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战典

第30章 落幕,中央星

第三十章 落幕,中央星

“那,,那张家仙器居然碎了。”众人望去,只见地上,墙上,到处都是那仙钟的碎片。

众人看向刘灿的眼神变了,有忌惮,更多的却是贪婪。

“呵呵,,天才,真是天才啊,老夫承认不是你的对手。”张家老祖已经站了起来,只是那形象让人不敢恭维。

“虽然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忘了一点,这是我张家的底盘,这是我张家统治的天钟修真星。今天我们就算是不要脸了,也要把你陨落在这。”张家老祖一脸疯狂的说道。

“哈哈,你是想用人多欺负我???哈哈,,逗死我了。就凭这些歪瓜裂枣?哈哈”刘灿嚣张的大笑道。

“这张家好不要脸。。。”“你找死啊,不要乱说话。。”观战的人群里也是议论纷纷。

“结阵,给我杀了这个小子,他现在跟我一样重伤了。”张家老祖喊道。

刘灿冷笑着看着正在结阵的张家众人,看他们结完了才说道:“既然你们要比人多,那我就让你们看看到底是谁人多。现”

空间一阵波动,刘灿的身边瞬间出现了500道身影。

“怎么可能,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人。”

“这,这些人的修为好高。”

“天啊,这些人都是度劫期啊。还有一个我根本看不透。这些高手到底是怎么来的。”

观战的人群中出现了嘈杂的议论声。

“来人,马上去查下这个人的底细。”

“你们马上回去通知门里,把这一却都如实汇报。让门主定夺”

“你们现在就把消息传回去,记住,不要企图去查这个人。这个人只能结交,不能开罪。把这人的气息也传回去,宗里的小辈都给我看好了,谁要是得罪了他,那就自己去死吧。去吧”

各方势力都因为刘灿展现出来的力量动容了,而张家的人现在都是一脸的死灰。

“哈哈,比啊,你们不是人多吗?来啊,你们不来老子来。给我杀了他们。”刘灿冷冷的下令道。

半个小时,只用了半个小时,张家人就只剩下了一个老祖,其他人全灭。

张家老祖全身颤抖着,看着刘灿的眼神充满了恐惧和仇恨。

刘灿慢慢的想他走了过去,张家老祖见刘灿向自己走来,大声的威胁道:“你不能杀我,我是灭神宗的弟子,我的师傅是6劫散仙。你要是敢杀我,我师傅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杀了我将会招来无限的麻烦。”

刘灿冷冷的说道:“你当我傻吗?放不放过你结果都一样,不放过你可能会更糟。你还是安心的去吧。”说完一道神火打出。

看着张家老祖灰飞湮灭,刘灿盘膝恢复,1号等500机器人守护四周。

刘灿恢复完后,收了1号等机器人,就向传送阵走去。

经过好几次转折刘灿终于来到了银河系中央星。从传送阵走后,刘灿就傻傻的看着外面的一切。

传送阵所在的地方是中央星最大的古城中央天城,一出传送阵就是一股厚重和古老的感觉袭来。

抬头望去,在那天空中更是有大大小小的悬空阁楼。周围的建筑里都传出了空间波动,这说明了这些建筑里应该都布了虚弥空间阵,加大了建筑里的空间。

“小子,快点下来。那来的土包子,挡着做死啊。”就在刘灿发呆的时候,后面响起了一个阴冷的声音。

刘灿也不生气,走下了传送阵。

“前辈,你需要引路么?我对中央天城非常熟悉,我可以为你引路。还可以给你介绍城里的一些基本信息,1天只需要一百块下品灵石。”就在刘灿走下了传送阵后,一个忠厚的年轻人就迎了上来说道。

刘灿打量了一下这个年轻人,这人居然有金丹期修为。忍不住心里感叹“大修真星就是不一样啊,一个向导都是有金丹期修为。”

刘灿点点头说道:“好吧,你带我去好一点的客栈吧。”

那年轻人高兴的说道:“谢谢前辈,前辈请,前面就是我的飞舟。前辈可以叫我陈实。”说完就带路向前走去。

刘灿有点好笑,怎么老是遇见一些奇葩名字的人呢。

跟着陈实走了一会,就来一个放满了飞舟的地方。陈实招了招手,一只飞舟就飞了过来。

“前辈,请”陈实弯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刘灿进了飞舟后,在后面的一排位置上坐了下来。

在飞舟里面,飞舟是透明的,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的建筑。

刘灿很好奇的问道:“这东西真不错呢,虽然炼制手法一般。但是这创意真不错呢,这是谁炼制的?”

陈实道:“呵呵,前辈好眼力,据说中央天城里所有的飞舟都是炼器天宗炼制的,然后拿出来给专门让我们这些人为人引路的。100灵石我们只能得到10块,呵呵。”

刘灿心里一乐:“好家伙这不就是地球的出租车嘛,还有的哥,,哈哈,这炼器宗莫不是地球人穿越来的人开的吧。额~~~~。这还真有可能。”

飞舟大概飞了半个小时,陈实的声音就传来了:“前辈,这里是迎真楼。在城里也算是中上级的客栈了,您看怎么样。”

刘灿向外看去,只见是一座三层小楼。刘灿感觉到这楼里空间波动很大,里面的空间应该不小。就点点头说道:“恩,就这家吧。我们进去吧,我还有点事要问你。”

刘灿说完,出了飞舟,向着楼里走去。陈实连忙收了飞舟跟了上去,刘灿可还没付钱呢。

刘灿走进店门,一个小二就迎了上来,居然也是金淡期的。

“前辈,住店还是吃饭。”那小二恭敬的问道。

“吃饭,也住店。给我找个位置吧,随便来两道招牌,在来壶你们这最好的酒。”刘灿随意的说道。

小二引着刘灿和陈实,来到了一个靠窗的空桌坐下。然后上了酒,菜。

“陈实,坐,跟我说说最近的大事吧。”刘灿说道。

“前辈,我站着说就是了。”陈实受宠若惊的说道。

“坐吧,陪我喝两杯。别推迟,否则不给你车费,哈哈。”刘灿开着玩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