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42藏佛圣地

第七卷 42 藏佛圣地

只见刀楞三此时挂在一块从悬崖突出的岩石之上,这块岩石从悬崖突出不到三十公分,刀楞三应该是到了这块岩石上方时突然失控,法宝掉落下去,还好他反应还算快,落下之时抓住了这块小小的岩石,否则恐怕早已摔下山去粉骨碎身了。

不过此时的他也不好过,那一块岩石估计是长期经历风雪的吹刮,上面还有一层薄薄的积雪,甚是滑溜,刀楞三身体笨重,虽是两手紧紧的抓着,姚风默却看到他的手正在一点一点的滑脱,只怕不用片刻,便要摔将下去,尸骨无存。而且这小子惊恐之下,双脚乱蹬,嘴里哇哇大叫着,更是加速了他双手的滑脱速度。

“哈哈哈哈……平时叫你多下苦功你不听,这下好了,看来不摔死也会吓死你。”上官翠羽和公孙无情在上空听见了他的惊叫声折返而回,看到如此情景,上官翠羽不禁呵呵娇笑起来。

“师兄、师妹,快救我,我要摔死了。”刀楞三两脚吊空,乱甩乱蹬,嘴里大叫着,眼见两手立即便要脱出那块小岩石的范围。但是上官翠羽和公孙无情此时距他吊挂之处尚有五六丈的距离。而姚风默一人却不知道怎么救他,形势非常危险。

公孙无情大声道:“楞三师弟,你脚莫乱动,等我们下来救你。”他见刀楞三双脚乱舞,这在此时是一个极大的错误,这才大声提醒。

说话之时两人又冲下了四丈余。只不过刀楞三在惊慌失措之下没有听到他说什么,双足蹬舞之中,感觉到双手所抓之处滑不溜手,全是融化的冰雪,再无着力之处,双手一滑,惨叫一声,摔了下去。

上官翠羽及公孙无情同时加速,“嗖——”的一声,抢在他掉落的下方,很有默契地一人一边抓住了刀楞三的胳膊,将他提了起来。

不过这小子个虽不是很大,却重的出奇,两人虽然同时拉住了他,却还是被他的重力拉着向下落了十多丈,这才停了下来,然后低啸一声,由降转升,向卡瓦格博峰上飞去。

“我的风雷枪!”刀楞三一得救便惦记起他的法宝来,不然待会儿从上面下来时没有法宝,要上官翠羽和公孙无情这样“提”他下来,这个糗可就出大了。

“姚师弟,你下去帮他找吧,上面大约七八十丈之处有一个平台,我们在上面等你。”公孙无情大声道。

姚风默应了一声,法宝便转了方向,向下飞去。

上官翠羽与公孙无情两人携着刀楞三飞快上升,片刻之后便停在了公孙无情所说的那个平台之上。

这个平台倒也挺大,大约有五六丈方圆,略向下倾斜。平台之上的的积雪已然结冰,上官翠羽和公孙无情两人一放下刀楞三,这小子得以脚踏平地,兴奋地拍了拍胸口,随即向前跨出一步,大声叫道:“我的妈,吓死我了。”

不料话还未说完,脚下一滑,“扑通”一声,摔了过四脚朝天,重心向前一倾,竟然向前滑出,吓得他大叫起来。

公孙无情目明手快,伸手一捞,抓住了他。上官翠羽则是呵呵娇笑起来:“刀楞三呀刀楞三,若是此处有别人在,只怕你以后也不用再出门了,瞧你那点出息,真是丢咱圣龙门的脸呀。”

刀楞三却是被吓得脸都青了,对于上官翠羽的取笑也不急反驳,待得站稳了,这才嘿嘿笑道:“俗话说得好,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咱也是一时不小心罢了。”

上官翠羽笑道:“那你是失蹄了。一匹笨马。”

公孙无情叫他们两人后退三步,他拿出那把波浪形的尺子,运起真法,在前面的平台上方一划而过,但见黄光闪过,平台表面的冰块便即为他的尺子击碎,如此一来,因平台的坡度并不很大,前面部分又是碎冰所阻,倒也不惧刀楞三这小子再滑落下去了。

上官翠羽笑道:“公孙师兄,若是给我爹知道你竟然拿这把他赐予你的宝贝九公尺拿来刮冰块,只怕要把他气的够呛。”

公孙无情笑道:“有什么办法,谁叫刀师弟不争气来着。”

刀楞三脸上一红,讪讪笑道:“见笑,见笑。”心里暗暗发誓,回去之后一定加倍用功,以后再也不能出这样的糗了。

三人在平台上等了大约半个时辰,在风雪之中,刀楞三竟然也不惧冷,倒是上官翠羽似乎有点稀薄之相,一张粉脸有点通红,似是给冻着的,在晶亮的四周冰雪的照射之下,显得尤为娇艳动人。

公孙无情看了她一眼,关心地道:“师妹,你冷么?怎的脸这般红?”

