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63心战

第七卷 63 心战

第七卷63心战

寒晓下到峰下之时,方灵素正坐在一块石头上发呆。

“灵素,在想什么呢?”走上前去轻轻的捉她的柔荑柔声道。

“寒郎,蓉姐姐回去啦?”方灵素脸微微一红,低下头去,将话题岔了开去。

“嗯,送她回去了,走吧。”见她似乎并不想说,他也不再多问,携起她飞掠而去。

梅里雪山山脉的一个山谷里,此时鼓声震天,杀阀之声大盛,一支约两万人的军队被光着膀子的七八万人围堵在了山谷之中,双方已经进行了三次交锋,人少的一方的个人实力要比人多的一方要强得多,一人独战两三人也还能勉力支撑。

但人多的一方除了占了人多的优势之外,还有一点就是气势,此时他们可以说是群情激愤,大有不把人少一方的主帅擒来剁了誓不罢休之势。

“虚弄月,给老子滚过来,你们虚家他妈的使用邪术让我们给你们卖命,尚好天神震怒,发出了醍醐之音,让我等清醒了过来,否则岂不是个个都变成了要抄家灭族的京国大反贼?”一个高大魁梧的大汉站在无数的火把之下,向对面的军阵大声叫喊着。

“对啊,现在外面明城官府已经将你们的骗人伎俩都公布出来了,全云省的百姓都知道是你们虚家弄的鬼,你们虚家人狼子野心,竟然想要颠覆大京朝廷,自己做皇帝,当今天庆皇帝乃是圣德明君,又有扶圣王寒王爷的铺佐,早晚会成为最强大的国家。姓虚的,快快滚出来受擒,我们要把你拿去交到官府那里请罪,以示悔意,求得皇帝及圣王的原谅!”另一个大汉接着大声喊道。

双方三次交锋,可谓各有死伤,一时间却也难分出胜负来,这些中了迷心符清醒过来的兵将们便有人展开了心理战。

只听先前那人又喊道:“不错,对面的兄弟们,虚家人狼子野心,把我们也拉下水,试想朝廷什么时候亏待过我们百姓了?自从扶圣王寒王爷实行新民政策以来,大京国百姓均都解决了温饱,生活水平也得到了大大的提高,全国上下,小孩有书念,穷人有救济,真正的做到了农民有田地来耕种,每一个百姓都能住自己的房子,老人也有人养,就算是孤寡的老人朝廷也一样的赡养他们,这样的皇帝我们能够去反他吗?弟兄们你们说对不对?”

“对,对,对,不能反,不能反

。”数万人随即同时喊声,那气势自是可想而知。

接下来,负责心理战的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一来一往不断的给对面那些还支持虚家精兵灌输着他们的思想,还别说,此时竟然有很大的一部分人心里开始动摇了。

“放屁,虚家才是真正的真龙天子,虚国在三百年前就是南方一大国,……”对面见势头不大对,便也派人出来大放噘词,只是他们的理由自然要苍白得多,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效果。

“数百年前的弹丸小国,也敢到如今大京国来自称真龙么?真是自不量力。”一个声音从天空中传来,寒晓携着方灵素此时立于空中,在皎洁的月光下,但见他长发飘飘,脚踏虚空,而方灵素白衣飘飘,那绝世的容颜便是在黑夜里也能令得天地为之失色。两人飘于虚空之中,仿若神仙中人一般。

“神仙!神仙……”

下方的两支军队都不禁又惊又喜的大叫起来。

寒晓从上方瞥见虚弄月此时在大军之中亦是抬头上望,虽隔了百十丈,但他还是看得很清楚,他的脸色甚是苍白。

“嘿,灵素,看相公千军之中擒主帅。”寒晓对着身边的方灵素微微一笑,携着她闪电般的扑下。

虚弄月这边大军看到“神仙”冲他们扑来,均吓得纷纷大叫起来,连连后退。

寒晓就在他们纷纷闪避之间,象一溜烟般的飘入千军之中,虚弄月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感到全身一软,已然落入他这手中。寒晓再次拔空而起,在虚家精兵的惊呼声中,将虚弄月“嘭”的一声丢到了醒悟的百姓身前。

“你……你是何方神圣?”虚弄月自然不相信这世上真有神仙,软爬在地上,瞅着寒晓骇然问道。这人能在千军万马之中轻而易举的将自己擒下,若想取自己性命,只怕也是易如反掌吧

“神圣不敢,不才寒晓,皇上御封扶圣王便是区区。”寒晓的声音低却洪亮,数万军兵无不一字不漏的听到了耳中。

“扶圣王来了……”

“他是圣王……”

……

“罪民参见圣王,求圣王治罪!”先前说话的那人首先跪拜下去,大声叫道。紧接着地下便跪了黑压压的一大片。跟着先前那人大声的说出了同样的话。

寒晓看了那人一眼,温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跪伏在地,恭敬的道:“罪民张洪朝。”

寒晓点了点头,缓缓的道:“你等都是受了迷心符之害,这点本王早已查明,其主责不在你们。”

说罢看了他们一眼,突然沉声道:“但是,”看到数万人均竖起耳朵来,面露紧张之色,他这才淡然的道:“迷心符若要起作用,首先便与你们的心有关,心志不坚则不守,因此尔等也是要负上一定的责任的。要朝廷不追究你们的参与谋反之策,估计有一定的难度。”

“罪民愿意领罚,任凭朝廷发落,只求圣王能够放过这七万一千三百五十名受惑的百姓。”张洪朝跪伏于地不敢起来。

寒晓看了他一眼,见他不似作假,心想:“此人倒也难得,只是却有点天真了,若是真的追究,难道你一个人的脑袋能够换得了这七万多人的脑袋不成?不过刚才瞧此人在心理战之中倒也甚是机灵,加以磨砺,将来一定也是一员大将。”便道:“你叫张洪朝?”

张洪朝内心忐忑的道:“罪民正是张洪朝。”

寒晓淡然道:“你觉得你一人受罚竟然能抵得住这数万人之过吗?你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

张洪朝也不是笨人,一听之下冷汗涔涔而出,埋下头去簌簌发抖,连道“不敢不敢”。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七卷 63 心战)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