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52散04

第七卷 52 散04

第七卷52散04

“刷—轰——”

金色的竹剑剑气以摧枯拉朽之势深深刺入地板之中,岩石铺就的地面在他这强大剑气的腐蚀下迸射而起,瞬时之间沙飞石走、天地变色。

竹剑剑气激起的碎石块如同炸药爆炸一般向左右两边迸射而去。爆炸的威力自然不同于单独的剑气那般集中在一起,天临阵的威力在于聚少而成多,面对这些四下飞溅的石块由于没有了虚月蓉的从中指挥,一时间竟然没有办法应付,瞬间阵式大乱。下一刻,便传来了乒乓声及一阵阵的惨叫声。

寒晓身形未停,背着一人,拉着一人,身形竟然未见慢了下来,轰隆隆的碎石爆裂之中,从中间穿了出去,手上竹剑如虹,金光大盛。

两个虚家弟子首当其中,挥剑来挡,“噼噼”两声,两把锋利长剑从中折断,寒晓手中竹剑左右一抖,“嗤嗤”两响,从两人的颈下划过,身形仍未见稍停,从两人的退开的空裆中快若闪电一般的冲了出去。

两名虚家弟子只觉得颈下一凉,在寒晓冲过之后才嘭嘭两声向后摔跌下去,眼珠子都突了出来

剑阵一乱,那些挡住了去路的虚家弟子实力一般,而此次寒晓由于手上多了两个人,自是不能象先前在山下助京国的探子撤离时的那般大开大阖的施展。

他以先天真气护住了两女,而另一股更为强大的真气则是贯注于竹剑剑尖,金色的剑气在竹剑上泛起达三尺,加之他出手如电,那些虚家弟子还没有来得及出手,身上要害之处已被剑气所刺,向旁边摔跌而去。

欢喜乐佛与鸡冠道人在远处看到的却是寒子拖着虚月蓉如入无人之境,在地上尺掠的身形根本没有受到虚家弟子的拦截的影响,不片刻,便已突破包围圈,向阵外飞掠而去。

虚月蓉看着他破阵自己辛辛苦苦训练出来的天临阵竟然如探囊取物一般,眼中开始露出了不安之色。不过看到前面还有一般她穷十年之参透《纵横卷》而创出的天临外阵,那是依靠天地自然的能量,配以虚家持有的一件天地异宝,再经过天地五行生克之理依地势而布,与正反五行玄武阵可合可分,她也是在寒晓救下方灵素向外撤退之时才开启的,虽说此时没有了她依能量变化进行调剂,便依然保有了外阵六七成的威力。心想:“但愿这最后一道屏障能阻得他一阻,不然让他把我从卡瓦格博峰之巅掳走,我虚月蓉这天下第一的称号也不用争了。

不过,下一刻,她便露出了又是失望又是迷茫的眼神。

因为她发现,寒晓在冲过天临外阵与正反五行玄武阵的联合能量合成防线之时,竟然没有一丝的阻隔,更让她感到骇然的是,以她未练过武的女子她都能感受到越是出得远了,四周汹涌的天地自然的能量向寒晓的身上聚拢得越快,到冲出两阵联防的外面时,寒晓竟然也如如鱼得水一般,整个人显得容光焕发,精神抖擞,似是刚刚吃下了催激药物一般。

其实寒晓先前虽然一直都在战斗状态,但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自己身体的奇异变化。自从恢复了记忆之后,他的身体的变化让他感到吃惊,龙阳先天真气依然在,而且已然更加精纯,数次的受伤之后的快速愈合,让他领略到了先天真气的无比奥妙之处。但是他很清楚的记得,在失忆之前,赤龙珠与炎龙珠两颗珠子的结合体已经深深融入了自己的印堂穴深处,与龙阳先天真气融在了一起。此时这两颗珠子的气息他却一点也没有发现,难道在自己返回前世之中已经失落了?亦或是在去见那玄光天尊的时候失落了?

在这里他感觉到竟然不能吸收外在的能量,龙阳奇经的异处不能得到发挥,因而使得潜伏在他体内的大量的仙凡之间的天地灵气得不到及时的吸收,在这一段时间的战斗中,他靠的仅仅是内行的龙阳真气少量吸收着潜伏体内的灵气

。但即便是如此,面对如此大的战斗消耗,他依然能够极快地恢复了过来。

在刚才突然由提改落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明白了是什么回事,原来是在这一个正反五行玄武奇阵之中,能量的流动变得极其缓慢,对于武道的修炼是极为不利的,除非有其他的办法将自己与此阵隔了开去,看来虚家之人一定另有他法。

一想到此节,以他对于先天阵法的了解,立即便有了破解之法,但是对于那天临内阵的剑阵却还是一筹莫展,若想冲出去,必须要控制住发动阵式的虚月蓉,如此一来,不但天临内阵的威力大减,天临外阵与正反五行玄武阵的配合也必将出现空隙。因此当虚月蓉引发地下机关之时,他不顾一切的要擒住了她。而听她的那一句上天入地之说,心里便更有了计较,一招暮地招招,以掘地之势摧毁了天临内阵剑阵的坚固包围圈。

寒晓携着她一冲出两阵联防体系,心中的郁闷之感早已荡然无存,不但是天地自然的能量此时他已经能够自由的吸收便是对于聚于他体内未曾消化吸收完全的仙凡灵气此时已然能够随他所用。

“蓉帅,寒某对你一见如故,心中倾慕凤仪,既然如今你落在我的手里,少不得要带着你与你详谈一番,还望莫怪。”冲出两阵之后,对于后面的追兵他早已视之为无,豪气顿生,当即对着虚月蓉笑道。

虚月蓉见他冲出两阵之防,早知今日一场比半斗自己终归还是输给了他,输赢已定,她倒是放得开了,淡淡的道:“公子擒住月蓉,只不过是为了上官翠羽等几人罢了,何必拐弯抹角,落到月蓉身上。公子要带月蓉去往何处,但请尊便即是,月蓉今日败在公子手里,却也心服。”

方灵素有气无力的道:“月蓉姐姐,小妹一直对你仰慕有加,此次同行,倒也有个伴儿,能与姐姐多呆一时,小妹也是欢喜得紧。”

虚月蓉淡笑道:“这句话倒还好听一些,寒公子,便去了吧。”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七卷 52 散04)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