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卷75春回 梦醒嘻笑人生大结局

第七卷 75 春回梦醒,嘻笑人生(大结局)

“霍教主客气了,小王不请自来,倒是显得有些唐突了。”寒晓淡然一笑,“想不到灵童圣僧原来是这般年轻,小王一路走来,看到布拉尔圣山到处一片祥和,甚合佛家空灵之境,霍圣僧是功不可没。小王往日曾与明真大师论及佛道之别,道及境修缘随,知晓修为与环境有莫大干系,看来霍圣僧已然领悟佛教真悟,当真可喜可贺。”

霍拉堤微微一笑,“观圣王道心溢彩,想来距得正大道之期不远矣,那才是可喜可贺之事,小僧修为尚浅,佛教真意博大精深,言及‘真悟’两字,小僧那是愧不敢当的。”

寒晓微笑道:“霍教主谦虚了。至于小王,凡心太重,只怕此生得正大道那是无期了。这不,雪儿公主乃是小王至爱之一,前几日承蒙教主厚意请来布拉尔圣山做客,小王与公主久未相见,心中实是想念得紧,摁捺不住相思之情,便亲自前来迎接公主回国。唉,象小王如此之人,如何能得正大道。”

霍拉堤微笑着双手合十,“昔日黄帝参阴阳而飞升,成就大道之巅,数千年来一向传为佳话,小僧观圣王神彩,肯定又是一个黄帝,我西域佛门也有参观喜禅的,小僧虽然弗参,然对这男观女爱之事从未有异歧之心。天地、阴阳、男女本来就是上苍赐予自然、制约平衡之道,若是人人都弃之,只怕不用二三十年,人类便要从此绝矣!”

寒晓哈哈大笑道:“今日得闻霍圣僧此言,小王便不虚此行。痛快,痛快,哈哈……”

方南雨和卓风逸两人面面相觑,想不到一个是大京国的王爷,一个是在西域如神一般存在的圣教教主霍拉堤,两人一碰在一起论的首先便是这**之事,恐怕此事传出去,天下少有人信的吧?

不过方南雨细思霍拉堤之言,却也不无道理,试想若是人人羞于论阴阳,最好之法是男的出家做了和尚,女的也出家做了尼姑,如此一来,不用三几十年,一个个老死而去,人类从此灭绝也并非空想空谈。虽然这些只是理论上之事,然却是千真万确的真理。

感叹之余,方南雨不禁想起放云峰上的那个她,“她过得好么?在修炼之余,她会偶尔想到我么?”一时间,他竟然痴了。

“公主可是在里面?”笑罢,寒晓指着白玉塔问道。

“殿下确在塔中。”霍拉堤双掌再次合十。

“教主,教主……这……这怎么回事?”便在此时,霍拉堤身后的九名番僧突然骇然惊叫起来。

寒晓与霍拉堤同时顺着他们的目光望去,均感不可思议。

目光所聚,只见后山满地的秃山白土却在此时生出了无数的绿草嫩树,瞬时之间,满山皆是无边春意!

“阿弥陀佛,七彩莲母归,白玉秃峰退。两圣会布尔,天下归一回。”一个洪亮的佛号传来,一个老番僧缓缓的从远方行来。

霍拉堤嚯然转身,面现激动之色,“师尊……”

寒晓则是嘴里喃喃着刚才这老番僧所吟的四句诗,“七彩莲母归,白玉秃峰退。两圣会布尔,天下归一回……”

老番僧行进之间似缓实快,一步之遥竟有二三十丈,不消片刻,便已到了众人面前。霍拉堤后面众僧纷纷见礼,敬称“松布师祖”。

“师尊,徒儿以为你早然得道飞升,害得徒儿伤心了好长时间……”霍拉堤此时是泪流满面,哪里还是先前那个事事淡然,侃侃而谈的西域之神。

这老番不是别人,正是霍拉堤的师傅松布禅师,也是西域上一代圣僧。听到霍拉堤之言,松布禅师淡然道:“痴儿,佛心何在?”

霍拉堤一愣,顿时平静了下来,脸色趋于平淡,双手合十,“多谢师尊教诲,拉堤记住了。”

松布禅师目光落在寒晓的身上,“道友道虚内蕴,道心已成,以双十之龄,有此成就者,古来不作第二人选,今日得见道友,贫僧可安心去也。”

霍拉堤给寒晓介绍了,寒晓见这老僧整个人就如同一个虚影一般,肉身虽在,却如同虚幻,心知必定是即将磐捏飞升的高僧,忙自见了礼,微笑道:“大师谬赞了。只是小可有一事不明,还请大师醐灌。”

霍拉堤微笑道:“圣王可是问我师尊那四句隐诗之意?”

