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48法武之斗04

第七卷 48 法武之斗04

这几下动作说来话长,却只在数个眨眼之间,欢喜乐佛一退了下去,寒晓背着方灵素呼地从他的旁边窜了过去,拔腿便向前方掠去。

方掠前两丈,便听到后面传来了“噗噗”的破空之声,间或还夹杂着一缕缕香气,不看可知,那是快乐散仙的丝带袭到了身后。

三大魔头的配合似松实紧,那边厢欢喜乐佛一被击退,鸡冠道人便已斜切而上,飞快地赶到了寒晓所逃的方向,快乐散仙丝带一紧随寒晓之后,只在寒晓身形变动的一瞬之间他便已拦住了他的去路。

快乐散仙的这一击竟然是用上了法诀,丝带荡动之间隐隐带着风雷之声,寒晓不敢大意,也不见他脚下如何挪动,身体便掠到了左方。

快乐散仙呵呵几声娇笑,下一刻,她便已飞到了寒晓的上空,两条红绿丝带如两条巨蟒一般不断变幻着方向飞舞着击向寒晓。而欢喜乐佛和鸡冠道人则是一人一边,堵住了他的前方和右边的去路。

欢喜乐佛虽然右手虎口受了伤,但是他此时改用左手为主,右手为补的攻击依然是力道无匹,不容小觑。寒晓身处地面两人的夹攻和空中软丝带的凌厉进攻,又要顾着背上的方灵素,虽然剑气如虹,左边一剑,右面的挑,每一次均能击得欢喜乐佛或是鸡冠道人退得一步,但是快乐散仙却占了空中优势,往往会在此时啪啪两下长距离的攻击,寒晓攻出的口子便又被堵上,一时之间竟然无法突围而出,如此这般,一百招之后便显得有些难应付之感。

这三个修真界的大魔头若是每一个人跟他单打独斗,自然颇有不如,便是两人联手抗之,只怕也是难以取胜,三人合围而攻之,孰胜孰败,还是未知之数,但是斗得五六十招之后,三人均知道他的弱点所在,那便是他背上方灵素。因此进攻之时便以攻他的背面为主。

又斗得五六十招,寒晓前面受损的内腑又开始有些隐隐疼痛起来,步履微有些蹒跚。

方灵素虽是全身无力,对他的情况却是看的一清二楚,在他再次击退欢喜乐佛的进攻之后,在他的耳边轻语道:“林兄,你放下我独自逃出去吧,不用管我。”

寒晓耳中听着她的轻声软语,心中突然豪气顿生,朗笑道:“若是我连一个弱女子都保护不了,便也太对不起我的身份了。”笑过之后,他反倒冷静了下来。

“刷刷刷……”连续刺出十五剑,凌厉的剑气弄得快乐散仙三人使出了浑身解数方接了下来。

这次寒晓并没有再选择哪一个方向突破,而是面向正西方而立,微微的闭起双眼,手中竹剑自然下垂,离地一尺。

方灵素听他说出那句话来,只觉得他的身上突然间似乎涌出一股强大的气息,那不是真气,也不是什么灵力之类的,而是一种来自于王者才有的霸气。那股强大的气息涌入她的身体,瞬间这男子给她的感觉已然截然不同,他宽厚的后背立时之间仿佛变成了天下最安全之所在,他身上那股男人特有的味道竟然在此时令得她芳心一颤,即刻心里宁静如恬,只想永远这样呆在他的背上。

寒晓停止了突围而选择了静立,这倒大出快乐散仙等三人的预料之外,快乐散仙与欢喜乐佛及鸡冠道人互望了一眼,两人亦同时窜到了空中,在空中组成三角之势,将寒晓和方灵素两人围在了空中。

快乐散仙突然对着欢喜乐佛呵呵笑道:“和尚,这小子的武功实是小女子平生仅见,我是对他越来越有兴趣了,那小妮子你要不要?”

欢喜乐佛宣了一声佛号,肃然道:“今天一战,小僧才知道原来武道也可以练成这般的,此番事了,小僧得回到欢乐寺去认真修行几年,星玄那老婆娘小僧还是暂不想惹她。”

快乐散仙呵呵笑道:“那就便宜了这小子,让他一起收了。”说话之间她红绿丝带突然自手上旋转而出,瞬间红的、绿的光芒大盛,击向了寒晓两人,同时只见她的嘴里开始唱了起来,光芒起至,似乎是天地有无数的漫妙女子在袅袅起舞,空气中立即飘荡着一股奇异的幽香,而她口中唱出的声音便似是欢爱中女子的呻吟之声,依依诶诶,**荡至极,方灵素一听到那奇异的呻吟之声,在没有真力护体之下,心里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不过她的心志本就非常人可比,倒也还没有出现迷乱之象。

