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70白玉塔

第七卷 70 白玉塔

“小兄弟,我们曾两探布拉尔山,但山上守卫竟然已成连锁之势,但凡重道要塞,均有很多的魔教弟子把守,牵一线而动全山,可见魔教之势。”方南雨道,“而且,布拉尔山三面悬崖,只有一条路上去,大队人马强攻之法恐难凑功。”

寒晓道:“老哥之意,是我们不宜强攻?”

“不错,而且我们此番前来的虽然均为朝廷中的精卫和各派的精英,但是魔教千年根基,不容小觎,我们一旦败落,只怕反倒失却了小兄弟你圣王之威势,我觉得,此事还需从长计议才是。”方南雨不无担心的道。

寒晓哈哈笑道:“老哥之意小弟知晓,不过大丈夫战便战矣,败亦何如?胜又何如?那却非我等考虑之事,一字记之曰:战。再说也未必便见得我们会输了。”

“败亦何如,胜又何如?在战不在果。小兄弟胸怀果非是我等可比。”方南雨惭愧的道。

寒晓微笑道:“那却也不然。只是此地乃西域,我们若想调动大队人马,只怕很难,圣教在西域影响力极大,大队人马要想进来估计西突厥、大宛、大食三国不会坐视不理,一场战争便在所难免,一打起仗来,何年何月才是尽头,我们不可能让公主殿下在此受那么久的苦。午时我们上山,却也是堂堂正正,我以扶圣王身份拜山,若是受阻,唯有强登之,理在我方,胜败亦在,又有何惧之?”

“哈哈,尔等京国蛮族,就你们几十人也想到布拉尔圣山撒野吗?”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洪亮的笑声,众人抬头望去,只见一条人影踏尘而来,手上提着两个人,笑声方落,他便到了头前。

“嘭嘭”两声,两条人影从他的手中飞起,摔落在他与中原诸人的中间。

众人凝目望去,却是在前方作哨的五人的其中两人。

“哈哈,达罗老兄,还是给你抢先一步,洒家来也。”一个同样甚是洪亮的声音响起,另一条人影亦是踏尘而来,却见他左腋夹着两人,右手提着一人,来势如电,话声刚落,便听得“嘭嘭嘭”三声,那三人亦摔在了先前那两人身旁,正是守在后方的五人中的其余三人。

先前那人乃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四旬五六的大汉,但见他双目炯炯有神,脸色红如关公,站在那里如同宝塔一般。身着一袭灰色布衣,前胸敞开,露出了前胸黑麻的胸毛,腹部胀鼓,仿若铜头罗汉。

后头那人,则是一个腰肥体胖的大和尚,脸上无须,皮肤油亮,看不出他有多少年纪,一脸的笑容,一双大耳下坠,宛若笑弥勒一般。

被他们摔在地上的五人,均是双目紧闭,摔地未发出一声叫,但是脸色尚红,显是被他们点了晕麻穴所致。

远处,两拔人马一拔大约有百人左右成两排飞快的飞奔而来,看他们步履轻盈,一步一步之间的间距几无相差,可见都是身怀不俗武功之辈,不片刻,踏踏声中,纷至沓来,立于先前到达的那两人身后五丈之处,均未作声。

东方旭日初升,如带着梵音般的阳光照耀在西域人奉若神明的布拉尔圣山之上,霞光万道,圣山如同被沐上了一层淡淡的圣佛神光,在朝阳之下,显得甚是平和安详。

布拉尔圣山上平静如常,不见有魔教教徒走窜,似乎对于山下发生的一切视如未见。而昨晚寒晓吩咐下的战书,距离到点之限也不过两个时辰,魔教对此似乎一点也不放心上,偌大的布拉尔圣山静得就象是佛门清静地一般,山上还隐隐有梵音飘荡而来,给这西域圣山掩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布拉尔圣山的后山,有一座独立的山头,山虽不高,却尽是灰白色的泥土,山上寸草不生,远远看去,就象是一个巨大的玉石,与周围的绿草山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这座玉一般的山上,有一座纯以汉白玉砌成的宝塔,塔高二十一丈,每块汉白玉长、宽、高均为六尺四寸。塔身成八角状,各对角相距均为十三丈。

白玉塔共分三层,第一层以九根巨大的白色晶石柱子顶着,如同擎天玉柱一般。地面则是以泛着璀璨光芒的紫晶石铺就,在旭日之下,如紫气琉金,神秘而又庄严肃穆。

二层是一个巨大的葫芦状的塔体,以极其巧妙的建筑手法把一块块巨大的白玉石砌连起来,相互之间光滑如为一个整体,在阳光之下瞿瞿生辉,光彩夺目。三层则是一个葫芦尖形状,尖顶似高入云端,与天接壤,整个玉塔如神邸一般的存在着。

一阵阵梵唱的佛教经文自白玉塔的二层传来,在初日圣光之下透着一股神圣,远远的向四周飘荡开去。

在二层葫芦塔体的中央,有一个巨大的“卍”形佛教标志,在“卍”记号的四个角,分别盘膝坐着一个面色枯槁的西域老僧,口中以梵文讼念着佛教经文,予人安然祥和之感。而在“卍”佛记的中心点的佛盘荷花座上,一个白衣女子双眼微合,宝相庄严,似已入定,如雪般的肌肤泛着一层圣洁的金色光芒,仿若观音坐莲一般。

在“卍”佛记的四周,分别盘坐关九个番僧,分按九宫之位而居。里外十三个番僧均是面色肃然,宝相庄严,嘴唇蠕动之间,一句句艰涩难懂的梵文佛经不断的传出,纷纷向处于“卍”中央的少女飘荡而去。

而在正前方,有一个巨大的莲花佛座,后面是七彩佛背光,在莲花佛座之上,坐着一个看上去大约二三十岁样的面目清秀的青年僧人。只见他双手缓缓捏拿佛诀,交叉于胸前,口中念念有词,片刻之后,双手突然前举,两道金色的光芒自他的佛诀空处迸射而出,射向了二层玉塔的顶端中央之处。

这二层玉塔的顶端中间处原本有一个看似虚幻的椭圆形孔洞,此时一碰到那两道光芒,虚幻的孔洞便慢慢的变得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