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47法武之斗03

第七卷 47 法武之斗03

寒晓感受着腮边传来的带着淡淡馨香的微微呼吸,感受着她的酥胸压在自己后背上的那一份柔软,再看着那不远处有些手忙脚乱的鸡冠道人以及在那里看着他时眼中迸射出强烈光芒的快乐散仙,以及提着刀楞三走过来的欢喜乐佛,还有在天空中“嗡嗡吱吱”作响的阴罡蜈蚣,一时间竟然豪气大发,朗笑道:“原来传说中的修真者也不过如此,你们一个**妇、一个妖道、一个色和尚,应该可以算是修真界中的败类的典型了吧,今日就让我这个武者来领教一下。”

言罢,他突然刷刷刷刷制出四剑,四点淡淡的金光自剑尖激射而出,“嗤嗤嗤嗤”四声响,四剑各自击在了在他的上空盘旋的四条阴罡蜈蚣的身上,四条阴罡蜈蚣“嗖嗖嗖嗖”的被打得飞出了三四丈远,啪啪啪啪四声掉落地上,挣扎了几下,竟然再也不动了。

“欧,我的宝贝……”鸡冠道人冲了过去,从地上捡起那四条阴罡蜈蚣,一条一条的看去,每看一条,他的脸便黑了一分,当四条阴罡蜈蚣看完之时,他的脸已经黑了一半,突然回过头来,对寒晓怒目而视,吼道:“臭小子,你把老道的太极阴阳尘、阴罡蜈蚣两样法宝都弄没了,老道要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方解老道我心头之恨。”

方灵素在他的耳边轻语道:“这阴罡蜈蚣养之极为不易,他每次都得以灵魂出壳之术到那阴灵聚齐之地找寻和对之进行训练,而且一般都要训练七七四十九次才能成功,修道之人灵魂出壳实是一件很危险之事,因此你打死了他的这个宝贝,他非找你拼命不可。”

她哈气如兰,暖暖的兰馨香气温柔的在他的耳际流转,还有她的两根发丝随风飘到了他的耳中,甚是奇痒难耐,不由得心中一荡,绮念顿生。忙强自压下那股冲动,心道:“妹子呀妹子,你不知道这样是一件很引诱人犯罪的事吗?小心被我吃了。”他“咕噜”吞了一口唾液,忙把目光转到了前方。

“老公鸡,公鸡不是最喜欢吃蜈蚣的吗?我看红烧蜈蚣味道不错,你把你的这四只阴罡蜈蚣捡了回去,红烧一番,再向那虚若语讨上一坛子刀烧老酒,倒也能自酌一番,你该得感谢老子才对。”寒晓嘻嘻笑道。

“噗嗤”

后背的方灵素又忍不住笑出声来,此番这不伦不类的年轻人相救于她,虽然刚才无意之间对自己有了一次“轻薄”之举,但是私心里对他的印象已是大大改观。

颦笑之间,酥胸微颤,那种感觉真是要人命了。寒晓被电了数次,倒也开始有一些免疫力了。把精神全都放到了正向他形成合围之势的三大魔头。

这三个修真界的大魔头不知是得到了什么利益,竟然同时为月星门所邀为其效力,此时月星门之人全部撤走,留下他们三人对付于他,那自是一定不会让自己有机会逃出去的。刚才看到了寒晓奇异的体外奇罩,以及那风驰电制的四道剑光斩下了刀枪难入的四条阴罡蜈蚣,他们才知道此子之难对付并非是他们其中一人能够凑功的。三人似是早有默契,竟然也不打招呼,同时从三个方向向他围堵过来。

“姬大妹子,这小子有些本事,你该不会是看上他了吧?”站在快乐散仙右侧的欢喜乐佛笑嘻嘻地道。

“原来这个**邪的快乐散仙姓姬。”寒晓与方灵素均想道。

快乐散仙妩媚的一笑,娇声道:“是啊,和尚你不是一直喜欢老牛吃嫩草吗?若是我们合作将他们擒下,这女娃就送给你参欢喜禅吧。”

欢喜乐佛**猥地看了寒晓背上的仙方灵素一眼,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不过却似对她甚为忌惮,“咕噜”一声吞了一口唾液,嘿嘿道:“这丫头如此水灵,压在身下一定舒服得紧,看她眉毛顺滑,一定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处子,**一定十分紧凑,哇哇我的妈呀,想起来就爽死人了。只不过……”

