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39惊天之剑

第七卷 39 惊天之剑

第七卷39惊天之剑

霍咕淡笑道:“这朝廷探子当真是非同凡响,在虚副帅精兵的重重包之下竟然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逃逸,当真是神了。

虚弄月被敌人从眼皮底下溜走,早已觉得颜面尽失,当下也不多言,向霍咕一抱拳:“在下须要前往擒敌,霍咕法王请自便,虚某暂时失陪。”也不等霍咕答话,转身驰奔而去。

霍咕也只不过是在口头上讨了些便宜,其实心里却也是暗自骇然,他也想不通为何这朝廷的探子竟然有此神通,他们究竟是以何方法逃离的呢?还有,先前那个从千军万马之中破阵而出如探囊取物一般的神秘人物又是何人?为何能具如此莫测的力量?他本有心要探求一二,弄个明白才走,但思之再三,觉得此间之事事关重大,那神秘人说不定便是朝廷派来的探子之一,京国朝廷有如此人物,西域圣教该得早作防范才对。当下不也再作停留,叽哩咕噜的跟随从之人说了两句,转身便向另一个出山的路口而去。

却说虚弄月刚刚向带兵向前方警报之地追去不久,搜山的精兵便在山上发现了一个洞穴,这洞本来是甚为隐秘,深藏在浓密的草藤之中,若不是前面有人走过时没有来得及掩藏,只怕他们也能以发现。一探之下,发现那洞穴竟然从地下穿过,不知伸往何处。众人商议之下,均觉得朝廷的探子一定是从此洞逃逸无疑。

寒晓这边,他目光如炬,到了半山腰之后,搜寻半晌之后便给他发现了那洞穴,而且有人曾进出之迹,便向洞内钻去,到了里面,发然果然有一条通道婉转延伸向远处,而且亦有火把燃过之痕,一探之下,还是在不久前之事,当下再无怀疑,取了火折子点燃,飞快的向洞深处潜入。

此洞穴浑然天成,虽是弯弯曲曲,里面的通风却是甚好,竟然没有予人气闷之感,而且里面甚是干净,无奇异动作栖身其中,有的也只不过是一些老鼠之类的小动物而已

寒晓一路前行,大约走小半个时辰,便听到了前方传来吆喝打斗之声,看来出口便在前方不远之处。于是加快了脚步,在洞中飞掠,不到片刻便到了出口,此时的打斗之声竟然已经远去。

从洞穴走出,回头一看,却又是在另一座小山的山脚之下,仍是极为隐秘,难怪虚家大军在此驻藏日久,竟然未曾发现。

一片漆黑的乌云遮住了半圆的月亮,晚风似乎更急了些,吹得山中的草木刷哗作响。那打斗之声竟然慢慢远去,想来这朝廷探子之能却也不容小觑,虚家精兵虽然在此发现了他们,却是不能将他们堵截。

他回头看了一眼后方,此时离那虚家精兵的大营已然有四五里之远。那虚弄月听到这边有警,一定很快便会赶来,以他们几大高手之能,只怕这些朝廷探子一旦真正面对,将无逃逸之能,当下不再犹豫,看看乌云遮蔽之下,天空一片黑暗,于是一跃而起,便到了一棵高大三丈左右的树顶之上,脚尖在那树顶上轻轻的点,身形再次窜起,在空中运起龙阳先天之气来,顿时感到全身轻如鸿毛,不一会儿,便升到了百十丈高,凝目向下面望去,只见在前方大约两里之处,正有十多条人影不断的突然破前面拦截精兵前进,突破之快,实是令人瞠目结舌。

他微微一愣,便停在空中认真瞧了半晌,脸上露出了微笑,原来是这些探子之中后有两人,前有三人,看上去均为武功好手,两人断手,三人开路,中间六人成两个三角小阵,滚动前进,这一个简单的阵式竟然有势不可当之势,看上去予他似曾相识之感,隐隐有什么东西想从脑子里面跳出来,但是苦寻之下,却又不得,便不再多想。

回头往后看去,只见在距离他走出的洞口后方大约两里之处正有大队人马蜂拥而来,凝目看去,马匹奔驰,尘土飞扬之中,正是虚弄月那家伙的马儿奔驰在最前面。

心道:“若是难他们追上,这帮朝廷探子必定不能突围而出,即便是有一两个独自突围出去,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当下不再犹豫,身形一闪,便向前方斜落而去。

此次下落,他再无顾虑,势如闪电,片刻之间便到了朝廷探子突围处的上方。

黑夜中,夜风已急,加上他的下落之势极快,急促的夜风吹拂起他的长发和衣袂,甩向了上方,宛若天神自九天直冲而下

朝廷探子阵中的人最先发现了天空中有一个人影从天而降,大叫道:“我的妈,天上有人在飞!”

