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44暗算

第七卷 44 暗算

“也许她们另有打算吧。”寒晓想了一想道。

此时,广场上两人的打斗也到了关键时刻,公孙无情与寒晓两人均停止了交谈,注意力集中到广场之中。

姚风默久攻之下,此时已然气喘吁吁,脸色红得微显紫色,看样子已经到了强驽之末。出手之间,蓝色光芒越来越弱,动作已有些阻滞。反观鸡冠道人,虽是年纪比他长的多,但这一场打斗下来,竟然脸不红气不喘,颇有些长幼颠倒之恣。

交战之中,只见姚风默身形掠向空中,左手捏了一个法诀,口中念了两句咒语,食中两根手指刷地从短剑手柄之处向剑尖方向划去,倾刻之间,蓝光暴涨,将他的一张脸映得如同蓝天一般的透蓝。

下一刻,他大吼一声,双手持短剑自天空直划而下,劈向对面五丈之外的鸡冠道人,蓝色的剑气以排山倒海之势斩向了他。

这鸡冠道人使的仍是一根尖头为黑白相间的拂尘,虽然见到姚风默短剑之上蓝光大盛,却也不放在眼里,哈哈大笑道:“小子,我看你也黔驴技穷了吧,强驽之末,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威力。”说罢,拂尘猛然一甩,抖的笔直,柔软的拂尖顿时变得坚硬如铁,黑白相间的拂尖散出了诡异的紫色光芒,凌空一点,紫色光芒汇聚成一点,“嗤”的一响,如蛇一般迎向了蓝色剑气的中央。

“嘎——”

两股真气相撞,竟然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尖锐如手指划竹之音,强盛的蓝色剑光又再向前压下大约半丈之后,便再也不能前进一分。而悬在空中的姚风默,此时却是面部紧绷,脸色胀如酱色,牙根紧咬,似是在强力支撑。

紫色光芒汇聚而成的那一条紫蛇却象是嗅到了前方的血腥味一般,突然间变得异常的兴奋起来,本来只有小竹杆大小的光柱倏地暴涨,片刻之间涨到了粗如儿臂,下一刻,便突然爆炸开来,无数的紫色小蛇象发了疯一般冲破姚风默前方的蓝色剑幕,张开诡异的小嘴向姚风默扑去,眼看倾刻之间便要将他撕成碎片吞噬。

公孙无情与上官翠羽几乎同时惊呼:“不好!”两人同时站了起来想要掠过去相助,哪知两人一站起来,便感到天旋地转,浑身一软,“嘭”的又跌坐到了座位之上。

两人均感是大惊,忙自潜运体内真气,头上冷汗涔涔而出,对望了一眼,软瘫下去。

原来两人此时竟然都提不起一丝丝的真气。

不过,有人比他们还要快,在公孙无情和上官翠羽发出惊叫声的一瞬间,寒晓突然跃起,去势如电,人在空中,竹剑一引,一道凌厉的剑气自竹剑剑尖激射而出,远隔十多丈,淡淡的金色光芒却是一闪而至,正正点在鸡冠道人的拂尘尖头之上。

“噼啪”

象是有什么东西被击碎了的声音从剑气击中之处传来,瞬间,便看到鸡冠道人的拂尘突然间爆炸开来,天空中飘满了黑黑白白的细小的尘丝,然后缓缓落下。

就在金色光芒击中那拂尘的一瞬间,那些扑向姚风默的无数紫色小蛇突然间散作了紫色的雾气,向天上飘散而去,片刻之后便消逝在昏暗的天空之中。

不过姚风默确是拼尽最后一口真气使出了圣龙门的这一招“蓝灵惊雷”,企图做最后一搏,就算不赢也能打个半手。只是他与公孙无情和上官翠羽一般,在鸡冠道人拂尘上发出的紫色小蛇突然暴涨的瞬间便感到身体一软,全身再也使不出一点真气来,加上他实已是气力用尽,便觉得眼前一黑,从五六丈高的空中摔了下去。

寒晓身子在空中一折,飞掠而到,抢先一步将他在落到实地之前接住。不过接到手中一看,姚风默已经昏厥了过去。

突然一声怒吼传来,寒晓听得出是刀楞三的声音,忙转过身去,瞬间骇然失色。

原来,只在这一瞬之间,公孙无情、上官翠羽、方灵素等五人均已被月星门的弟子抓了起来,此时正押往后面。而刀楞三则是被那个胖和尚给拦住了。

原来适才姚风默遇险之时,寒晓比公孙无情和上官翠羽两人的反应还要快上一些,先两人一步站了起来冲了上去,并没有看到两人瘫软下去的情形,自然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那么容易被擒住。

此时上官翠羽和公孙无情两人已经被带过转弯角处,寒晓看过去之时,两人刚好从转角处消失。而方灵素、清怡、清闲三人稍落后他们两人大约十多丈。他想不到五个修真派的后辈高手竟然同时着了月星门的套。心下大急,也不及思虑,放下手臂上夹着的姚风默,身形一掠,如电一般向那边射去。

“小弟弟,去哪呀?”他刚掠出不到二十丈,一个彩色的影子突然从侧面以极快的速度拦在了他的面前,一红一绿两条影子似轻似缓实是极快的向他的胸口“噼啪”一声击来。

同时他听到后面传来衣袂飘动的猎猎之声,一个破铜锣似的声音响起:“臭小子,赔老道的太极阴阳尘来。”话声一落,便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道向他的后背汹涌而来。

这一下前后不约而同的夹攻确是一下便将他的前后去路封死。不过,他心系上官翠羽她们的安全,自然不能让他们纠缠住。掠进之中,身形突然凌空拔高半丈,在一条红色的影子上轻轻一踏,身形再次掠起两丈余高,先天真气飞速在体内流转,在空中竟未作停顿,刷的一响,身形已掠向前方。

人在空中,向下望去,只见在前面拦截他的正是那彩衣美妇人,也就是公孙无情所说的那个被称为快乐散仙的女人,她的手中拿着一红一绿两条丝带,在风中轻轻飘荡。

他未作停留,先天真气运至极致,向前方大约三十丈外的方灵素三女所在方位掠去。

快乐散仙未料到他竟能在飞掠之中身体突然拔起,待得反应过来,寒晓已经掠过了她的头顶。

“小弟弟好俊的功夫,姐姐便陪你玩玩。”快乐散仙呵呵娇笑着转身飞掠而起,向他追尾而去,手中的两条丝带向前一甩,瞬间被抖得笔直,如灵蛇出洞一般向寒晓追击而去。

前方的方灵素突然用力一挣,左右开弓,击在押着她的两名素黄衣衫的月星门弟子的胸口。那两人闷哼一声,跌了开去。她则是转身便向着寒晓掠来的方向跑来。

只不过方灵素的这两掌似是没有很大力道,两名月星门的弟子一跌倒在地便又一蹦而起,飞快的向她追去。

方灵素只跑得不到五丈,似乎已是力尽,两脚一软,摔倒在地,抬起眼来,秋水般的明眸望向了半空中的寒晓。那两名月星门弟子追将上来,此时离她不足两丈。

寒晓此时距离方灵素尚有近十丈,而后背的快乐散仙的两知丝带离他不足半丈。

他心下大急,若是方灵素被他们带走,只怕到时再救又要颇费一番功夫,此时能救一人就先救一人。当下不顾后面的丝带逼近,手中竹剑凌空一划,一道凌厉的剑气闪电一般的向足有十二丈远的那两名月星门弟子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