寒晓道:“不错。”

霍拉堤微笑道:“圣王既知灵童之事,便该知圣母之事。有圣母而方有灵童,我教历来如此传袭。而七彩莲母则是三十三世灵童才会归位。先前小僧与众僧人以佛询圣诞之法已然请得七彩莲母归位,这天传第三十三世灵童的七彩莲母,便是贵国的雪儿公主殿下,所袭者,乃是圣王与公主殿下的二公子。”

看到寒晓三人均现出愕然之色,松布禅师双掌合十,“阿弥陀佛,这白玉山满山白玉乾土,唯有七彩莲母苏醒可解,白玉春回,天下归一,两圣相会,便在此期。”

寒晓心想:“这西域佛法当真是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若不是我亲眼所见,只怕很难相信。嘿嘿,我竟然是西域第三十三世灵童的老爹,这西域灵童在西域有着帝王一般的地位,即便现在不统一,等我儿子出世,还怕你们不归附。”想到此节,他心里大爽,却不知古来成大道者,又有哪一个有他这般的龌龊之想?唉,看来现代人受了近代思想的影响,流氓习气不管跑到哪里,经过了多少年,总还是难以磨砺得干净的。

“晓哥哥——”

正在他内心yy之时,一个白色的身影从白玉塔内扑了出来,紧紧贴进了他的怀里,那熟悉的声音,还熟悉的荷莲般的味道,不是他的雪儿公主还有谁来。

只是身为七彩莲母的她,苏醒之后,依然是他小鸟依人,惹人疼爱的美少女。

也不顾有他人在旁边,寒晓捧起那如雪的脸庞,滚烫的厚唇印向了那如脂玉丹朱一般的润唇,两人均沉浸在幸福的快乐拥吻之中,融化,融化,似乎想要把自己融入到对方的身体里面。

爱到深处,自己的一切都是他(她)的,是水溶化了泥,还是泥融入了水,又有甚重要、有甚区别?

午时阳光明媚,骄阳照耀在两人的身上,泛出一道道乳白色的光芒,光芒之中又飘起了一缕缕乳白色的气体,慢慢的向四周散去,片刻之后,漫山遍野的花草象是雨后春笋一般冒芽成长,当两人爱的润唇分开之时,已然是满山红映白影,花香醉人。

“哇,晓哥哥,怎么会这样?”雪儿公主兴奋的拍手叫了起来,红润的脸蛋,月眉如画,琼鼻似浆,与天上的仙女一般无二,寒晓不禁痴了,“雪儿,这都是因为爱,晓哥哥对你的爱,还有你对晓哥哥的爱!”

雪儿公主秀目盈珠,轻轻的偎入他的怀中,呢喃道:“晓哥哥,雪儿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儿!”

两人出到后山山口之时,霍拉堤等人都在外面等候,只是松布老禅师却不知去向。原来两人拥吻之时,他们便已悄悄退了出去。当然的,他们也见证了爱的伟大力量,那满山遍野的花草就是最好的见证。

从此,布拉尔圣山的后山不再叫白玉山,而是叫**之山。

霍拉堤率布拉尔圣山上的所有僧人亲自将寒晓和雪儿公主送到山下,恭送他们离去。

一场本以为会是惨烈异常的布拉尔圣山之战却只止于山脚,亲于爱之山,传于天下。

“灵素姐姐,你什么时候才来京都呢,雪儿会想你,晓哥哥也会想你的。”方南雨受寒晓与霍拉堤两人话语之感,决定到川省放云峰去见星玄道人,方灵素做为他的女儿,自然希望父母能够在一起,因此自然地也要跟他一起回放云峰。临别之时,雪儿公主对这个刚认识不久的漂亮姐姐甚是不舍,不禁露出了小儿女态。

方灵素轻捉着她的柔荑,轻轻的在她的耳边轻语了片刻,雪儿公主呵呵娇笑起来,“姐姐,雪儿支持你,不能那么便宜晓哥哥!”

寒晓见她们两个笑得甚是古怪,不禁问道:“两个小丫头又要想什甚么坏主意来算计我了?”

