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46法武之斗02

第七卷 46 法武之斗02

那滑腻的肌肤让他亦是心跳不已。不好意思地道:“方姑娘,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忙自转过头来看向了鸡冠道人。

只见鸡冠道人此时眼中对他射出了又怒又恨之色,想必是刚才他的那句“大公鸡”又触怒了他,看着他的眼神似是恨不得要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噬他的魂一般。

“小子,你找死。”鸡冠道人大吼一声,徒手便向他抓了过来。

寒晓这才注意到这老道的手指好生奇怪,别人都是五根手指头,他却只有四根,看上去似是少了那根无名指,就象是鸡爪一般,却又比常人的手指要长上一节。只见他的“爪子”闪电般的向他抓了过来,四指张开成半握状,指甲尖尖内勾,指甲尖上闪着一道道幽幽的绿光,人还未到,便嗅到一股腥臭味迎面而来。

寒晓不再回头,肃然道:“方姑娘,抓紧了,咱们冲出去,然后再想办法回来救他们。”说罢竹剑微斜,向鸡冠道人抓来的爪心刺去。

鸡冠道人嘿嘿冷笑,对他递来的竹剑竟然视若无睹,右爪一翻,径直向竹剑的剑身抓去。

寒晓感到腥味陡浓,竹剑一抖,“啪”的一响,正正拍在他的手背之上,紧接着便传来“哐”的一声脆响,竟似是拍在了金属之上,更奇的是,鸡冠道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微微的向后缩了一缩,反手又向他的竹剑抓来。心下微惊:“我这一拍少说也有三四百斤的力,打在他的手上他竟然无事,他的这只手大是古怪。”

心中虽感惊愕,手上却不见慢了,当下竹剑一挑,刷地向他咽喉处刺去。心想:“该不会你的喉咙也这么硬吧。”

他出手如电,如行云流水一般,没有一丝稍滞,鸡冠道人的手还没有抓到他的竹剑,他已经后发先至,竹剑剑尖已经到了鸡冠道人咽喉处不到两分。

鸡冠道人大骇,他虽然道法高强,但是毕竟还是血肉之躯,当下脚一蹬,猛地向后退去,同时左手竖起,击向了寒晓紧跟而来的竹剑。

寒晓一旦进攻,后着便连绵不断而去,哪里会给他抓到剑身,竹剑刷的又改变了方向,改刺他的腹部。

鸡冠道人便觉得他那平平无奇的竹剑上竟然是剑气凌然,除了他的那双手,他身上任何地方都不敢去碰他的竹剑,只得寒晓攻一招他便退两步,如此一来,寒晓刷刷刷刷地连出十五剑,鸡冠道人便已向后退出了三十步,脸上是很怒又尴尬,若是没有旁人在也还罢了,但是旁边还有一个快乐散仙在那瞅着,虽然他没有看到她的脸上是否露出鄙视之色,内心深处却感觉到她就在那里对着自己冷笑。

但寒晓这十五剑实是快到极点,虽然背后还背了一个方灵素,行动却没有一丝阻滞,十五剑一气哈成,一剑快过一剑,一时间竟然弄得这老道左支右绌,手忙脚乱。待得躲过寒晓的第十五剑,他突然一拍他那宽大的道袍袖口,两条黑暗便“嗤嗤”两声如箭一般向寒晓射去。

寒晓不知道他使的是什么暗器,不敢有丝毫大意,进攻之势一顿,手中竹剑刷刷两声,分刺那两道黑影。

“嗤嗤”两声,两剑几乎是不分先后,分别刺在那两道黑影之上。

“吱吱吱吱”那两道黑影被他两剑击中之后突然一分为二,二分为四,一退之后变成了四道黑影向他扑了过来。

方灵素在他的后背却将那黑影看得清清楚楚,骇然道:“是来自魔谷的阴罡蜈蚣!”

寒晓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想,那四条所谓的阴罡蜈蚣已然在空中散了开去,分四个方向向他冲来。

而退出五丈之外的鸡冠道人此时却是手捏法诀,口中念念有词,似是在指挥着这四条阴罡蜈蚣对他攻击。

寒晓听到方灵素惊骇之声,知道这阴罡蜈蚣定然不是一般的毒物,深怕方灵素受到作伤害,竹剑分向四个方向抖出四朵剑花,同时站定,运起了先天真气,在他与方灵素的身周布起了一道护身真气。这才仔细向那四条阴罡蜈蚣看去。

刚才他一抖十六朵剑花分袭四只阴罡蜈蚣,那四只蜈蚣全被击中,但竟似是没有受伤,只是啪的一声飞上了两丈,然后在空中盘旋着,倒没有马上向下攻来。只见它们背部吱吱作响,原是每一只的背上都长着一对薄如蝉翼的翅膀!

“方姑娘,这阴罡蜈蚣小可还是第一次听说,怎么的它们的身上竟然长着翅膀的?还有两次被击中,竟然不曾受伤,难道这小动物刀枪不入不成?”寒晓周身护身罡气已成,倒也不惧那蜈蚣突然袭击。

方灵素的声音缓缓地从他的身后传来:“这阴罡蜈蚣为极阴之物,本身就阴毒无比,若是被它们咬中,不但会立即中毒身亡,而且连魂魄都要为它们所噬。这阴罡蜈蚣生活的地方是阴灵聚居之地,林兄不是修道之人,自然不知。其实这小东西也不是说刀枪不入,只是对于正常人类的打击具有很强的抗性,只有在真法的攻击之下,才能较容易的对付它们。”

她说到此处,空中飞翔着的四只阴罡蜈蚣突然向他们扑了过来。方灵素似是身体一颤,她此时身上真法全无,身体软瘫,趴在寒晓的背上,除了觉到他的背肌的宽厚和身体传来的热量,感到十分安全之外,没有察觉到他已经在两人的外围布了一圈护身真气。

寒晓感觉到她的恐惧,微笑道:“如此阴毒之物只怕很难控制的吧?”

“吱吱吱吱”四声尖叫之声传来,四条蜈蚣撞到了他的护身气圈之上,竟然不能再前进分毫。

这下不但是方灵素感到惊愕,不远处控制着阴罡蜈蚣的鸡冠道人以及在远处观战的快乐散仙亦同时露出了骇然之色。

原来这阴罡蜈蚣是极阴之物,在同为修真之人若是大家法力相当,有此物之助那是如虎添翼,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法宝;但此物最大的用处不是对付修真之人,而是对付普通人最为见效。只要你是没有法力的非修真者,就算你是武林高手亦是很对防得了这小东西的攻击,因为阴物之所以为人物,其具有穿越人体能量磁场的功能,武林高手的内功之类的对它们不能造成很大的打击。

但是现在,也不知道这年轻人在身周布了什么,这几只阴罡蜈蚣竟然不能冲破。难道他是修真者?却又不象,他们刚才都看到了寒晓的出手,那一手剑气确是修武者的高深内力催发所至。

不过,他们自己不会想到,寒晓虽然年纪轻轻,却已登至了武道的巅峰,天下万变不离其宗,武道和修真道两条路最终的结局一向是追求天道,以求长生,寒晓在武道上的修,实非他们所能意料的。

这下可把鸡冠道人惹得急了,不信邪地连念咒语,四条阴罡蜈蚣在他的法力的催动之下接连不断地向寒晓两人进行攻击,数番之下,依然无功,这几条阴物终于知道了寒晓护身真气厉害,此后鸡冠道人虽然多次念咒催攻,它们也只敢在上空盘旋,不敢攻下。

看书罔小说首发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