与此同时,欢喜乐佛禅杖突然抛了出去,绿光大盛,传来了“轰轰轰轰”的风雷之声,在寒晓的身体上方两丈之处悬空而挂,似乎变成了一个活着的杖影,绿光之中似有一双眼睛正盯着下方的寒晓。

鸡冠道人则是不知道从哪里抓出了一把桃木剑来,桃木剑虚空一指,射出了一道黄色的光芒,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刷刷刷飞快的画了起来,片刻之后,空中便悬空出现了一道诡异的画符,画符边上毫光微泛,符咒中心乃是以桃木剑虚空所制,迸射出了强劲的黄色光芒。画符一成,鸡冠道人突然大吼一声,脸上紫光陡现,左手并指成剑,虚空向那画符一指,一道紫色的光芒射向画符的中心,那画符竟然象是活了起来一般,画符之中那些诡异的符咒突然变成了一只巨大的黄色大公鸡,足有一丈来高,只见它仰天一声长鸣,振动着翅膀,尖锐的公鸡嘴闪着妖异的紫光,随着鸡冠道人右手桃木剑一指,那只黄色的大公鸡便从空中向地下的寒晓两人飞啄而去,下面的两只泛着暗褐色的光芒的鸡爪亦同时向寒晓两人抓去。

三人对寒晓合围到现在,此事的进攻可谓是准备充分,而使的法力已俱是各人的看家本领,三人同时施展之下,整个天空突然暗了下来,鸡鸣声、风雷声、**荡的呻吟娇喘之声交织在了一起,似是甚为混乱,实则却是各展其妙,互不干涉。

寒晓却是仍然面带微笑,闭目而立,快乐散仙的两条丝带都到了他的上方一丈之处也还不见他有何动静。

他倒是不急,方灵素却是心急了起来,三大魔头如此凌厉的夹击,她便是在功力充盈的情况下亦不可能接得下来,秀目所见,一边是彩带飘飘,**声不绝,似无数漫妙女子在**骚姿;一边是风雷阵阵,凌空斩下的禅杖如同一把巨大的斧头自九天劈下;别一边却是一丈余高的硕大公鸡张开尖锐的大嘴舞着锋利的爪子似踏着紫云而来。

“天地于心,万物皆心!”寒晓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一个似乎是尘封已久的话来。

在这片刻的平静之中,在王者气息涌现的那一瞬间,他的脑子里突然有一道霞光闪过,内心突然进入到空明之状,他看到了玄光天尊,看到了他那一个金色的光圈,他的记忆似是在倒退着,金色光圈、千百万张图象、拳头大小的金丹、还有那玄光天尊的话。

“道家以‘道’为本,自然无为,轻物重身。宇分天地,气分阴阳,凡事都可一分为二;天地于心,万物皆心……”玄光天尊的这些话似是佛家大咒语一般在他的脑子里转着,在他的心间流淌。他的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笑容。

在这一瞬之间,他不但找回了自己,便是顿悟了玄光天尊的那几句当头棒喝。

他后背的方灵素突然感觉到一股平和的气息从他的身上缓缓地流淌而出,与先前那王者气息的涌现却又大为不同,这股气息就象是佛家的无妄、道家的无为、儒家的博爱,一从他的身上涌出,传到她的身上,她紧张的情绪立即便静了下来。她的心境片刻之间便如灵台明镜一般。

不过她虽然平静了下来,却对这个叫林云的男子更感到好奇了,此人初见之时整一个没个正经,象个登徒浪子,而后却又身怀武道至深修为,深不可测,刚才更是在片刻之间涌现出两种完全不同的气息,一予她安全靠依之感,一予她恬静明心之感。

“林云,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此时此刻,在三大魔头的看家**同时使出之时,在那飘渺一瞬之间,她竟然去想背着自己的男人是什么人,当真是少女心思谁人晓,嗔怒恼厌是为何。

似沉思、似养神、似调息之中的寒晓在快乐散仙的丝带到达他的身体上方三尺之时突然睁开了眼睛,那一瞬间,一道耀眼的金光自他的眼睛中迸射而出,同一时间,他手上的竹剑突然金光暴涨,从他的手上嘣地跳起,在他和方灵素的身周布成了一个金色的光圈,有若佛光一般。

“吼——”

寒晓突然一声低吼,那支平平凡凡的竹剑似听到了命令一般,竟然浑身颤抖起来,“吱吱吱……”竹制的剑竟然似乎活了起来,悬浮到在他的上空,片刻之间一分为二、二而四、四而十六……

须臾之间,漫天尽是竹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