雪儿公主笑道:“灵素姐姐说你若想迎娶她过门,须得经过放云峰飞燕阵,她此番回峰,便是叫山上的师姐师妹们想法子来对付你,晓哥哥,这回你可有难了!”

寒晓嘻嘻笑道:“这事容易,我寒晓是什么人,还怕她们那几个小鸟阵,灵素,你就等着我的十六抬大轿把你接回来吧!”

方灵素轻笑道:“那就看你的本事了,我的师姐师妹们可没我这么好哄的。”

雪儿道:“灵素姐姐,到时我也要去看看,我好想看看晓哥哥出糗之相。”

方灵素呵呵娇笑不已。

寒晓则是顿时无语,心想公主这丫头向来诡计多端,以后她做了自己的妻子,看来自己的日子也不会得安宁了。

与方南雨、方灵素道别,在中原群雄也都各自离去。卓风逸等大内侍卫则是护着寒晓和雪儿公主两人一路东进。

这一日来到大食国边境,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远远传来,卓风逸等人忙自列阵准备应对。

寒晓举目远眺,只见那是一支轻骑部队,看样子大约有四五百人,穿的是统一的服装,那是他再也熟悉不过的服装了——浅色迷彩军服,那是京国特种部的专供服装,便笑道:“不必紧张,那是我京国的特种部队。”

看到轻骑最前面的两人,寒晓眼睛一热,对卓风逸道:“我与公主先过去,你们慢行。”拉起雪儿公主便飞掠而去。

“雪儿,前面那两个一个是苏洛姐姐,一个是郭仪心姐姐,想不到她们会亲自带了特种部队来救你。”寒晓搂着雪儿公主一边飞掠一边介绍道。

由于他飞掠的速度太快,雪儿想要开口说话都说不了,只得感动的点了点头。

看到寒晓抱着一个少女飞掠而来,苏洛和郭仪心两人均是面现激动之色,郭仪心一挥手,后面跟着的几百骑兵尽皆勒索停马,稀呖呖声中,满天飞尘嘎然而止,轰隆隆的铁蹄声亦在一瞬间静了下来。只有两女的铁骑依然不停,反而是双腿一夹,催着马儿跑得更快了,一直到了大约三四丈处,两人才飞跃下马,向着寒晓两人的方向飞奔而来。

“首长……”

四人几乎同时停住,寒晓将雪儿公主放了下来,苏洛和郭仪心两人莹泪纵横,但却因有公主在旁边,只敢唤他一声首长,但眼中的思念、担忧、激动之情,莫不显露无遗。

“苏洛、仪心,这是雪儿公主。”寒晓忍着扑过去抱住她们的强烈**,指着雪儿公主介绍道。

“参见……”

两人刚想跪下行礼,雪儿公主已经冲了过去将她们两人扶起,“两位姐姐莫要多礼,以后雪儿就是你们的妹妹,我们都是晓哥哥的嫔妃,晓哥哥说过的,大家不分彼此,一视同仁,两位姐姐休得再给妹妹行此大礼,妹妹承受不起。”

苏郭两女看到爱郎公主都无恙,早已满心欢喜,此时再听公主如此通情达理,心中更欢。

在众军之前,寒晓也不好与两女太过亲热,问起别后情由,这才知道,寻找自己之事与先前龙五龙六两人汇报的一般无二,只是雪儿公主被掳一事,郭仪心知道之后自动请樱,带领一千多名特种部队追随寒晓父亲寒成忠的西征大军出发,分成三拔人马直讨大食、大宛、西突厥三国,而郭仪心和苏洛则是组成了五百人的奇兵,从大食国境内突破进来,直向布拉尔圣山进发,郭仪心用兵如神,已然尽得寒晓之韵,加之特种部队武器精良,一路行来,五百特种部队不过折损了二三十人,便已冲过了大食国境,进入西域魔教的管辖区域,哪知一出大食国进到魔教地域不到两日便碰到了他们。

看着两女餐风宿露,千里奔波的憔悴之样,寒晓自是心疼不已,话起别后情由,三女再度落泪,幸亏苍天有眼,有情人终于再度相聚,而看到昔日主帅平安回归,特种部队的军人们亦是同样兴奋不已,一番欢聚,不在话下。

