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43方灵素03

第七卷 43 方灵素03

白色的轻纱之下,那双充满睿智的秀目轻瞥了他一眼,随即便收回目光,眼中似是有一丝异彩闪过。

寒晓微笑道:“学博天下,胸罗万象,先知之人,本应天下人人敬之,奈何——”深深地望了她那轻纱之下的眸子一眼,神秘地轻声道:“卿本佳人,奈何作贼?”说罢,轻笑而去。

“卿本佳人,奈何作贼?”虚月蓉嘴里喃着这两句话中之意,突然脸色一变,深深地看了正走向一边的寒晓一眼,眼神甚是复杂,也不知道她心里想的是甚么。

上官翠羽也不给他介绍那两个坐在那里的彩衣美妇人和胖和尚,而是直接拉着他来到了那三个年轻女子的桌前,先是指着左边那个年纪稍大的白衣女子道:“这是放云峰归元门的清怡师姐。”

寒晓一愕之下脸上现出了肃然之色,刚才他一直在想这三个女子究竟是从何处而来,看她们的装束,应该是来自于一个大派,想不到这三人竟然是来自于川省放云峰上的归元门。云川两省各有一个修真大派,云省越云峰的圣龙门与川省放云峰的归元门并蒂齐躯,同享有盛誉。

“小可林云,见过清怡师姐。”寒晓肃然向她行了一礼。

“林施主不必多礼。”清怡淡淡地道,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

上官翠羽指着右边那女子道:“这位是清闲师姐。”寒子亦是轻轻的行了一礼。

这清闲倒是微微一笑道:“林施主客气了。”身体微躬,还了一礼。

下一刻,寒晓的目光便停在了中间那个淡然出尘的神仙般的少女的脸上。

“这位是放云峰归元门掌教真人星玄真人的爱女方灵素方师姐。”上官翠羽介绍到方灵素之时,人却跑到她的身边,挽着她的手臂,脸上泛起纯真的笑容,看来两人已经是相互认识,并且已经相交甚好了。

“方灵素,方灵素,原来她叫方灵素。”寒晓心里喃喃着,微笑着向她行了一礼:“原来是方姑娘,姑娘风仪,实是令小可心折。”

他话说得这般直接,但是听到上官翠羽和方灵素的耳中竟然没有觉得此人有轻浮之感。想来是因为他此话出自真诚的缘故吧。

方灵素目不斜视,盈盈地还了一礼:“林兄说笑了。”

那声音,似来自于九天的仙乐,只不过是短短的五个字的一句话,却在寒晓的心里激起了千重之浪,这是他失忆之后第一次在看到一个女孩之时生出这样的心绪。

一见钟情。

他深深地凝望着面前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少女,一时之间竟然有些痴了。

方灵素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的眼神,心里甚恼,心道:“这人好生无礼,第一次见面便这般看着一个女子,只怕也不是什么好人。”内心深处不禁对他生出了厌恶之意,脸上立即冰冷如霜。

“喂,林哥,你这般看着人家方师姐,太也无礼了吧。”上官翠羽见到他的样子,心里不禁泛起了一股酸意。

寒晓这才清醒过来,尴尬地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只是小可太过着相了,方姑娘还请莫要怪责才是。”

方灵素见他倒也坦白,但是一个年轻男子在自己面前这般称赞自己,倒还是第一次。人都是爱美的,连她自己也不例外。对于自己的绝世容颜,她也是一直引以为傲的。爱听好话,是每一个女孩子的天性。听到寒晓的话,她的脸色稍齐,淡淡地道:“不敢。”

自有月星门弟子拿了椅子出来给寒晓坐下。桌子倒是没有再加,寒晓便坐在公孙无情的旁边。

“公孙兄,能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吗?”寒晓看着广场中兀自斗着没有结果两人小声问道。

公孙无情亦是小声地道:“我们是大约是一个多时辰之前来到上面的,到上面的时候刚好碰到从另一个方向飞上来的清怡师姐她们,她们来此的目的是为了劝说月星门打消谋反之意。月星门与放云峰归元门有着一段秘辛,三百多年前便是放云峰的归元门的上任掌教从地震的残垣中将虚家皇族送到这座山峰之上的,虽然这几百年来两方都没有再联系过,但是这份情虚家应该还是有记载、理应传下来的。

“因此清怡师姐她们代表归元门来到这里,虚家自然会以大礼迎接,你看,连一直甚少露面的虚家两个元老都亲自出来接待了。但是对于我们圣龙门上门讨要《纵横卷》之事却是甚为不愉,称《纵横卷》并非是得自于我们圣龙门之手,虽然《纵横卷》是圣龙门的先祖圣龙真人所著,却不能作圣龙门独拥,而且既然已流失几百年,理应算是无主之物,如今在他们虚家的手上,他们便应是此卷的主人。

“我们自然是与他们争论起来。后来还是方师妹出了一个主意,说道若是圣龙门想取回那《纵横卷》,便理应凭真本事去取。我与小师妹一商量,便同意了她的提议,月星门竟然也同意了。于是我们便定下了以三战定输赢的约定。

“可是我们没有料到的是他们月星门竟然供奉着这三个修真界的老魔头,他们好狡猾,事先一直也没有露过脸,这不,到比武场了他们才突然冒了出来。现在与姚师弟打第一场的这个老道叫**冠道人,那个彩衣妇人叫快乐散仙,那个胖和尚叫欢喜乐佛。这三人都是修真界臭名远扬的大魔头。”

听他简略的说完,寒晓知道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将《纵横卷》取回,看这形势,虚家是不可能放手的。看了离他不远的方灵素三人一眼,问道:“公孙兄,刚才你不是说方姑娘她们是来劝说虚家打消谋反之意的吗,难道方姑娘她们不知道这本《纵横卷》关系重大吗?她们不帮劝服虚家吗?”

公孙无情叹道:“劝了,但是虚月蓉小姐说此事与归元门无关,归元门的恩德他们虚家是不会忘记的,若是归元门一定要插手此事,大家打破了脸不好看。方姑娘她们听了之后便不再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