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68摆架子

第七卷 68 摆架子

第七卷68摆架子

两人说话之间,小二哥也把酒菜端了上来,寒晓今天的心情还特好,一边吃着一边跟她聊天,说些江湖上的趣事,一对“小夫妻”倒也其乐融融。

待得小二哥来收碗盘结饭菜酒钱之时,寒晓又给他打了赏,小二哥自是千恩万谢,不在话下。寒晓这才趁机问道:“小二哥,你们这里的生意平时也这么好么,连客房都能住得满满的。”

小二哥得了他两次打赏,嘴巴便象是抹了蜜一般:“公子,小姐,你们有所不知,这一段时间以来中原来了不少人,因此客栈才这般拥挤的,否则若是天天如此,我们老板还不笑掉了大牙去。不过这些中原人来得甚是蹊跷,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我看两位都是高贵之人,若是没什么特别之事,最好还是不要到处乱跑,以免发生甚么意外。”

寒晓笑道:“多谢小二哥提醒,我们会注意的,对了,小二哥,现在店里住有中原人士么?若是有,我们进出之间也好多留个心眼,莫的凭添麻烦。”

小二哥小声道:“有的,昨天就来了一批,都是二三十岁的小伙子,有七八个人呢,身上都带着刀剑之类的兵器,看来都是有些功夫的,不过他们今儿早就出去了,也未见退房,现在还没回来呢。公子小姐进出之时该多加小心才是,听说中原人都野蛮得紧,动不动就提刀杀人,眼睛都不眨一眨。”

方灵素轻哦了一声,寒晓不动声色的道:“是么,原来中原人这么凶残呀,不过我听一个朋友说过中原的京国现在可是好得很,百姓们的生活不但富裕了,而且官府的政策也好得紧,现在连做贼的人都少了,几乎做到了夜不闭户,听他们说了,说中原有一个叫什么寒什么来着,妹子,叫寒什么来着啦那个圣王的?”他转过头来问方灵素

方灵素忍住笑道:“好像叫寒晓,是京国的扶圣王。”

寒晓一拍大腿道:“对,就是扶圣王寒晓,这个王爷听说甚是亲民,出台了一系列的惠民政策,使得……,小二哥,怎么我听到的跟你说的中原人是不一样的呢?这就怪了,小二哥,你听谁说的?”他把中原最美好的一面简短而生动的描摹在小二哥的面前。

小二哥一愣道:“真的有那么好吗?夜不闭户,那要怎样的人心才能做到啊,象我们这里,别说夜不闭户,就是晚上栓好了门都得小心遭了贼呢。唉,其实我也是听我们大食国的官爷们平时来喝酒吃饭时闲扯的,作不得准。公子小姐你们先歇着,小的去帮小姐看看沐浴的水弄好了没。”说罢便退了下去。

待得小二哥一走,方灵素便“噗嗤”一笑道:“寒郎,想不到你还会给自己吹嘘,也不害臊。”嘴里说的虽然是取笑话语,望着他的眼神却满是温柔和崇慕。

强大的、有本事的男人,从来都是少女们心目中的英雄。

待得方灵素沐浴完,寒晓换了一身较干净的衣服,到登耳城里转了一圈,果然发现有很多的中原武林人士在登耳城中出现,有很多都是各大门派的弟子,看来是应方南雨之邀前来营救雪儿公主的,在没有得到方南雨的确切消息之前,寒晓并不想与他们正面接触。但是京中的派来的高手他倒是没有见到一个,这让他很是奇怪,心想难道他们都集中在一个地方,以卓大哥的为人,他不可能会这样做,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他们全部出动打探消息了,而若是有留在登耳城的,也是行事低调,不落人耳目。

果然,待得他在天黑前赶回客栈的时候,刚好赶上了小二哥说的那七八个身上带着刀剑的青年人,从他们腰间凸出的腰牌状物,寒子一眼就看出那是宫中侍卫的腰牌。

一共是八个人,看他们风尘仆仆之样,应该是刚刚打探消息回来的。不过他们行事也是甚为低调,身上的衣服也是各不一样,显得甚是普通,乍一看上去,跟一般的武林人士没有什么区别

寒晓看着他们进了人字的两间客房之后,这才赶回天字二号房,然后告诉了方灵素这几人的房号,给了她一块金牌,让她持牌去唤一个人上来见他。

方灵素依言而为,不过却不知道他为何行事这般摆架子,见就见吧,直接去找他们不就行了。

来到下面人字房,方灵素按着寒晓说的那个房号敲了敲门,便听见里面传来一个警惕的声音:“谁?”

方灵素没有作声,又敲了两声,过得半晌,才看到一个青年将房门打开一条缝来:“姑娘你走错门了吧,我们并不认识你。”

方灵素将藏于袖间的金牌巧妙的在他面前一亮,那人眼神一颤,赶紧打开门请了她进去,然后把门关上,单膝跪下,恭声道:“卑职御前二等带刀侍卫容赋参见小姐。请小姐赐牌验核。”

方灵素想不到京国的侍卫还有这些规矩,这些寒晓并没有跟他明说。当下只好把那块金牌取出交到这个叫容赋的侍卫手中。

房间里除了容赋之外,还有三个人,其中一人坐在一张椅子上,似是在闭目养神,另外两人则是站在他的旁边,对于方灵素这个天仙般的女子进来竟然能做到目不斜视。而对于容赋的验牌之举也是有些漠然处之。

方灵素并不知道这些都是寒晓在两年前向卓风逸提出的建议,在没有确定对方身份之前,宫中的侍卫是没有必要对对方行礼的。

容赋仔细验看了那一块金牌,待得翻到后面一看,瞬时面色大变,几乎是惊呼出声:“圣王令牌!”

那个似乎一直在闭目养神的青年人突然呼的站了起来,那一刻,方灵素见到他眼中精光闪烁,眸中露出了狂喜神色,然后急匆匆的走了过来,恭恭敬敬的从容赋的手中接过了金牌,然后跪下,这才敢翻过来看,不过他没有容赋看的那般仔细,只是看了一眼便已明了,大京圣王令牌,那是打死他他也不敢不认识的。

双手恭敬的捧着令牌递到方灵素的手上,才恭声道:“卑职京国御前一等带刀侍卫傅青参见姑娘。”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七卷 68 摆架子)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