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51散03

第七卷 51 散03

第七卷51散03

他这一下突然改变策略,既突然又迅若闪电,剑阵中心那人似是没有料到他会如此,想要变阵之时,寒晓背着方灵素的身影已经扑进了闪闪发光的阵式中心,大吼一声,左掌凌空挥下,凌厉无比的掌力随之击了出去,力量中心所向正是刚才天青色光芒闪现的方位,而与此同时,右手竹剑竟然在空中连点九九八十一次,竹剑金光大盛,瞬间无数的竹剑剑气凌空击出。

而那剑气何去何从,是否凑功却非是他所关注之事,因为他的身形已经冲进了剑阵中心的亮光之中。

凌厉无匹的掌力所罩之处已达到了三丈方圆,这一掌他实已是使出了十成力道,先天真气的威力自是不同凡响,竟然毫无阻隔地穿过光阵进入到剑阵中心。而他的身体也越过光阵消失在空中。

一个身影,一个曾经让他心动的身影,一个还在片刻之前让他生出了无比斗心的身影。

淡淡的,淡淡的,一身青色的轻衫,无尽婀娜的身姿,脸上依然蒙着一层薄薄的轻纱,此时的她,正抬起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平静地看着从天而降的寒晓,没有一点恐乱之色,似乎早已算定寒晓会冲下来似的。

见她似乎竟然没有一丝要躲避之意,自己的强劲的掌力之下,如此娇弱的人儿不当场香消玉殒才怪。

下一刻,他便生出了怜悯之心,强劲的掌力突然变击为收,先天真气高速运转之下,倒也能应付自如,随即他一落在了她的身边,倏地伸手,便捉住了她的手,真气散开,气机已然将她完全锁住

入手但觉温润软滑,柔若无骨,握着她的手,顿时生出了无比怜惜之心,心神竟为之所染,不禁大为惊愕。不过他已窥天道,那种感觉只不过是一闪而逝,并不能真个影响到他。

不过虚月蓉虽落入他的掌握之中,却并不显得有丝毫的着急,只不过是在玉手落入他掌握之时眼中闪过一丝异样,余者尽是淡然。不过寒晓同时也发现了一件事,这虚月蓉竟然是不会武功的。这可怪了,身为虚家军的统帅,身为家传武学渊博的虚家人,竟然不会武?

不过想想也有可能,一个人不管多么聪明,脑子都还是有限的,这虚月蓉专心于学识,若是分心于武,只怕也不可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就。得失之间,本就与付出成一定比例的。

虚月蓉也不挣扎,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狡黠,方灵素突然道:“林兄小心机关!”

话声甫落,寒晓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吸力从脚底下涌来,紧接感到脚下一空,便与虚月蓉一起向下掉去。

不过他在抓到虚月蓉之时,从她没有一丝慌乱的神色便知必有古怪,不用方灵素提醒他也早有准备。在那一刹那间,他的竹剑突然划了一个圆圈,一股强劲的剑气透剑而出,击到了吸力中心和周围,借着这一股把弹力道,他提着虚月蓉便掠了起来,足下一点,身形电闪而出。

虚月蓉的脸色他此时没有看到,但是她被他捉在手里,在真气罩控之下没有一点挣扎的意思。

看到前方的剑阵可能是没有了虚月蓉的从中指挥,此时仍然在不停地转动着。无数森森剑脊在日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一直不作声的虚月蓉突然淡淡的道:“天临阵发动,你是不可能冲得出去的,你有上天之技,却没有入地之能,寒公子,你还是乖乖地留下来吧。”

“寒公子?你认得我?”寒晓一愣,刷地留了下来,反正那剑阵此时只是在外围绕转,并没有压缩主动进攻之意,他倒也不急。

“听闻三个月前,京国扶圣王寒晓寅夜从皇宫掠空而去,从此不见下落。而后曾先后在长江中游、川省、云省发现有类似于其人者,但不得而定之

。扶圣王寒晓,号称天下第一智囊,武功已臻化境,身高七尺六寸,黝面铜肤,双目渗睿,与公子你所不同者,惟脸上之腮胡也。先前月蓉尚在思忖,何人能有此神通,单枪匹马闯入我虚月蓉以天地玄机布下的正反五行玄武大阵却显轻易,而后再观公子于武道上的修为,数疑并析,遂恍然大悟,当今天下,有此能耐者,惟扶圣王寒晓一人耳。”说罢深深的看着他的脸,双眸中射出了奇异的光芒。

寒晓叹道:“先前初见蓉帅,便已自诩,天下能与我一战者,惟小姐一人耳。如今看来,传说果然非虚,仅观这天临奇阵,便是寒某未曾闻见之阵。”

“你……你是寒叔叔?”方灵素突然大吃一惊道。

“什么寒叔叔?”听到方灵素莫名其妙的一问,寒晓不禁一愣。

方灵素突然幽幽叹道:“家父方南雨。”

“方老哥!”寒晓一时间真是又惊又喜,数年未见方南雨,几年前还听他说过他有一女儿,也象他差不多年纪,想不到今日竟然在此相遇,当真是人生如处不相逢啊。不禁回头再看了方灵素一眼,只见她眉宇之间与方南雨果然有几分相似。不过旋即他又笑道:“咱各交各的,灵素妹子你我年纪相仿,叫我叔叔大可不必,若不嫌弃,叫我一声寒大哥即可。”

方灵素眼中闪过了一丝欢喜,道:“这不大好吧?”

寒晓笑道:“有何不好的,方老哥的女弟子华灵云还是大哥的妻子呢。”

方灵素眼中闪过一丝黯然,道:“是啊,寒大哥,这天临阵如此厉害,我们该如何冲出去呢?”看了他手上抓的虚月蓉一眼,惴惴道:“寒大哥,不若……”

寒晓似乎知道她之所想,笑道:“蓉帅乃天今天下的女中诸葛,我与她虽是初识,却也对她惺惺相惜,我对她只有敬重,若说挟持她而冲出去,在气势上寒大哥便已输了一阵,那却非我所愿。嘿嘿,蓉帅说我出不去,我就偏偏出去给她看看。”

说罢深深看了虚月蓉一眼,道:“我们出去再说。”身形再次飞掠而起,行进中未作思索,竹剑在到达剑阵之前三丈之时突然刺向了地面。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七卷 51 散03)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