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45法武之斗01

第七卷 45 法武之斗01

一道凌厉的剑气带着一缕淡淡的竹子香味,在月星门的上空直刺而下,瞬间刺到跑在最前面的那名虚家弟子,“嘌——”的一响,从他的前胸直穿而过,再斜刺到广场地板之上,“嗤——”的一声,深深刺入坚硬的地面上,紧接着传来“噼啪噼啪”之声,瞬间碎石飞溅,,激起了数丈之高。

这名弟子骇然向自己的胸口望去,只见自己的胸口露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空洞,直透后心,接着他叫都没有叫得出声来,身体向前冲出了一丈之外,“嘭”的一响,面朝下扑倒在地,就此不动。

剑气未绝,寒晓手持竹剑向旁边斜划而去,淡淡的金色剑气向另一名月星门弟子身上斜斩而下。

那名弟子跑得稍后,刚才看到了那一剑的恐怖威力,此时见这剑气闪电般的向自己斩来,吓得大叫一声抱头扑倒地上。

不过他反应虽快,躲过了被剑气拦腰斩为两半的噩运,但是却没有躲过从他的双腿上划过的凌厉剑气,“嗤嗤”两声,他左边的小腿、右边的半截大腿连着小腿同时与身体分家,血光飞溅处,只见由于惯性的作用,分开的身体上半身向前滑出了半丈,而两条断开的腿受了剑气的激阻,向后飞去,在空中翻了几翻,鲜血从断腿之处不断的四处洒射,“啪啪”两声,跌落在三四丈之外,落地之后兀自滚了几滚才停了下来。

而此时,这名月星门弟子恐惧的惨叫声才传到了广场上众人的耳中。

几乎在那道剑气斩断那名月星门弟子的瞬间,寒晓只觉得后背处两股巨大的劲气涌至,“啪啪”两声,快乐散仙的那条丝带已打在了他后背,顿时他感到气血翻涌,虽然有真气护体,但由于他以平凡的竹剑发出十数丈的剑气本是极耗先天真气的,留下护体的真气十不到一二,而这个叫快乐散仙的彩衣女子一身修为实是非同小可,这两条丝带上传过来的劲气亦是先天真气,端的是凌厉无比,寒晓被一击之下,身体猛地向前窜了出去,他只觉得心口一甜,咽喉一股鲜血涌了上来。

他深晓医理,也不予以控制,“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身形却并不稍停,竟然藉着这一击之力闪电般的掠到了方灵素的身边,伸手一抄,将她反手放在后背,然后倏地转过身来,凝目向着紧跟着扑过来的快乐散仙和落后于她不到一丈的鸡冠道人望去。

“呵呵呵呵,小弟弟好俊的身手,这一手剑气,只怕当今天下没有多少人能够使得出来。你究竟是谁?”见他已将方灵素抢在手上,快乐散仙在距离三丈之处停了下来,笑盈盈地问道。

她的声音带着媚到极致的妖异,便是那名躺在地上尚未昏厥过去,正骇然看着自己下身的月星门弟子听到之后眼中都闪出了一丝迷离,竟似是忘记了腿断处传来的剧痛。

寒晓却是没有受到一丝的影响,方灵素全身无力地趴在他的背上,身体柔若无骨,两只如藕般的玉手无力地搂着他的颈脖,嗅着从她身上传来的淡淡的幽香,他反而有点心猿意马之感,这淡淡的少女体香远远要比快乐散仙的柔媚声音的诱惑对他更大一些。

寒晓伸出手来轻轻的擦去嘴角的血迹,才嘻嘻笑道:“这位婆婆的声音原来是这般好听,不知道又如何称呼?”

“噗嗤”一声,背后传来一声娇笑,却原来是方灵素少女心性,虽全身无力,听到他这样跟一个看上去还显得甚是年轻的美妇说话,不禁笑出声来。她身为女子,自然知道女子最恨的便是别人把自己叫老了,心想:“这林兄这般叫她,不气死这老妖怪才怪。”一笑之后,却又觉得甚是不妥,自己此时还靠在他的身上,鼻子里嗅到他身上那浓浓的男人味道,身体上薄薄的两层衣衫哪里能阻隔两人紧贴的身体的热量的接触,一时间一股异样之感顿生,这才发觉得自己离这男人是如此之近。不过,她旋即想起他刚才为了救自己受了那老妖怪两记重击,不禁心生歉疚,在他的耳边柔声问道:“林兄,你的伤有碍否?”

