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战典

第66章 逃

第六十六章 逃

整个古战场,在教皇降临的时候,所有魔武位面的高手的开心得不得了。而修真者却是一个一个的绝望无比。

但是,在看见有人敢去找教皇分身麻烦的时候,很多人又升起了希望,而魔武位面的人却是不削。

当教皇化身太阳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结束了。

可是,那一条巨大的尾巴把教皇砸成流星的时候,所有人又都傻了。

当最后教皇被小灭吃掉后,魔武位面的高手就绝望了,修真者们都欢呼了。

打着饱嗝的小灭慢悠悠的飞到了刘灿的身边说道:“二哥,我吃多了,本来刚才吃了那几个虚影还没怎么饱,可是吃了那个老头就撑着了。。好饱”

刘灿看着小灭那圆鼓鼓的肚子好笑的说道:“你啊,谁让你乱吃东西,现在吃多了知道年舒服了吧,那几个投影都有很强的能量,亏你吃得完哦。你先休息吧,消化完了在出来玩吧。”小灭点点小头,就附在刘灿的手臂上开始休息了。

刘灿疼爱的摸了摸小灭,然后向着丹兵他们现在的地方飞了过去,因为有灵魂禁制,所以刘灿能感觉到他们的位置。

刘灿前前后后一共收了三万多人,里面的九劫散仙都有四百多位。现在这些人都站在一起,等待着刘灿回来。

现在的刘灿在他们心目中就是无敌的存在,他们感觉教皇的威压,就算是自己门里的上界使者都没有那么厉害。

可是刘灿却杀掉了教皇,这是多么的让人兴奋的事啊,跟着刘灿一起,根本就不用担心被门里知道了后会被杀掉。

只是有些人还是担心仙界下来的人知道了,会不会通报给仙界,万一仙界要打压战盟的话,就麻烦了。

当刘灿的身影出现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跪了下来,只有天灵阁的人没有。

“少爷,无敌于世,战盟无敌万界”震天声音响了起来,所有战盟的人都鼓起元力大吼起来。

虽然刘灿知道这是这些家伙在拍马屁,但是还是有点飘飘然了。这感觉真爽啊,几万散仙一起大吼,这真TNN的震撼啊。

“哈哈,起来吧,以后不要跪了,我们战盟除了父母亲人,师父,其他人都不跪,天,我们也不跪。”刘灿大声说道。

“是”所有人齐声答道。然后都站了起来,看着刘灿的眼神都充满了炙热。

刘灿这边欢喜连天,教皇那边可就不是很好了。

“噗~~”在教皇分身被灭的瞬间,教皇喷出了一大口血。大殿里其他势力的人都是一惊,都暗自猜测起来。

强大的教皇,居然受伤了,看来那降临古战场的分身应该出了问题。这时候,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教皇,没有刚才的兴师问罪了。

“我的分身被人杀了,死都没有传出任何消息。杀我分身的人,被人掩盖了天机,我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知道分身被杀了。看来我们的计划被仙界那群人察觉了,要不然不会有人敢这样做。你们都回去吧,计划不用停,就算他们发现了什么,也不怕。”教皇不爽的说道。

其他势力的首领也没有废话,都起身离开了。

教皇和他们都没想到的是,根本就没有仙界的人参与进来,一切都是刘灿搞的,天机是跃界掩盖的。

但是,刘灿也不知道,教皇嘴里的计划到底是什么,就算是他知道了,他也不会在乎,反正天塌下来有高个的顶着。

教皇可不会就这样罢休了,他赶走所有人,只为了掩饰自己的行动,他要亲自出手灭杀刘灿。

刘灿带着几万人开始大势的寻找修真者和魔武位面高手了,杀高手,收高手。这就是刘灿现在最喜欢做的事,现在古战场里面的修真者看见刘灿就直接跪在地上放开灵魂让刘灿下禁制。

而魔武位面的高手,根本就看不到刘灿他们,就被攻击了,但是他们只要一被攻击,马上就自爆了。

很多九劫散仙的法宝都在魔武位面高手自爆中破损了,连累九劫散仙本身也受了伤。

后来刘灿想出了一个法子,那就是用没有祭炼的法宝去砸,那些人反正只要一被攻击就马上自爆了,用什么攻击都一样。

很快,刘灿的队伍就有十几万人了。而古战场里魔武位面的高手也基本死绝了,修真者基本是臣服了刘灿。

其他个别的不是会藏,就是反抗刘灿被杀。

刘灿满意的看着自己前面的十几万人说道:“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我战盟的人了,出去后,你们还是回到你们自己的势力,直到有一天我召唤你们。相信我,那一天不会太远。也相信我,我不会让你们伤害你们的家人,家族,势力。当然前提是没有惹我的情况下,也跟你们说一下,我召唤你们的时候,你们是自己来,还是带着自己家人,势力来都可以,我都接受。回去后这段时间,你们就自己好好想想。这点我是不会强求的,好了,我们准备出去吧。”

“出去?你以为你杀了我的分身还能出去吗?今天你们所有人都给我死在这里吧,为我的分身就我们死去的人陪葬吧。”就在刘灿的话刚说完的时候,教皇的声音响了起来。

刘灿暗道不好,大声说道:“不要反抗。”说完就是右手一挥。瞬间,十几万人就消失了,全被收进了墨戒里。

刘灿收完了人,就感觉头上一股强大的压力传来。抬头一看,吓了一大跳。自己的招牌动作被教皇用了出来,一个巨大的巴掌向着刘灿拍了下来。

“这是教皇的本体在攻击,他有大罗金仙后期的修为,快跑。”灵师大声提醒道。

刘灿根本没有回答,第一时间就钻进了地下。快速的在地下向进来的那个空间裂痕逃去。

“嘭~~~~”一声闷响,地面就被那只大手拍出了一个大坑。在地下的刘灿也受到了震荡,一口鲜血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