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38破竹

第七卷 38 破竹

第七卷38破竹

寒晓这几下突围之势实在是快捷至极,其他三个方向的精兵反应过来之时,还未向这边靠拢到一半他便已以万钧之势冲破了北面的三道防线,向着小山方向驰奔而去。当这两千精兵形成阵式在后面追赶而去之时,寒晓已然冲出了百丈之外。

那边厢虚弄月未料到此人如此厉害,两千精兵、三道坚不右摧的防线在他的面前竟然黯然失色,不过是眨眼功夫,已然给他突破——是突破,而非逃逸。这当真太不可思议了

本来有些得意洋洋的他此时却是心中骇然,看了旁边的霍咕等人,倒是丝毫没有取笑于他之意,个个人眼中亦尽皆骇然,看来对这古怪青年人的惊世骇俗的武功皆是暗自心惊。

虚弄月度了一下周围之势,后方粮草库方向火势已全部扑灭,而寒晓扑向的小山,此时已然被围得水泄不通。

此时围绕着小山的虚家兵马还没有发起进攻,似是在等待着命令。

这一段时间说来甚久,其实却只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为了做到万无一失,小心谨慎亦是无可厚非。

不过,他却感到有一些不正常,似乎那帮朝廷的探子跑上小山之后一冲入小山上茂密的小树林里,这一段时间以来并没有见到有任何的动静。

“难道这些人竟然笨到躲在上面等我们去捉?”虚弄月感到事情很蹊跷,当下长剑一挥,他身后的大队人马亦向那边冲去。

且说那边围住小山的虚家兵马似乎也注意到了副帅这边发生的情况,但是由于是在黑夜之中,相跟甚远,倒也没有看得很清楚,只是见到一阵骚乱之后,尘土飞扬处,似乎有人突破了防线向他们这边冲来。

当即便有一支两百人组成的方阵从合围的人中分了出来,企图堵截向他们冲过去的寒晓。

不过他们太也轻敌,方阵才刚刚形成,寒晓却以狂风卷席之势冲到。

“大胆奸贼,竟敢独闯大营,还不站住。”一个号兵大声叫道。他们未曾见到过寒晓之威,自然不知厉害。

“哈哈哈……好笑,好笑,好笑之极。”寒晓郎声中,人已冲了上来。

他那六声哈哈之笑落下之时人已经冲到了方阵之前,第一个“好笑”刚落之时,竹剑伸处,挽出了十五朵剑花,月光下淡淡的毫光闪过,十五朵剑花殒处,有三把长刀、三支长剑、两支长枪同时飞向了空中,一瞬之间传来了八声凄厉的惨叫声。

一时间刚刚形成的方阵前端便告乱散。在第二个“好笑”落下之时,他已然到了方阵的中间,竹剑笔走龙蛇,竟似是一条灵活至极的神蛇一般,在方阵之中灵活穿越、缠绕,竹剑到处,但听惨叫连连,众精兵只见到觉得手上一痛一轻,手中的兵器便已脱手掉下,骇然之中低头一看自己的手腕,月华之下,昏暗的洁光之中,但见手腕处鲜血才刚缓缓冒出,手指动处,竟然发现再也控制不了手指,又是一声声凄厉的骇然惨叫,原来却是被寒晓的竹剑生生的将手上之筋一挑而断,只怕那一只握着兵器的手算是废了

方阵一阵大乱,虽然纷纷有人前去拦截于他,但是当寒晓的最后“好笑之极”四字一落时,却已然以惊涛骇浪之势越过了两百人的方阵。

两百人的方阵在他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众人齐声惊呼,寒晓的去势不变,仍是向前方密密麻麻的虚家精兵冲去。

那些排在小山包围圈后面的精兵便即有一半的人转过头来拦截于他。

而后面更有数不清的精兵蜂涌而来。

这千军万马追逐一人之势当真是有些滑稽,但是寒晓突破之势委实是太快,加上在黑夜之中,虚家精兵猝不及防,没有再布成第二轮的防线,对他的突破除了感到骇然不可思议之外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不过越过这两百精兵方阵之后,寒晓却没有再以先前法突破。

只见他在奔跑之中双脚飞快的划动,在前面密密麻麻的精兵与他相距还有大约十丈左右之时他的身形已然腾空而起,在到达前面精兵的上方时已然离地有三丈之高,更为令这些虚家精兵惊骇莫名的是,他的速度竟然不见消减,如同会飞的鸟一般在空中掠过,越过密密麻麻的精兵包围圈,向着小山飞去。

在一阵哗然声中,他的身躯已然到达小山的半山腰,哗啦啦一声响后,便消失在夜间的小山矮林之中。

这几下兔起鹘落,简直是匪夷所思之极,因他飞得极高,在淡淡的月光下,不但是近前的那些精兵,便是追在后面的虚弄月等人亦是看得清清楚楚,那数百丈的距离飞掠而过,那是什么武功?众人尽皆相顾骇然。

虚弄月与霍咕同时到达那些精兵的外包围圈,众精兵自动让出一条路来,两人也不停留,一路飞掠,不到片刻,便到达了包围圈的前方

霍咕看了虚弄月一眼,淡淡地道:“虚副帅,看来此人非同一般,只怕是在你虚国千军万马之中,亦可自由出入,不知虚帅如何处之。”

虚弄月心里虽然惊骇,但是面上去没有表现出来,心想:“我就不信,我这十万大军竟然降服不了那厮。”淡然道:“哪怕他是神仙下凡来,也休想逃出我虚国十万大军的包围圈,霍咕法王有心了。”当下也不看他,手中长剑一挥,威风凛凛地道:“前锋营听令:速速点齐五千兵马,上山进行地毡的搜索,不论是见到任何敌人,格杀勿论。哪一营被朝廷探子从其手下逃逸的,军法处事。”

“得令。”一名将官恭声领命而去。

不一会儿,包围圈中果然挑出了五千精兵,从四面八方开始向山上搜寻而去。

此山本自不大,但是矮林倒也茂密,众精兵先前看到寒晓之威,心中此时也还存着三分畏惧之意,一时之间倒也不敢冒进,虽然进行的是地毡式的搜索,但是进展颇慢,一座小山头捣弄了半个时辰,还未搜到寒晓刚才落下时的半山腰位置之处。

虚弄月对此自是极为不满,加之霍咕等人一直在冷然旁观,似有说不尽的嘲笑之意,似是在说:蓉帅不在,你这个副帅当真是窝囊之极。

虚弄月自有自知之明,对于蓉帅,那是整个虚国的人都是衷心佩服的,这个没有人敢对之不敬,便是他自己,对她亦是从来不敢存有不满之心。但是此时蓉帅不在,到他独当大任之时却在这节骨目上出了这事,若是被这些探子逃逸,不要说朝廷很快就会有所行动,势将影响到虚国与西域诸国的合作大计,便是蓉帅便不会放过他。想起她的霹雳手段,他亦不禁猛然打了个冷颤。

正要不顾霍咕等人看笑话,突然,在西北方向的上空突然燃起了一个红色的烟花信号。虚弄月脸色大变。

一名军官从后方冲了上来,大声禀报:“报告副帅,前方五里之外发现敌方探子的行踪。”

虚弄月呆住了,虽然他不大愿意相信这是事实,但此时,这事实便摆在他的面前,朝廷的探子不知如何竟然从他们的大包围圈跑了出去。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七卷 38 破竹)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