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61迷心符

第七卷 61 迷心符

第七卷61迷心符

方灵素仔细的帮她穿上了衣裳,感觉到她真的是似乎全身没有一点力气。

“谢谢妹妹!”虚月蓉低声道。此时寒晓已经穿好衣服走出了洞去,洞中就剩下她们两人。

“蓉姐姐,你打算怎么办呢,你已是寒郎的人了,难道你还要跟他做对,还要带着虚家精兵去造反吗?”方灵素扶她挨着洞壁坐好,这才问道。

虚月蓉的眼中射出了柔情,不过却有一丝忧虑之色,轻声道:“现在此事估计不是我能够控制的了。寒……他刚才的那一声长啸仿似是来自于西天如来神殿的警世神钟,只怕现在那些中了老夫人的迷心符的人都已醒过来了,此时虚家大军估计会大乱,不要说造反,只怕占了七成的那些人现在已经反过来要与虚家为难了。”

“迷心符?”方灵素不解的道。她虽然听说过纵横卷之事,但是其中的内容却不得而知,因此并不知道迷心符为何。

“迷心符是纵横卷附卷中控制人心的一种符,除了以药物来影响人心之外,还要配以各种虚幻的东西,人心一旦为其所惑,若没有大的变故一般很难清醒过来,只会为了制符人所安排的前赴后继,死而后已的去向着一个目标前进

。本来当初发明这种符咒的前辈本意是用之来对付那些愚昧无知、冥顽不灵的人,不料纵横不慎为老夫人所睹,她对附卷中的这些异篇极感兴趣,看着看着竟然学着用了起来。真正说来却是姐姐我之罪孽。当初是我擅自打开问月阁取出了纵横卷,姐姐从小便对这些痴迷若狂,两岁识字,三岁自阅经典书籍,五岁便已阅遍家中所存兵书略籍,从小便立志做天下第一兵法大家,七岁那年让我无意中得知问月阁竟封着《纵横卷》此旷世奇书,便偷偷的潜进去偷了出来看,由于那里是虚家禁地,虚家治家极严,向无人敢违反,因此竟然无人发现。姐姐一得到这卷圣曲,便惊为天书,深深的迷恋其中。近百年以来我们的虚家中人都是野心勃勃,却也没有想过要开启问月阁取出纵横卷来。到后来姐姐才知道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此书的神奇之处。此书可说是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乃至各种兵法战略、奇门阵法无不包罗,可谓是古往今来逐鹿天下的第一奇书。想不到……”虚月蓉脸上露出了戚戚之色,后面的话她没有再往下说。

“事已至此,趁着大错未铸成,月蓉,你回去劝老夫人收手吧。若是你们能主动求降,我还能求皇上对你们网开一面,否则,你们虚家将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寒晓突然走了进来,凝视着她的眼睛,缓缓的说道。

虚月蓉迎着的目光,也没有退避,虽然脸上红霞如潮,但是她看着寒晓的眼睛却是一眨不眨。

从他的眼里,她看到了真诚,看到了温柔。两人凝视片刻,虚月蓉突然道:“月蓉相信你。”

方灵素实在有些想不通,为何她到了这个时候还要考虑那么久才决定相信了寒晓的话。

寒晓却知道,当一个人曾经沉溺于无数的诡谋异计之中不能自拔时,是很难以真心去相信一个人的,即便这个人已经变成了她的男人。

寒晓转过头来对着方灵素道:“灵素,你在这里照顾一下月蓉,我去找此吃的东西回来。”

方灵素乖巧的点了点头。寒晓转身便走出了山洞。

呼吸着梅里雪山里不带着一丝污染的清新空气,寒晓闭上了眼睛,认真的感受了半晌,只觉得这世间的万物,都已在他的掌握之中。感觉到不远处正有两只不算很大的野兔奔跑而过,他身形如轻烟一般的掠起,在矮树林中脚不沾地的穿梭着,瞬间便赶到了那两只野兔的后面,曲指一弹,两缕指风倏地射出,“嗤嗤”两响,两只奔跑中的灰兔便倒在了地上,“吱吱吱吱”的挣扎了数下,便即不动

“可怜的小兔啊,可惜我比你还要可怜。”寒晓嘿嘿自语着将两兔抽起,身形再次一晃,下一刻,便出现在了矮树林右侧不远处的湖泊边。

双掌在两只野兔的身上一抹,不消片刻,两兔身上的毛便被他以掌火烧尽,然后取出竹剑来连砍带削,不片刻便把两只野兔去破肚去肠,放入湖中清洗干净,又砍了四根拇指大小的树枝叉上,一手拿着两兔,另一手一路拾柴飞掠而回,在洞口外面生起火来,在两头搭了架子,将串好的两只野兔放在架子上烧烤起来。

“哇,好香啊,寒郎,你放的那些是什么东西呀,怎的贱妾从未曾见过呢?”方灵素被香味引了出来,手里扶着虚月蓉。

寒晓笑道:“也没什么,这是胡椒粉,烧烤的时候放一些,能去除膻味,吃起来更觉脆口。我就好这调调,所以常带有在身上。”原来他与上官翠羽等人一道,一路上常抓些野鸡野兔来烤了吃,他的烤制手法独特,上官翠羽最是喜欢吃他烤的野兔,每次都能吃时都会赞不绝口。有时寒子都怀疑,那丫头是不是喜欢的是他的手艺而不是他这个人,几乎每到深山野林的路段,都会催公孙无情等人去打猎,而她则是与寒晓两人坐在那里休息等候,虽然没有别的事情发生,但寒晓知道这丫头是想多与自己单独呆一会儿。

“ok,可以吃了。”寒晓从架子上将两只野兔取下。

“什么讴歌?什么意思。”虚月蓉奇道。

“没有,就是这野兔一定很好吃,待会儿你们吃了,一定要讴歌它们一番,以对我手艺的肯定。”寒晓呵呵笑道。心想:“这刚恢复记忆便又想起前世之事,嘿嘿,英语也出来了,倒也有趣得紧。”

“古里古怪的。”虚月蓉心里暗道。

寒晓将一只兔子的两边大腿撕了开来,一只递给一个女孩,而他自己则是撕下了前腿啃了起来。

“哇,寒郎,这兔肉的皮好脆,肉好滑好嫩啊,寒郎,你的烧烤手艺真是太棒了。”方灵素一边大口吃着一边赞道。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七卷 61 迷心符)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