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65直取西域

第七卷 65 直取西域

寒晓向清怡、清闲两女看去,清怡淡然道:“方师妹你去吧,我和你清闲师姐回到放云峰会跟师尊说的。”

方灵素应了一声,寒晓道:“那好,事不宜迟,虚家之事只能过后再处理了。灵素,我们走吧。”

当下与清怡、清闲两人道别,飞身而去,向北方掠去。方灵素祭起手中宝剑,一道青光闪处,只见她一跃而起,便向寒晓所去的方向追去。

清闲低声道:“师姐,你看出来了吗,似乎方师妹的真法进境已大大的不同了。”

清怡淡然笑道:“那是方师妹福缘深厚,碰到了寒施主,此刻只怕已修至肉身不灭之境了。”

清闲啊了一声,仰望两人逝去方向的天空,脸上露出了仰慕之色。

从卡瓦格博峰到西域,一路上尽是崇山峻岭,少有人烟,便是有也是稀稀落落,甚是分散。加上心急雪儿公主之事,寒晓也不惧被人看见了惊世骇俗,一路上尽是以飞行之术赶路。

方灵素见他忧心忡忡之样,心里甚疼。这日,两人在一条小溪边休息,寒晓打了两只山鸡,匆匆的清理干净之后便生火烤了起来,不过明显的心不在焉。几次都是方灵素提醒他那一边糊了他才记得翻转。

“寒郎,给我来吧。”方灵素从他的手里接过那两只山鸡,放在火上自烤了起来,见寒晓烤过几次,多多少少也学得一点了。

一边翻转一边问道:“寒郎,灵素见你似乎很在意公主殿下,你们的感情一定很好吧?”寒晓从来没有跟她说过雪儿公主之事,而且外间也没有传闻,就算是有,象她长期呆在放云峰之上,也不可能听得到。

“是啊,雪儿公主对我情深意重,此次若不是偷偷跑出来找寻我,她也不会为贼人所俘。”寒子有些恍惚的道。

方灵素又问道:“那雪儿公主一定很漂亮、很可爱的吧,反正眼下急也无甚用处,寒郎,能跟灵素说说你跟她之间的事么?”

寒晓苦笑着看了她一眼,问道:“灵素,我的事你知道多少呢?我现在都有很多妻子了,你真的不在意吗?”

方灵素柔声道:“只要寒郎你心中有我,便已足矣,其他的都是世俗人的看法,灵素不管。”只怕她说出这句话之前,早就想过了这个问题了吧。

“得妻如此,我还有什么话说。”寒晓心里一叹,便又从她的手里接过一只山鸡,一人烤一只,一边烤着一边说起雪儿公主的事起来。

一个满怀深情的述说,一个静静的倾听,故事还没有说到一半,两只山鸡便已经烤好了。

寒晓递过自己亲自烤的、已把表面的飞灰处理好的那一只给方灵素,并帮她撕开了一只鸡大腿,自己却拿过她手上的那一只,撕开便吃了起来。

一个简单的细节,却尽显他的细心与体贴。方灵素不禁又是一阵感动,她自己的烧烤水平自个儿知道,与寒晓这个“大宗师”级别的比起来,那自是相差到天边地远的。

就这样,两人一路飞行,也不是很分昼夜,反正就是累了就休息,休息的时候寒晓就会把自己的故事跟方灵素说了,当然,他的传奇故事就是一天一夜也不一定说得完,不过却也成了两人在路上唯一可以分解忧虑的话题,当然,方灵素有时也会说起她自己的故事,但也不外乎如何从小在放云峰上长大,如何跟母亲修炼,又如何与师兄师姐们相处。至于她与父亲的事以及父亲和母亲的事,却说得很少,并非是她不愿说,有很多东西父母似乎都不想告诉她,她只知道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便已分开,他父亲在她小的时候还一年来看她一次,到得她越大,来看她间隔的时间也就越长,基本上到她懂事之后,也只见过父亲四次面。而且唯一感动欣慰的是,父母倒是没有在她面前争吵过什么,对她一直也象是宝贝一样的爱护和疼惜。

“不过,我知道,他们一定有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情,也许那才是他们分开的原因,其实我也隐隐猜得出,我母亲当年并没有出嫁之意,至于为什么她最后却嫁给了父亲,我真的不得而知。母亲的心思大部分还是放在修炼之上。”一天,说到父母之事,方灵素幽幽的道。

寒晓轻轻的将她拥入怀中,柔声道:“其实每一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秘密,有的时候,他们保守着这个秘密,并不一定是怕别人知道,也许他们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也许,他们是怕心中的秘密会给自己的亲人、自己疼爱的人带来更大的伤害。灵素,有时不知道也不一定不是福的,只要他们都对你好,都是疼你爱你的,若非必要,过去的事就让他们过去吧,也许,有些东西悄悄的来,悄悄的去,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方灵素依在他的怀里,倾听着他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嗯了一声却道:“寒郎,你说的话有些太深奥了,我听的不是很明白,不过我知道你的意思。以后多了你一个人疼我,我才懒得去想那么多呢。”又道:“还有那么多未见过面的姐姐们。对了,寒郎,你说姐姐们会不会不喜欢我?”

寒晓拿手指轻轻一刮她的鼻尖,轻笑道:“你的姐妹们都很好的,每个人之间都相亲相爱,哪会出现你说的那些情况,何况你灵云大姐还是你爹爹的徒弟呢,她疼你还来不及,怎么会不喜欢你。就你这小丫头爱胡思乱想。”

方灵素嘟嘟嘴道:“人家这不是没见过她们心里紧张嘛。”寒晓俯下头来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笑道:“好了,放心啦,没事的,睡吧,明早我们一大早赶路。”

“嗯,寒郎晚安。”方灵素撑了起来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才微笑着躲在他的怀里闭眼睡去。

这一日,两人终于来到了西域地界,因为不知道雪儿公主的确切消息,因此两人便改飞行为步行,以便方便联系先他们而来的武林人士或是大内侍卫。

本書首发于看書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