上官翠羽笑道:“哪会,只是这姚师兄去了这么久也不见回来,我想起了一些事儿。”

公孙无情对这个师尊的独生女儿一直以来是甚为敬重,虽然想知道她在想什么事竟然脸会红了,但是哪里敢开口问。他自然想不到,在此时此刻,上官翠羽却是想起了刚认识寒晓的那一天他戏耍自己之事,此时他不在身边,虽然只不过是一个晚上,竟然感到有些不习惯,想起这个有**不羁的男人,还有他在自己身体之上毛手毛脚时的那种感觉,她才脸红了起来。只是这些事儿,她自己都羞于出口,又怎会说与师兄们听。

此时他们已经飞过了半山腰之上,他们站的那个平台在一个拐角之处,山间肆虐的寒风并没有直接吹拂到平台之上。

从平台往前望去,前方是一片迷雾,根本就看不到阳光。若不是他们刚从卡瓦格博山下而来,而是突然间睁开眼睛,只怕以为此时是处在寒冬之中了。

刀楞三状甚着急,不时的往前一些去往下瞄,似是深怕姚风默不能帮他找到那一支风雷枪。

在修真门派之中,各人的法宝才是他们最大的依托,否则除非你修炼到了很厉害的程度,不然便跟一个普通的武林人士没有什么区别。而他们的法宝自然各自有各自的妙用,就拿公孙无情的这一支九公尺,一旦结合起他的真法来,那是具有开山劈地之能,上官翠羽的那支寒冰剑更是罕有的宝剑,真法运处,配合圣龙门的秘传道法,说她能上天入地,擒龙伏虎,那是一点也不为过的。

又过得半晌,才见到姚风默祭着法宝飞了上来。甫一落地他便埋怨起来:“刀师弟,你这风雷枪也真太也难找,长不过两尺,这枪垂直落下之处虽是一片平地,却也是杂草丛生,让我一阵好找。”

刀楞三从他的手里接过风雷枪,嘿嘿笑道:“那辛苦姚师兄了。”拿着风雷枪抚摸了半晌,然后紧紧地拽在了怀里,生怕抓不紧会再次飞走似的。

公孙无情道:“好了,我们快上去吧,为了这风雷枪我们都耽搁了半个多时辰,再耽搁下去都到午时了。楞三师弟,我们不赶了,你慢些儿驾着你的风雷枪,别再出什么岔子了。”

刀楞三嘿嘿笑道:“公孙师兄你放心吧,被蛇咬了一回,我还不怕痛吗?”

四人再次祭起法宝,向上飞去。

卡瓦格博峰顶,那现世之中,还没有一个人能够登得上去过,一是因为山峰之上恶劣的气候,二便是因为到了半山腰之后山壁表面岩石松软,毫不着力,往往一不小心便会松脱狠狠地摔将下去,弄得粉骨碎身的下场。因此在现世之中,卡瓦格博峰被登山爱好者称之为“登山运动终结者”。

寒晓到达卡瓦格博峰下之后,已经是近午时分,本来他可以更快一些,但是到达外山之后,由于山下是这里几省区的朝拜圣地,来往的人便多了起来。此时若是再御空飞行,只怕会引起大混乱。无奈之下,他只好收拾心情,装成游人之样,只有到确信无人之时他才展开轻功飞掠前行。

他是从卡瓦格博峰的南面登的山。

远远看去,一道瀑布自千米悬崖倾泻而下,仿若云河自九天而落,当真是慰为神奇壮观,心想:“这大概就是著名的雨崩瀑布了。”他知道,这些瀑布都是卡瓦格博峰上的雪水融化而成的。

面对这大自然的奇观,他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此行的目的。跃上一块高大的石头之上,凝目望去,只见那雪水融化而成的瀑布从雪峰中倾泻而下,色纯气清。在阳光的照射之下,水蒸腾若云雾,水雾又将阳光映衬为彩虹。

在瀑布的下游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湖泊,湖泊清澄明静,正处在雪蜂之间的山涧凹地之处。

一路登高,向下俯瞰,但见在雪蜂之间的山涧凹地之处、林海之中的大小湖泊星罗棋布,极具神秘之感,他曾听说过,在这里,若是有人高呼,就会有“呼风唤雨”的效应,故而路过的人几乎都敛声静气,不愿触怒神灵。这与他一路所见的游客亦或是朝拜之人的样子已得到了印证。

在进入卡瓦格博峰之前,他曾经向当地人打听过这山峰的情况,在当地人的指导下他找到了一本当地流传的指南经,其中有一段他记得很清楚:“……卡瓦格博外形如八座佛光赫弈的佛塔,内似千佛簇拥集会诵经……。具佛缘的千佛聚于顶上,成千上万个勇猛空行盘旋于四方。这神奇而令人向往的吉祥圣地,有缘人拜祭时,会出现无限奇迹。带罪身朝拜,则殊难酬己愿……。”

由此可见,此山已经成了神圣而不可冒犯的神的象征了。

而虚家当年能够在这奇峰之顶上栖身,得这天地钟灵之境的神秘圣地,为何却不能学会佛祖的宽宏与普渡众生的心怀,却要去做这谋反之事呢?

想到虚家,他突然之间被佛祖堤湖灌顶一般,从沉浸于这如仙境一般的美景中清醒了过来。想起上官翠羽她们可能早就飞上了峰顶了,这虚家人谋反之心已然是板上钉钉——铁一般的事实了,只怕他们所依重的《纵横卷》不但不会还给他们,还会对他们下手以防消息泄露呢。当下不敢再怠慢,专找无人之处而去,待得到了那些险峻之地看到四处无人,而空中雾气茫茫之时,他便猛地腾身而起,向山顶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