他的这一叫声极响,不但是己方的人听见了,便是虚家的精兵亦是听到了,千百人一齐举头上望,千百人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叫,不知道这从天而降的这个是人,是鬼,亦或是神魔。

寒子手中竹剑制在手中,人还在半空中,便朗声道:“京国制下,万民安康,小小虚家竟然胆敢图谋叛乱,让我来助你们一臂之力。”

听到这天神一般下落的人物竟然站在他们一边,朝廷探子这边之人大喜,前面一人突然大声道:“我等谢前辈相助之恩。”黑夜之中他们只是看到寒晓从天而降的影子,虽然听到了他的声音,却不能确定他是老的还是年轻的,不过此人有如此神通,以前辈相称亦不为过。而且他们知道在云省存在着神秘的修真门派,此人具飞行之术,说不定是修真大派之人呢。

寒晓哈哈笑道:“那却不必。我为众位英雄开路,大家便冲出去吧。那虚家的高手很快便赶上来了。”

当下竹剑一引,一道凌厉无匹的剑气闪着耀眼的金光往前方阻截之兵劈去。

一剑之威,竟具地动山摇之势。

阻截的精兵抬头望去,脸上均自骇然,只见一道剑光从上空寒晓的竹剑上暴涨而出,看上去足有十丈长,以夺天劈地之势向他们斩来。剑气未达处在剑气中心的数十人便已感到脸上肌肤生疼,身体不听使唤地向旁边倒退而去。

轰隆——

一天震天价响,这剑气从朝廷探子前面三人的前端而前,竖划而去,一股巨大的剑气如狂涛骇浪一般从中间向两边暴涌而出,气劲所到之处,阻截的精兵便如同纸人为狂风所卷,疯狂地向外挤飞而去。

一时间,惊叫声、惨叫声、哭喊声并在一起,满天的冷兵器在他们的上空乱抛,残兵断臂,血肉横飞。

而所有这些,即便是一丁一点的碎末,亦是不能在剑气形成的中心停留。

凌厉无匹的剑气从前端开始,向正东方向横切而去,十丈长的剑气在横劈之际竟然还在不停的暴涨,余势仍未消歇,向前延伸而去,所到之处,势如破竹,劈出了一条宽约三丈,长足有二十丈的通道来

这一剑之威当真是如天神怒剑一般的强大,虚家精兵顾是吓得魂飞魄散,朝廷探子这边亦是吓得目瞪口呆。

这是人力所能造成的威势吗?

但是时间上去不容许他们再发呆下去,一惊之后他们但沿着寒晓打开的通道奔去。

寒晓一剑之后,手中竹剑剑光再次暴涨,又是一剑向前劈下,一样的天地变色,地动山摇。断臂血溅处,虚家的精兵早已然被吓得六神无主,都以为他们触怒了天神,玉帝派了此人下来惩罚他们一般,寒晓的第三剑还没有劈出,前方的近千精兵哪里还敢拦阻在前,哇哇大叫之中作鸟兽散,不要命似的向两边逃命而去了。

寒晓劈下第二剑之后人已经落到了地面之上,第三剑未劈出之时,前方还稀稀拉拉的有些精兵因心有所忌没有退下,但是一见他手上的竹剑祭起,剑气大盛,不知是谁骇的大叫一声:“天神下凡啊!”率先跑了,余人哪里还敢恋战,呼的一声,逃命去了。

寒晓朗笑一声,手一招,大声道:“你们跟我来。”手持竹剑在前行,朝廷十一名探子在后面紧紧跟着,前面再无一人胆敢阻拦。十二条人影飞快的向前方逸去,片刻之后便消失在茫茫的高山林海之中。

虚弄月赶到之时,寒晓等人早已不知去向,看到前面尸横遍野,血肉模糊,实是令人触目惊心。但是这些还不是他最怕的,最重要的是军心涣散,这些内编精兵之中也有不少是他们虚家以欺骗手段拉来的,人人都梦想着有朝一日能成为虚家弄出来的住在卡瓦格博峰上真正活佛的门徒,甘愿为他们虚家冲锋陷阵。这些骗来的兵主要是中了他们的惑心迷咒,但是一旦这些人的信心动摇,认为所作所为触犯了天怒,这迷咒之术便不攻自破,那么他们这么多年来苦心经营的东西便会功亏一篑了。此事若是败在自己的手上,蓉帅不剥了他的皮才怪。

当下便不敢再去穷追寒晓及朝廷探子,他必须得先想办法安抚士兵才是当务之急。而且对方一旦出了他们的包围圈,在这茫茫大山之中,要找到他们谈保容易。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七卷 39 惊天之剑)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