般,剑气所至,盔甲纷纷离体,“噼哩啪啦”声中,飞向半空。

尘土飞扬之中,只见寒晓手持竹剑,竹剑指向地面,竹剑所至,地面的表皮如同毛毡撕裂一般向两旁飞掀。

一个人,一把竹剑,横刺而来,竟然是以摧枯拉朽之势。

第一层的盾牌兵有十数人在巨大的冲力之下被抛向了空中,竹剑之势在中过了这一层防线之后丝毫不见稍减,以同样的速度向第二层的防线弓箭手冲去。

月夜里,徐风中,一道竹剑扬起的尘暴,竟然锐不可当。

天地仿佛要震动起来,风云亦要为之变色。

弓箭手与盾牌手的距离不过十步之遥,而寒晓的竹剑破土之势又是极快,弓箭手们还刚刚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还没有看到黑夜里寒晓的身影,竹剑撕开的口子已经从他们中间划了过去。

箭翎翻飞,弓弦横行,盔甲在尘土之中飞扬,惨叫声、惊呼声不绝于耳,只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寒晓便已突破弓箭手的防线,到达后面方天戟阵,一百名弓箭手在这一轮的冲击之下,折损几达四分之一。

这第三层的防线方天戟阵的准备似乎要充足了许多,而且跟前面的两道防线自然大大不同,在寒晓攻势到达之前,他们已然改变了阵式,从内梯形变成了三角形,阵阵戟影森森,呼呼锵锵声中,向着寒晓的竹剑撕开的口子处刺来,那阵阵式竟然从阻截变而成为合围,方天戟更是成几十支几十支的向寒晓来处招呼,只要是有空隙的地主便会有方天戟刺去。

寒晓突然一声长啸,划向地面的竹剑突然提起,双脚在地面上一蹬,身形呼地向前窜出,身体随着身形的前进成螺旋状移进,而那把竹剑则是在他的手中舞出了无数个剑花,身体一个旋转,他便已舞出了十三朵剑花,端的是迅捷无比。

而几乎是每一朵剑花的产生,都有一名方天戟精兵倒在血泊之中。改变了进攻之术的寒晓,前进之中仍然是势如破竹,锐不可当,四百人的方天戟阵式,在他的螺旋前进、舞出的无数个剑花之中,不消片刻,同样的倒下了一大片,而他的身形竟不消停,如闪电一般向小山外围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