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55散07

第七卷 55 散07

寒晓淡然笑道:“老妖婆,你看得出我是装有吗?你真是厉害,林某果然是装出来的,现在我已然全身无力,看来只有任你处置的份了。唉,想不到我林云一生风流,最后还是载在风流之上,只不过是你这么一个几百岁的老妖婆,真是不值啊。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却要死在一坨残腐的老花之上,真是悲哀啊。”

快乐散仙见他自认已然中了迷药全身无力,反倒是大为惊惕,前进的身子又自后退了两步,只在寒晓的两丈之外移动着,但是此时她的眼睛却没有一刻离开过他。脚下移动,嘴里可没有停过,呵呵笑道:“姐姐这朵花儿可不是残腐之花,虽然没有小姑娘的穴儿那般娇嫩,却也是紧窄得紧,待会儿一试你就知道了。”

目光最终落在了寒晓的**,只见那里顶起了一个大帐篷,如同一根巨大的柱子底下支撑着,只是寒晓的衣裤比较宽松,若是不注意看还真看不出。快乐散仙见到此状,突然呵呵的大声浪笑起来,道:“好弟弟,我还是差点被你吓住了,只怪我多心多疑,试想若是你药力未发作,此刻此处仅我一人,以你之功力,要打发姐姐我那还不是容易之极,看来你便是有功力在身只怕也是所剩无几了吧。**仙散天下无药可解,唯有**一途,来吧,让姐姐陪你体验一下欲死欲仙的神仙之欢吧。”

说话之间她已经连跨上了三大步,距离寒晓是越来越近了。

寒晓知道被她看穿——不,应该说是这老妖婆对自己的神仙倒极有信心,看她刚才目光所处,应该是看到了自己分身的变化。不过他脸上依然没有什么恐慌之色,脸色淡定,两掌虽自然下垂着,却已慢慢运起了不足三分之一的龙阳先天真气。

一丈五、一丈、六尺……

便在此时,快乐散仙突然一个飘移,身体斜往左移两尺,纤细的左手食中两指却如闪电般的弹向了寒晓腋下软穴。看来她虽相信寒晓中了神仙倒,却仍然怀疑他有再战之边。

“老狐狸!”寒晓低斥一声,三成先天真气运于右手掌尖五指,突然倏地如蛇一般的曲穿而出,在平途一拍快乐散仙的掌背,然后去势未停,沿着她的藕一般的手臂缠滑而上,拍向她的左肩。

寒晓在武道上的修为已达天道,此时虽然只有三分之一的功力,但却也是非同小可,快乐散仙的速度比起他来是差了一截,这一下变化突兀,她见势不对,身体一歪,向右方急闪,同时右手刷的抛出了三色彩带,。

她见势虽快,但是左肩仍然被寒晓右掌拂中,虽然避开了力道的中心,仍觉得骨头欲裂,身体为之一歪,向右边歪倒下去。

不过寒晓吃亏在同时要压制收压于丹田之处的**仙散的药力,而且他分身胀得极为难受,否则他刚才已然欺身而上,运三成的龙阳先天真气,只要正拍中快乐散仙,一样能让她失去再战之能。

这一下给了快乐散仙可剩之机,虽然小伤了她,但是却让她在倒下那一瞬间制出了彩绫。在不敢移动之下,三条彩绫倏的象三条花斑的毒蛇一般将他缠绕了起来。

“呵呵,原来你真是不敢动了。”快乐散仙脚下一蹬,身形向后飘了一丈,双足向后一顿,便即站稳,右手同时一扯,三条彩绫已然紧紧的绑住了寒晓。

她一站定便即右足再次一蹬,身形拔起,在空中双手连作缠绕之势,那彩绫就象是灵活的灵蛇一般,刷刷刷连续数绕,漫天的彩绫纷飞,片刻之间便在寒晓身上绕缠了十数圈。

这老妖婆兀自不放心,在落下之地左手“唰”的抛出一团粉红色的粉末,粉末在寒晓的上空散了开来,细若灰尘的粉末便落到了寒晓的头脸和身上。

这还不算,这老妖婆落下地之前,右手食中两指连点了十数之下,制住了寒晓身上十多处重穴,这才呵呵妖笑道:“如今你便是大罗神仙也不能逃出姐姐的五指温柔乡了。”

快乐散仙落下之后,在寒晓的身周绕了一圈,这才放下心来,只见他脸上依旧淡然,中了自己最后放出的这一些酥仙散竟然还不见倒下。走到寒晓的面前,点了点头道:“嗯,小弟弟,你真是不错啊,我这酥仙散乃是天下至阴之毒,不要说武林中人,但是修为高如方灵素等修真之人也是难逃一倒。你别看这药看上去是粉红色的,但是一浸水便变得无色无味,便是再厉害的人也看不出来。”

伸出手来在寒晓的脸上抚捏了两下,**笑道;“小弟弟,你的脸好有弹性呀。”说着捏了捏他的胸肌,荡笑道:“胸肌也很发达。”左手顺着从他的胸前滑下,虽然是隔着几层柔韧而滑腻的薄绫,寒晓却仍然感觉得到她那手指在自己的身上撩挠着。

他此时是有苦说不出来。刚才在他一掌拍中快乐散仙肩膀之时丹田处压制的**仙散药力便猛的要窜出,便知道自己药力一旦发作,虽然可以将这老妖婆击退甚至击毙,但**仙散的药力有可能一发不可收拾,到时在欲火冲烧大脑的时候,只怕真的只有要了方灵素两女。他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就是希望这**仙散是有解药的,而且就在老妖婆的身上,如此一来他便可拿下这老妖婆。

快乐散仙自然不知道寒晓修习龙阳经到达一定功力之后早已是百毒不侵,若不是这**仙散并非属于毒药一类却也不能迷得到他。

“这死老妖婆……”寒晓牙齿紧咬,差点跳了起来。随即便传来了快乐散仙**荡的笑声:“哎哟,小弟弟,你的资本可不是一般的雄厚啊,这是我见过最强大的物事了。”

只见她的那只玉葱般的手此时正抓着寒晓的分身轻轻的揉搓着,脸上的**荡笑意更浓,眼中射出了强烈的**。

寒晓若不是想着这丫的老妖婆是一个几百岁的人,在思想深处想着此妖魔恶心至极,早已不能忍得住被她如此挑逗的刺激了。不过长此以往也不是办法。他不得不承认这老妖婆的手上功夫确是了得,片刻之后,在老妖婆的挑逗之下,再加上她的嘴里不时的发出了一种似融入人的心里的呻吟,他的分身不听话的更加强大坚硬起来。

“姐姐,这**仙散真的没有解药吗?”寒晓强忍着马上发难一掌劈了她的冲动,淡淡的道为。

“好弟弟,你终于叫我姐姐了,我好开心,不过你真能忍啊,姐姐的这一手招阳十八撩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男人能支撑到第十撩,现在姐姐已经用到第十撩,你竟然还能忍着问我这个问题,真是让人心疼呀。”快乐散仙突然放开了拔弄他分身的手,笑盈盈的站直了身来。

“不过,姐姐现在还不想告诉你,姐姐先去看看里面两位小嫩芽怎么样了,待会儿若是你侍候姐姐舒服了,姐姐让你把她们两个一起吃了。”说罢给寒晓抛了一个媚眼,盈盈的(如此**荡的女子能做到这种动作当知其修为之深了吧)走进了洞中。

看书罔小说首发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