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49散01

第七卷 49 散01

寒晓以先天真气催运的满天竹剑光影瞬间在两人的身周悬浮着,快乐散仙的两条丝带最先击到,撞在了那些竹剑光影之上,“嘶嘶嘶嘶”数声之后,丝带头前一丈余长的丝带立时尽皆碎成了粉末,漫天飞舞而起。

紧接着是欢喜乐佛的禅杖击至,巨大的禅杖“轰”的打在无数小小的竹剑光影之上,寒晓的身体微微一阵颤动,向后退出了两步这才站稳,而那把禅杖则是被那竹剑的剑气激起跳起两丈多高。

欢喜乐佛在空中突然一声大吼,吼声震天,似从苍穹而来,震得在场之人耳膜隐隐作痛,吼声中,但内见他虚空作挚势,双掌压下,那高高弹起的禅杖带着风雷之声再次挥击而下,轰的一响,与寒晓上空飞舞的竹剑光影亲密接触。不过此次却不再弹起,而是以极大的力量向下压去,远处的欢喜乐佛怒目圆睁,双手作虚压之势,禅杖的绿色光影瞬间大盛,将竹剑光影形成的剑气圈外围照得一片碧绿。

方灵素看到,寒晓双手连挥,那支实质的竹剑在空中竟然发出了低鸣之声,飞快的在空中上下旋转起来,旋转处但见金光大盛,形成了一个金光的光球,金色的光球就象是一个金色的光源一般,源源不断的向四周的迸发出金色之光,片刻之后便看到欢喜乐佛控制的禅杖被顶了起来,竹剑光影形成的剑气圈变得越来越大。透过金色的剑气,她看到欢喜乐佛面部突然猛然扭曲,露出了狰狞之状,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珠子都差点要跳了出来。

便在此时,由鸡冠道人以桃木剑虚空指挥的巨大的公鸡突然发出了一声低鸣,呼地振动着黄色的大翅膀,张开紫色光芒大盛的公鸡嘴和泛着暗褐色光芒的鸡爪从寒晓的后面扑下,在巨大翅膀的扇动之下,天空中刮起了漫天的腥风,顿时之间砂飞石走,天地一片阴暗。

自从寒晓那一股淡然出尘的气势自体内自然透出,方灵素的心中便也淡然,看着这一场风云龙虎剧斗,她竟然没有一丝的担心,反而是将脸轻贴于他的背上,竟然有一种想要睡过去之感。她体内的神秘药物到了此时终于战胜了她的毅志力,片刻之后她便已进入迷糊状态。

巨大的公鸡扑下,寒晓催动竹剑,“噼啪”一声巨响,便与那巨大的公鸡撞在了一起。竹剑光影一阵晃动,竟然被大公鸡撕开了一个口子。而前方的禅杖同时也向下压了一尺,竹剑光影再次被压缩。

寒晓突然一声长啸,啸声宏大而浑厚,掌心突然画了一个太极,双掌突然闪电般的边续向上空拍出,他上空的那些无数的竹剑光影变成了一支支利剑几着天空的三大魔头激射而去,激迸的剑气登时将天空映成金色,“嗖嗖嗖嗖……”之声不绝。

面对那无数凌厉的竹剑光影,快乐散仙等三人均不得不使出了浑身解数迎击。

而与此同时,寒晓的身体呼地向前窜出,空中的竹剑倏地飞回了他的手中,他持着竹剑,竹剑金光随着他身体的前进以神剑破空的气势向前冲去。

前进之中,只见他竹剑不断左右挥动,强大的气势向逼去,整个人却在这片刻之间从三人的合围之中窜了出去。

快乐散仙三人连连闪躲,但是那竹剑剑气形成的剑影实在太多,那些虽然都不是实质的剑,但却是寒晓以先天真气凝聚而成的真气剑,比之实质之剑的威力更具杀伤力。在不断的闪躲之中,欢喜乐佛一个不小心,“嗤”的一声,被一道剑气从左边小腿上射过,瞬间鲜血飞溅,他身体一个踉跄,差点从空中跌落下来。尚好他以真法回收的禅杖此时已飞回了他的手中,在舞动禅杖之下,将飞射而至的剑气一一挡开。

快乐散仙不知何时手中又换上了另外两条丝带,丝带不断舞动之中,将那些迸射到她前面的剑气一一以丝带卷到一边,剑气与丝带接触之时,发出了“嘶嘶”之声,不过她虽然能将凌厉的剑气挡开,手上的丝带却是越来越短,逼得她不得不边迎击边后退,待得寒晓冲出他们三人的包围圈之时掠出去十多丈之后,她也在空中退出了四五丈,手上的丝带由四丈和变成了一丈多。脸色微红,气喘吁吁,硕大的酥胸急剧的起伏着。看来这一轮下来她所耗的真力也是不少。

三大魔头顾不上惊愕于寒晓的这一招浩大剑招,他们肩负着围堵寒晓的责任,那是不能有一点闪失的,尤其是他手上的方灵素,一旦让她逃脱出去,势必会引来放云峰上的归元门,归元门高手云集,现在持掌的虽然是年纪轻轻的星玄真人,但是其一身修为在修真界可以说是无有出右者,虽然星玄真人的修炼过程含有很多的际遇在内,但其超凡的领悟力和千年难遇的资质才是成就她以五十多岁年纪就荣登归元门掌教真人的真正原因。而且,归元门内还有九峰三十六洞,每一峰每一洞都有几个修为高深的修真者。再加上归元门和圣龙门同为两大修真正道的代表,圣龙门的实力跟归元门应该也是不相伯仲,两大修真大派便是只派出几个峰主洞主之类的出来,他们便不一定能够轻易抽身。

修真界一直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不论是正派还是邪魔一道,任何人都不得参与到凡世间的纷争之中,否则天下修真者都可以共同讨伐之。他们三人因为贪图虚家的某一件宝物,甘心为虚家出力,但是此事一旦传开,他们便会成为众矢之的、过街老鼠。

“小子,想跑,没那么容易。”最先凌空追去的竟然是鸡冠道人,只见他的手上的桃木剑光芒闪起,便已向着又已掠出了几十丈的寒晓飞去。紧接着是嗷叫连连的欢乐和尚,肥大的身躯在空中飞行的速度却并不见慢,紧紧跟在鸡冠道人的后面。

快乐散仙在三人之中似乎是功力最弱的一个,待得她的回过身来,寒晓早就在百丈之外。看到那在地面上飞掠而去的寒晓,她不禁骇然,寒晓在地面上飞掠的速度不亚于鸡冠道人和欢乐和尚两人在空中飞行的速度,武道修到如此境界者只怕当今天下最也无一人比得此子。她的眼中一丝异光闪过,自言自语道:“小子,若得你之元阳,老娘定可一步登天,踏入巅峰之境,到时便是那星玄小贱人亲来,我也不怕了。”

她看了一眼前方三道人影一眼,突然飞身而起,她身上忽然倏地凭空飘出了三条柔韧的彩带,一条黄色、一条粉红、一条紫色,与她先前被寒晓竹剑所毁掉的那红绿四条丝带大为不同,这三条丝带看上去显得更为柔软、光滑,且比先前用的,看上去更宽了一些。

但见她身形飞处,彩带飘荡,漫妙的身姿在空中凌空飘去,倒有几分神仙之势。那三条彩带在她的身后随风荡漾,拖在她的身后七八丈远,在天空之下,此时的快乐散仙宛若凌波仙子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