寒晓感一股似兰似菊的暖气哈到他的耳朵里面,心一颤,再听到那一声柔柔的充满着关怀和歉疚的话语,竟感到鼻子一热,似是想要流出鼻血来,心里急剧乱跳:“乖乖不得了,这丫头真是要我老命了。”忙压下心底那份痒意,淡然笑道:“没事,小伤,无碍,不用担心。”

那快乐散仙听到寒子那般称呼于她,竟然也不生气,这倒大出方灵素的意料之外。只听她又是呵呵娇笑道:“哎哟,小弟弟你好有趣,竟然叫起姐姐婆婆来,姐姐样子看上去很老吗?”

说罢转过脸向已然赶上来站在她身旁的鸡冠道人媚笑道:“道长,你说奴家老吗?”

鸡冠道人本就站在距她不足两尺之处,似是被她那一个媚笑勾去了魂一般,突然伸出手来抚在她那浑圆翘挺的臀片之上,**笑道:“人家小男孩说你老,道爷却喜欢你这样的半老徐娘,宝贝,你的屁股好圆好有弹性呀。”

他的声音象个破铜锣一般,说出这些话来听得寒晓身上鸡皮疙瘩直冒,而他身后的方灵素见到鸡冠道人那**猥的样子,脸一红,忙将脸藏到了寒晓的颈项之后,感觉到他强壮的身体与自己的身躯紧紧地相贴,他身上的热量自他的肌肤上传来,芳心再次有如鹿撞起来,她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跳之声。

快乐散仙遭到鸡冠道人的咸猪手,竟然也不生气,屁股一扭,闪了开去,呵呵媚笑道:“道长,若是你帮我将这小弟弟擒来予奴家,奴家便遂了你的愿。”

鸡冠道人**笑道:“这有何难,你且看老道我如何将他手到擒来,宝贝,到时你可不要食言啊。”说罢他大步向寒晓行去。

直到此时,寒晓才有时间扫了一眼广场的情形,此时虚家的人竟然突然之间全都撤走了,偌大一个广场,此时除了他和方灵素以及对面的快乐散仙和鸡冠道人之外,便是远处正在打斗的刀楞三和欢喜乐佛两人。

他只瞅了一眼便知道刀楞三最多十招不到便要败落,看那欢喜乐佛几乎是在逗着他玩儿,每一次手中的法杖砸下,刀楞三身体都要颤上几颤,显是这胖和尚力大无穷。而刀楞三每次祭起短枪,那欢喜乐佛法杖上总是泛直幽幽青光,青光暴涨之后与刀楞三短枪上祭出的淡淡红光相撞,刀楞三更是会噔噔噔的连连后退,反倒是纯斗武之时还能支撑一会。

鸡冠道人向前行去,绕到了寒晓的对面,“嘎嘎”阴笑道:“小子,你打坏了老道爷的太极阴阳尘,快快赔来。”

寒晓感觉到方灵素的身体似乎越来越无力,便将自己的那根蛇皮腰带解下,一边将她与自己捆绑在了一起一边嘻嘻笑道:“就一把破拂尘,有什么了不起的,改天我到市面上帮你打上几十把。”

他之所以要把方灵素与自己捆在一起,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放下方灵素,她一定立即落入对方的手里。他现在也没有猜透虚家些举究竟是为何。

鸡冠道人怒道:“这太极阴阳尘乃是当年老子用过的道家圣物,是市面上做得出来的吗?”

寒晓故作不知地道:“你用过东西是道家圣物?老公鸡,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方灵素在他的背后又是“噗嗤”一笑,柔弱地道:“林兄,老子是道家的创教祖师。”她以为寒晓是真的听不懂那鸡冠道人的话,这才提醒于他。

寒晓轻声道:“我是故意逗他的。”突然转回头来,不料想她刚好将脸凑了下来,他的嘴唇从她那娇嫩好水的脸上滑过。

“啊……”方灵素猝不及防,粉脸刷的红到了耳根,秋水盈目瞅了他一眼,羞的躲到了他的后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