待得他们一行人缓行至大食国境内之时,霍拉堤教主的示和贴已经传到了大食、大宛、西突厥三国,三国纵有不服之心,但是一来惧于圣教教徒遍布三国,一旦造反,将会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二来寒成忠率领的五十万大军虽分三批人马对他们进行了强攻,但京国部队武器精良,兵将又多为骁勇善战之辈,十多天打了下来,三国均是损兵折将,而京军之中更有一支神秘的部队,人数虽少,但却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他们的军中对军中重要将领暗杀,自开战以来,他们的军中智勇之将折损近三分之一,若是再打下去,只怕有灭国之险,此时圣教和贴,其实刚好给了他们一个台阶下,就此讲和,战火就此平熄。

五年后的一个晚上,京都一个体育馆内,中间搭着一个巨大的舞台,体育馆里人声鼎沸,足可装下两万人的体育馆里座无虚席。

舞台四周灯火辉煌,各种各样颜色的灯五彩纷呈,雾灯、探照灯、射灯、彩灯布置得与现世的豪华舞台一般无二。

舞台之上,一群穿着超短裙的伴舞少女在现代摇滚乐队设备劲乐伴奏之下摇首摆姿,臀波乳浪劲暴全场,惹来了场下众多好色之徒的嘶声呐喊,手中的莹光棒奋力挥舞着,巨大的呐喊声似乎要把整个体育馆掀翻起来。

这是小**娱乐公司旗下清纯女歌星纯纯全国演唱会京都站的第一场演出,也是异世京国的第一场流行歌曲个人演唱会。

数十名青春美少女劲舞之后,万众期待的今晚演唱会的主角,青春美丽、清纯无敌的陈纯纯小姐终于粉墨登场,只见她身着露颈肚的暴露彩装、七彩稻草超短裙在强劲的伴奏舞曲之中摇摆着出场了。

如神仙般的娇颜、高挑的身材、饱满的酥胸、晶滑的小腹、浑圆的臀胯、修长的**,在五彩缤纷的灯光下闪现出既纯又野的无敌青春美少女的形象。

手中拿着京国刚刚申请了专利的第一代“迈克风”,甜美的声音在摇曳的身姿之下清晰的吐出,全场的沸腾首次达到了至高点,观众们的声音都嘶哑了。

嘿嘿,这全靠小**娱乐公司的宣传做得到位,使得每一个进场的男女fans们都渴望一睹这第一代流行歌曲歌后的风采,意**的男人还有渴望被男人意**的女孩们疯狂呐喊,对这第一个由小**娱乐公司生产出来的美少女偶像致以最疯狂的行动支持。

“靠,34、22、34,好纯纯,果然是超标准的美少女身材。嘿嘿,老子培养出来的第一代女歌星就是他妈的得瑟!”台下最前排,坐着一个约莫二十六七岁的帅气青年,亦是一副猪哥样盯着陈纯纯大肆yy,下面宽松的长裤的帐篷已然高高耸起。

陈纯纯一首超美的流行歌曲和其独特的纯情加性感装束蠃得了满堂之彩。

那帅气青年待得她唱完第一首歌,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手捧一束鲜花走上台去,将鲜花送到了纯纯的手中,趁机给了她一个“深情”的拥抱和热吻,并将嘴巴凑在她耳边小声道:“纯纯,今晚陪我吧!”说着放在她后背的双手刷的滑下,在她那浑圆的两座臀丘上狠狠的抓了一下。

陈纯纯粉脸一红,红唇轻咬,小声道:“谢谢老板!”

她是这青年一手培养起来的第一代歌后,这青年的真正身份她虽然不知道,但却知道他很有钱,有钱的男人哪个妞儿不爱?何况还是长得帅的男人!因此她早就心生倾慕,只盼着有一日能成为他的女人,从此富贵荣华,享之不尽。

突然,天空一阵哗啦啦的巨响,十多个巨大的鸟状黑影在闪烁的灯光下飞扑而下,在众人的一阵哗然声中,十几个劲装绝美少妇一人驭着一只巨大的风筝从天而降,然后将风筝丢弃一旁,齐声道:“相公(寒郎、晓哥哥),你要给我们再找姐妹,须得我们众姐妹三堂会审,全部通过才行,若想在外面乱采野花,休想!”

——————全书终!

告读者:小丁会在闲时写一些补充的“**荡”后记,交待一些读者想知道的内容,会在公众章节公布。

这是小丁的第一部小说,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文中不足之外在所难免,希冀大家体谅,小丁会在以后的作品中去克服。

请大家支持小丁正在连载的第二部小说《修龙阶》!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