“**僧,你说什么……”方灵素听到这些不堪入耳的话,又羞又气,斥骂了两声,呼吸陡然间急促起来,柔软的酥胸在寒晓的背上一起一伏,若即若离。

寒晓是正常的男人,而且是一个有过无数次的“性福”经历的男人,虽然由于失忆而忘记了,但是那条潜伏在内心的火龙却是永远存在的。这些**的话语听到未经人事的女孩子的耳中自然是不堪入耳,但是听到他的耳中却不由得遐思连连,竟然有一种深有同感之感。不过还好,他是一个“有情有欲”之人,不然也会沦为欢喜乐佛一类的**猥人物了。

快乐散仙呵呵笑道:“和尚,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啊,不会是害怕星玄那臭婆娘吧?”

欢喜乐佛尴尬地笑笑不语,那等于是默认了。寒晓小声问道:“方姑娘,你母亲很厉害吗,瞧那**僧对她很是害怕。”

听他提到母亲,方灵素才平复了一些,道:“那是当然,当真天下,提到星玄真人,修真界的人无不害怕三分。这些个魔头,若是见到我娘亲,肯定转身就逃,哪里还敢在这里对我……对我说出那些不堪入耳的话来。”想必她说到后面之时又是俏脸通红了吧。

“林兄,为何你不趁着他们合围未成之时突围而出啊?”方灵素突然问道。

寒晓其实又何偿不知道三人合围之势一旦形成,两人突然围更难,但是他却是心中有苦自个咽,不敢对方灵素说出,原来,他刚才受到快乐散仙两条丝带一击,震伤了内腑,而后又与鸡冠道人打了一场,未得片刻休息,内伤没有得到调理,在周身布起护身罡气之后,他才感到胸口一疼,气血翻涌,他知道若是自己再不作调息,只怕还未跑出卡瓦格博峰顶,便要伤重难行了。因此他其实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在吸收着体内尚蕴藏着的无数的仙界灵气。

闻言微笑道:“我做一下调息,马上好了。”他的龙阳经大有异于一般的武学,言罢果真已将内腑阻碍的气血清了**成。低声道:“好了,抱紧我,我们冲出去。”

说完身体刷的向前窜去,所行方向正是正前方的鸡冠道人。人在空中,竹剑剑气大盛,凌厉无匹地向鸡冠道人的前胸刺去。

鸡冠道人两手八爪一伸,便向他的竹剑抓去。

寒晓朗笑一声,剑到中途,身形突然向欢喜乐佛的方向窜去,在空中刷刷刷连出三剑,分袭胖和尚的上、中、下三盘,从竹剑上泛出的淡淡的金光划破了空气,发出了“嘶嘶”之声。

欢喜乐佛手中禅杖突然绿光大涨,呼的自右上而左下,对于上下两路的剑气竟然不予理会,齐所有的真力击向了中间的那一道剑气。他体格肥胖,力大无穷,加上道法的催逼,这一杖之威,可真是惊天地动,禅杖方出,巨大的能量波动便已扑到寒晓的身上。

此时他将先天真气聚于竹剑之上,没有了护身罡气,那巨大的劲风吹拂而至,竟然把方灵素的衣裙和乌黑的长发吹得飘荡在空中,而那泛着绿光的禅杖直击向了寒晓手中前刺的竹剑剑身。

寒晓见他竟欲以一而破众,朗笑道:“色和尚,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笑中向上刺出的一剑突然加速递出,不刺他的胸口而是改刺他的持杖的右手虎口,“嗤”的一声轻响,欢喜乐佛只觉得虎口一痛,骇然放开,左手拖杖急速后退,“铛”的一响,禅杖的一头掉落地上,他那威力无匹的一杖便如此轻易的被寒晓解除。

寒晓面对他的这以力威慑的一招取胜之道在于一个“快”字和一个“变”字,他出剑本来就快过这欢喜乐佛的禅杖,加上竹剑的轻灵,上击的一招并没有按着欢喜乐佛的想法,若是他想击上路,那么他这一剑刺到欢喜乐佛之时其禅杖也会打到他的腰间,这在一般的对敌之中很简单,叫做一寸短一险,他倚仗着的便是其禅杖属长兵器和他本身的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