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58散10

第七卷 58 散10

扶在她腰上的右手突然并指点在她的后背灵台穴上,这一指蕴涵了他八成的龙阳先天真气,快乐散仙骇然惊呼一声,不过声音一出口便没有下文,寒晓从她的身体里退出,拉过她的衣裳盖在了她身上。

这一代妖姬,就这样有声有息的逝去,不知道是对谁的讽刺。

寒晓只是微微呆了半晌之后,**仙散药力作用之下,体内的欲火却更盛了,此时他除了头脑清醒之外,其他的似乎都不大听自己的指挥了。

刚才与快乐散仙疯狂的时候倒是没有太注意到,此时一退出来之后,方灵素的难受的呻吟声如金蚕蛊虫一般的刺进了他的心脏,而虚月蓉微弱的却清晰可闻的娇喘声一样是那样的挠抓着他的心。

转身看去,虚月蓉的状态与方灵素刚开始时的状态是差不多的,衣衫退去了一半,粉红色的绣着黄菊的肚兜已经有一半敞开,盈盈可一握的酥胸露出了一大半,在她的不断蠕动之下,少女圣峰上的那一点嫣红若隐若现,更是撩人,而她的素裙也已经撩了起来,粉嫩修长的**闪着秋水凝露一般的光泽,眼眸已然没有了先前的清醒之意,红色的血丝布满了整个眼珠子,看着寒晓直想扑过来。

方灵素的情形更加恶烈一些,她的外衫已不知何时被她甩在了一边,翠绿色的肚兜儿已然完全解开,只有一条红色的小绳连着挂在玉颈之上,两个浑圆玉润的少女山峰如卡瓦格博峰上的雪峰一样的圣洁诱人,两座山峰顶点的两颗嫩蕾已然因为药力站了起来,犹若两颗娇娇欲滴的樱桃,闪烁着诱人的光泽。而她的罗裙已经被她掀了起来,**如兔,粉臂似藕,翠绿的小裤亦被她撩起,一只手在下身神秘之处不停的自我抚慰着,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寒晓,眼眸中射出了母狼一般的血**芒。估计是刚才看到寒晓与快乐散仙的一战,她心中的所有**完全被引激了出来。

寒晓一走上前去,她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还没有到她旁边她便扑了过来,只不过到得一半便软倒下去,寒晓忙自伸手接住了她。入手处但觉一片滚烫和滑软,他的欲火更浓,当下强忍着粗暴的冲动,解下了她的罗裙,少女那神秘的芳草地带如火一般的灼烧着他的双眼,灼烧着他的心。

把罗裙铺好在地上,让难受的呻吟着的方灵素平躺在衣衫之上,然后覆在了她那具滚烫的柔软娇躯之上,还没有行动,方灵素已自动分开了两腿予他方便,而他的分身异常熟悉的顶住了少女的神秘之处。

经过这一段时间药力导引和观战对她的刺激,她的神秘之处早已然如黄河泛滥一般,分身很容易的便滑进了她那狭窄的甬道两寸之处,顶到了一层薄薄的膜,那是一个少女最圣洁标志,全身无力的方灵素身体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在这种刺激之下,她的娇躯开始较大幅度的扭动起来,**上迎,想要把寒晓的分身吸了进去。

不再犹豫,寒晓伸手扶住了她的纤细小蛮腰,用力一挺,“嗤”的一响,便刺破了那一层薄膜,占有了她那从未经人开耕的津田,温暖、滑润却又极为紧凑的感觉瞬间传遍了他的全身,他不禁“啊——”一声佩服的低吼起来,少女的阴柔与他的阳刚此时已然完全的混在了一起。

“啊——”

一时的疼痛却不能盖过**仙散药力带来的欲火,得到阳刚的铺陈,方灵素似乎亦开始有了力气起来,竟然不顾初初**的疼痛,纤腰一挺,将丰腴的臀丘迎了起来,配合寒晓的刺进。

寒晓一只手伸到她那浑圆玉润的臀丘之下,狠狠的抓住,另一只手抚上她少女如雪峰一般的双峰,感到柔软而富有弹性,同时俯下身来,印上了她的樱唇,腰部开始用力的挺动起来,每一次的深入,那一种紧凑之感都让他体验着欢快与清爽。那种少女的阴柔和快乐散仙那一种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

一时间,洞中春色无边,低吼声、呻吟声、娇喘声不断,一曲由**仙散而引发的肉搏之战正在上演着。虚月蓉听得如痴如醉,手上的动作更加的大了,似是嫌那粉红色的肚兜太过碍事,一下便将之扯了下来,露出了两个似仙桃一般盈盈一握的酥胸,眼睛却盯着寒晓和方灵素两人看,手上却不闲着,两只手在自己的酥胸上动情的抚弄,两座小山峰在她的抚揉下不断的变幻着形状,嘴里不停的低吟着。她的玉峰是属于那种小巧型的,但并不是那种飞机场之状,这估计与她本身的智商有着莫大的关系,正是所谓的“胸大无脑”之类的说法吧。

不知是**仙散的药力太过霸道还是方灵素的体质异于常人,寒晓连续运动了大半个时辰,她还是不见有醒转之意,这让头脑清醒却欲焰高涨的寒晓很是想不通,方灵素体内的玄阴之气已经有很大一部分与他的阳刚之气融合在了一起,看到旁边的虚月蓉那情形,若是再不得解,估计会欲火焚身而亡,这不是他所愿看到的。

想起快乐散仙的话来,心中一动,想道:“难道一定要与我体内的阳精融合之后才能解?”当下便有了主意,一边运动着一边运起了龙阳真气,让玄阳的真气与方灵素体内的玄阴之气汇合,在两人的体内运转开来,片刻之后,他通过有目的的控制,在方灵素再次达到高点之时从分身放出了一部分的阳精,果见方灵素大叫一声,全身颤抖起来,两人一阳一阴两种天地间的玄气终于合在了一起,虽然不能象与华灵云她们以身心交汇的双修那样,却也让终于取得了效果。

方灵素大叫一声之后,突然张开双臂紧紧的抱住了他,从那力度来看,寒晓知道,就连她原先中的那些酥仙散亦已全都得解了。只觉得她体内的真气在那一刻突然如泄洪之水一般飞窜了起来,与他体内的龙阳先天真气汇合一起,飞速在两人的体内能过寒晓的分身运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