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50散02

第七卷 50 散02

不过,快乐仙子凌空飞去的方向与寒晓等人所去的方向并不一致,她所飞的方向是是从前面几人所去的方向略向偏向北面。只见她全力展开身法,去势如电,不片刻便消失在西北方向。

却说寒子背着方灵素贴地飞掠,一纵十余丈远,与在空中驾着法宝飞行的欢喜乐佛和鸡冠道人的速度似乎还要快上一些。不到片刻便已飞掠到了卡瓦格博峰的边缘。

突然,就在山峰的边缘,楼阁以西的平地上象变戏法一样“轰”的出现了数百名身着素黄衣衫的虚家弟子,以奇特的阵式挡住了他的去路。

他知道不能再耽搁,否则一旦后面快乐散仙三人追上,自己又要多费一番功夫,当下大吼一声,力注剑身,本已极快的速度突然加快了近一倍,顿时如虚影一般向前冲了过去。

竹剑所指方向泛着淡淡的金光,而随着竹剑的极速刺进,众人骇然发现竟然有一种劈破天地之势,此时天地之间便只存在寒晓和他手中的那支竹剑一般,天地之间的空间亦已变得实质了一般,而他的竹剑就如同正在开辟这个天地间的空间一般,而且势如破竹,惊天动地,破天之势的剑气自那竹剑上汹涌而出,平平凡凡的竹剑上竟然祭出了不亚于任何一支天兵神器所发出的森然剑气。

“临——”

一声清脆柔美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挡在前面的五十名虚家弟子突然将手中的长剑举向了空中,一支搭着一支,当所有的长剑都搭在一起连成一个剑网之时,寒晓的竹剑夹着无比凌厉的剑气也刚好冲到。

“斗——”那清脆清柔的声音再次传来。第二次听到这声音,寒晓竟然有一种如坠深渊之感,这个声音仿佛根本就不是来自人间。

声音能脱俗而入仙者,仅此一闻。

那声音一起,五十支长剑形成的剑网突然倏地前伸,森森剑气如银河落霜。

寒晓制出的凌厉的竹剑剑气却丝毫未减,破空之势大作,“嗤——”的一响,与那剑网形成的剑气撞在了一起。

“倏咻倏咻……”

奇异之事出现了,寒晓的凌厉无匹的竹剑剑气撞在那剑网剑气上竟然如同刺在了滑不溜丢的圆形巨大盾牌之上,剑气向上下左右散泄而去,毫无着力之处。

寒晓固是大吃一惊,知道这一剑阵大有古怪,但却一刻也没有停留,剑气一泄,他人却已腾空而起,成角度跃起七八丈之高,先天真气流转,脚下再一蹬,凭空再升五六丈高,然后平平向山峰边缘凌空冲去。

“渔——”

那美妙的声音再次在空中响起,寒晓脚底下的数百人突然横空举剑,成四个方块形成四个巨大的剑网分别向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射去。

这些人或许功力并不甚高,但是此时以众人之力聚而施之,却在下方生出了一股无比强大的森然剑气阵。将下方除了中心点以外的四个方都布满了凌厉的剑气方阵。剑阵的中心虽处在白天日光之下,却看不见一点点情况,看到的只是闪闪发光的剑光,此阵竟然利用剑阵的威力将中心点完全遮蔽了起来,当真是奇才一个。

寒晓飞身向前,瞥见这些人只是封住了自己的下路,却没有顾及到上方,心中正自不解他们的奇异举动,突然一股无比强大的能量从他的身周除了下方以外的地方激涌而来,方自恍然大悟,原来上方的先天阵式早已经开启,他们早就料到自己有飞空之能,以先天阵式将上方去路封死,然后以奇异的剑阵将下方退路封死,如此一来,他只有逼落下地一途。

他的灵识放了开去,一时之间竟然也不能看透上方那先天阵式的变化,原先的正反五行玄武阵的阵式似乎已经发生了奇异的变化。听说那虚月蓉学究天人,贯通五车,乃是不世奇材,想必这些便是她的杰作了。他心中虽惊虽急,但对这虚月蓉却生出了强烈的斗心。心想:“老子号称天下第二,本来就没有人敢自称第一,难道我堂堂一个大男人还会输与他不成?”

斗心一起,体内的先天真气运转更加快速起来。

“渊——”

那美妙的声音第四次响起,寒晓低头望去,只见下方剑阵的中心有一道天青色的光芒闪过,下身以外的能量突然更加强大起来,使得他的身体不得不停在了空中,面对不知名能量的波动,他在没有办法对付的情况之下只得向下方降了两丈。

“嚯”的回头望去,只见欢喜乐佛和鸡冠道人都追到了剑阵之外,停驻在剑阵之外二十丈处不敢过来。而那个妖媚的快乐散仙却不见了人影。

下降之后,上方的那股奇异的能量似乎已经消失了。不过他回恢复记忆之后,此时与上方这股奇异的能量一接触,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那就是体内的两颗龙珠合在一起的那股能量不知道去了哪里,是丢失了还是已经完全融入了自己的体内?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底下发动阵式之人似乎并没有给他更多的时间作思考,他下降之势一停下,剑阵中心突然传来了一声娇喝。

“临斗渔渊——拢。”

声音甫落,底下的剑阵四个小方阵便刷的旋转了起来。剑阵一转动,剑阵中心便生出了一股无比强大的吸力,寒晓还没有回过神来,身体便已急速下降,向剑阵中心落去。不论他如何的使出先天真气想要提起身体,竟然不能凑功。

心下大惊,知道这才是发动此阵之人的最后目的,以剑阵的奇异之能,若自己不能参透其中之妙,只怕一落下只在倾刻之间便要被剁成肉酱。

但那吸力实是极大,此时他也没有一下之间想出应对之法,只有眼看着身体被剑阵吸了下去。

心念一转之间,他不控反进,突然长啸一声,与那吸力抗衡的先天真气放了开去,变提为坠,身体突然闪电般的下坠,向着剑阵中心刚才见到的天青光芒闪现之处扑去。

本書源自看書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