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57散09

第七卷 57 散09

“吼——”

“啊——”

那是充满着**的男人的吼叫声以及女子被强行刺破甬道惨叫声。寒晓一下强攻,粗大而坚硬的分身毫不容情的刺进了快乐散仙的神秘之穴中,一刺到底,不留一丝空隙,那种又辣又痛的感觉让她不禁大声的惨叫起来。

快乐散仙虽然为人**无比,但毕竟在没有真力的情况之下的身体也只不过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凡人罢了,在强大的寒晓面前,她第一次品尝到了被人予强的痛苦。

她虽然已经活了几百岁,但是由于修炼的原因,肉身却宛如二三十岁的少妇一般,加上其修习的是吸阴**,甬道比之平常的妇女还要狭窄一些,在没有任何前奏的情况下,甬道内干涩难行,碰上寒晓非同凡人的资本,那种感觉简直就象是被一根带刺的粗大木棒生生插入一般,痛苦之状可想而知。

她身上的冷汗在巨痛之下涔涔而下,感觉到寒晓的分身象是发了疯一样在她的甬道内象是没有感情的兽类一样粗暴的进出着,她的身体不堪重击,几欲昏厥过去。

而寒晓的情况却是恰恰与她相反,在**仙散药力之下,他的全身除了**欲,再没有一丝的其它意念,干涩的摩擦并没有让他觉得有任何的痛苦之感。反倒觉得自己每大力的进出一次,便有一股阴凉的感觉从分身传入到入体内,心里便好受一分,因此他是毫不怜惜的狂轰烂炸着,这也是他在**仙散药力完全暴发的那一刹那间所想到的,他知道自己的能力,以没有真力的快乐散仙一人根本就不可能让他解得了如此厉害的媚药。后面他必定还是要收了方灵素和虚月蓉两女,但是两个都是未经人事的处子,若是第一个便找她们,一定会对她们造成巨大的身体伤害。

对于方灵素,自是无话可说,她不但是自己心仪的女孩,同时也是忘年之交方南雨的独生女儿,在没有其他办法可想的情况下,他能做的便是让她的痛苦减到最小;而虚月蓉目前与他虽是敌对的关系,但是却是他所敬重的少数人之一,正所谓对手难妥,无敌最是寂寞,一般往往只有敌人才会最了解自己,在卡瓦格博峰上的对弈虽然他是稍胜一筹,却也是有些险胜,对于一个没有武功在身的女孩,光凭一些功力远远低于自己的人结阵便能让自己差点吃了苦头,这样的人在这个世上应该是很少了——或者说已经没有了。因此对于虚月蓉,不管到时是为了救她还是救自己而破了她的元贞,他一样不想让她太过痛苦。

他修习的龙阳经乃是天地间最为纯正的双修之法,其中一样有着邪功的过程,只不过是被阴阳的互补之道所填补。此时在他疯狂的与快乐散仙**之下,体内的龙阳真气一样飞快的流转了起来。

前文已经提过,龙阳经的奇特之处是在运动中竞双修之功,讲究的是有情有欲,**结合,心灵交汇,最终而达水乳交融之境。其实这龙阳经还有一个对修炼之人更大的好处,那便是固守元阳,在修炼之人未清醒之下,不能运用龙阳真气打开阳关,那是永远不会泄身的,但却可以在与女子的**之中不断吸收她们的身上的阴气来调理自己的身体,有些类似于邪功中的采补之道。他的想法是从快乐散仙的身上吸收到一定的阴气,暂时调理体内狂窜的阳火,到时自己体内的**仙散虽不一定可解,但却可以让自己的脑子恢复一部分清醒,如此一来,便能解决虚月蓉和方灵素两女的问题。

他发了疯一般的挺动近半个时辰之后,同时也吸收了快乐散仙体内大量的阴柔之气,脑子果真已经渐渐清醒过来了。只是体内的欲火却没有一点消退之意。

同时他也发现从快乐散仙身上吸收过来的阴柔之气竟然精纯无比,这让他有些想不通,试想这丫的老妖婆如此**荡,身上的阴柔之气应该不可能与那些少女先天阴柔之气一样的精纯的。

其实他不是修真一系的人,不知道其实女子修炼的目的便是为了永保容颜,肉身不灭,最终达到仙人之境,成就长生不老之梦,而这些都是需要精纯玄阴之气来养护身体,这就好比一个年轻的女子,若是她过多的消耗自身的身体机能,一样容易老化的道理是一样的。因此,快乐散仙能够几百年来还能保持着如此成熟的风韵,其所修炼的功法自然也是以修炼玄阴之气为准。

玄阴玄阳之气,本来就是天地间最为精最纯的先天之气。

不过,她还是有些低估了快乐散仙之能,这成精的人物,经过几百年而不衰落,自是有其一定的本事的。在经过先前一段时间的痛苦抵迎之后,她竟然开始适应了过来,洞穴之中开始润滑,腰臀慢慢的配合起寒晓的进击,嘴中亦渐渐轻吟出声来,竟是苦尽甘来之境。

“小弟……弟……你真是……太……强啦,若是……你能让……姐姐……这般……死去……姐姐……也愿了,啊——”在寒晓从未停偈的快节奏之下,她舒服而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腰臀的迎合也更加积极了。她自然不知道寒晓的龙阳经之妙,说这些话的时候本来就是有些胡言乱语了。越往后面,她所体验到的快感就越强大,清醒的她不得不佩服寒晓。虽然她不能施展吸阴**,但对于这种事情的经验自然不是寒晓可比的。

但是她并不知道寒晓此时竟然借助她的玄阴之气清醒了过来,而更为可怕的是,她没有发现随着她体内玄阴之气的渐渐消逝,她的身体也在慢慢的发生着变化。

寒晓头脑清醒之后便已经发现了这一点,那就是发现这老妖婆的皮肤正在以微小的速度老化着,错非是他已达天道二阶之境亦难以发现这些,听罢她的胡言乱语,寒晓嘿嘿笑道:“你丫的老妖婆,你想的倒是美了,等我把你弄死的时候,只怕你身体已经变成一具可枯尸了,别让老子一辈了有阴影,以后一干这事就想到这镜头,那不得影响老子一辈子的‘性’福。”

“你……你竟然能够清醒过来?”她大吃一惊,同时仔细观察自己的身体,果然如寒晓所说,正在慢慢的发生着老化,这下她不禁骇然失色,惊叫道:“你你……你是谁,为何会吸阴之法。”原来她的功法也是叫吸阴**,却是以吸收男子的玄阳之气来调理自己修炼的玄阴之气,若是自己的身体发生变化,渐渐老去,那就是自己苦苦修炼了几百年的宝贵的玄阴之气正在慢慢的流失,先前她处在极度的痛苦之中,而后双被巨大的快乐所掩,加上寒晓吸收的速度并不快,而是吸收一点便在体内中和一点,如此一来,她竟然在这过程中感觉得到一点点,此时发现,已然有一半的玄阴之气为寒晓所吸收。

寒晓捉住她的腰肢,大力顶入,“啪”的一声,与她肥硕的臀部亲密接触到了一起,嘿嘿笑道:“你下去问阎罗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