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战典

第74章 大人物

第七十四章 大人物

所有人都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刘灿,刘灿这简直就是拿命去堵运气。

“好,既然刘道友你这样说了,我也不废话了,现在就传音让许天赐过来,交给你处理,我直接过去报告仙界了。”那中年人说完,所有人都在等待着。

刘灿奇怪的问道:“难道他现在就在城里?”

那中年人点点头说道:“位了方便保护他,我就让他在这城里住着,不准乱跑。”

不一会一个飘逸的年青人走了进来,看了看四周的人,有点不安的恭敬道:“各位前辈好。”

“你就是许天赐?”刘灿冷冷的问道。

许天赐一见刘灿只有渡劫期,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削,但是又不知道刘灿的底,只有回答道:“是的,我就是许天赐”

“哦,那么你可以去死了。灵魂燃烧三千年。”刘灿的声音像是审判一样。然后就是一道神炎打到了许天赐的身声。

许天赐的七劫散仙身体一瞬间就烧完了,神炎形成一个牢笼把许天赐的灵魂困在了里面。一点一点的燃烧着他的灵魂,许天赐的灵魂痛苦的大喊着。刘灿面无表情的把神炎牢笼收进了墨戒,然后对着那中年人点点头说道“谢谢”

那中年人没有说话,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刘灿。转身就向里面走去,他要去向大人物报告。

刘灿静静的等着,他要确定一件事,他现在希望的不是那大人物不管许天赐的死,而是希望那大人物追查,这样刘灿也就能知道那大人物的身份了。他不只要杀许天赐,最要杀的就是这大人物,因为那大人物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战典。

知道刘灿拥有战典的人,只要不是自己人,就该死。等出去了,在搜许天赐的灵魂,看看那些跟着他一起追杀苍天邪尊的人怎么样了。

大厅里很安静,谁都没有说话,刘灿刚才的那一手可是吓到他们了。

不一会,那中年人就出来了,看着刘灿有点惊讶的说道:“那大人问了你的信息,然后叫我带句话给你。大人说,东西先放在你这里,等你到了仙界,他会亲自找你拿回的。”

“哦?那你能不能告诉我那大人到底是谁,我很想知道呢。”刘灿淡淡的说道。

“不行,我不能告诉你,希望你能理解,这事不是我能插手的,哪怕是透露点基本信息。”那中年人摇头说道。

刘灿向大厅里的人说道:“各位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我现在就告辞了。”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大厅里的人虽然都想知道,刘灿和那大人物到底有什么纠缠,但是没有一个人敢问的。鬼知道那大人物会不会出手灭了知情人。

刘灿找了一个酒楼住了进去,在房间里设了好几个禁制后,才拿出了许天赐的灵魂,准备读取他的记忆。

“小子,你不用读了,我已经封印了他的记忆。有些东西你还是不知道的好,知道了反而对你不好。”灵师有点兴奋的说道。

刘灿笑了,但是这笑有点危险。边笑边说道:“灵师,我敬你是前辈,认你为灵师。但是,你却不应该管太多。至少在我还没有多相信你的时候,管太多。你知道我有办法对付你,所以你还是老实点。”

说完,就开始读取许天赐的记忆。在碰到封印的时候,刘灿的手掌上就腾起了一道神炎。

灵师连忙的解开了封印心里骂道:这没大没小的臭小子,居然到现在都不完全相信我。真是气死我了,不就是兴奋了一点嘛,这都被你看出了端倪,真是。。。。

刘灿越看许天赐的记忆脸色就越阴沉,如果许天赐的记忆没有被篡改,那么这一切都是阴谋。虽然很可能不是针对他,但是都是要借他的手去做的。

在许天赐的记忆里,当他和苍天邪尊得到那四样东西后。许天赐就已经被人控制了,这段记忆应该是被封印了的,只是被灵师解开了,所以刘灿才看得到。

那控制了许天赐的人,在和苍天邪尊分开后,第一时间就和上界的一个人取得了联系。告诉了那人说苍天邪尊得到了战典,请求他让许天赐带人去抓苍天邪尊。

在许天赐的记忆居然根本没有晶晶的任何信息,苍天邪尊是得到了一些科技的东西。但是,根本就没有得到过什么苍天战船和晶晶。

苍天邪尊当初是自爆了的,那里能借其他人之手打开空间通道。在追杀完苍天邪尊后,他们没有发现那四样东西的踪迹,而许天赐也恢复了身体的控制,但是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神秘大人物杀了其他一起追杀苍天邪尊的散仙,只留下了许天赐。

如果许天赐的记忆真没问题的话,那么晶晶的身份绝对有问题,而晶晶到地球的目的应该就是为了给那四样东西找一个主人。也就是刘灿。

然后借刘灿的手,在做一些事,就算刘灿不愿意,也不可能不去做,因为对方知道他拥有战典。

只要告诉那些他想杀的人,刘灿拥有战典,那么那些人就会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找刘灿的麻烦。

在结合刚才灵师那兴奋的声音,那么结果只有一个,算计刘灿的是华夏先人。

得出这了结论让刘灿很不爽,自己本来就是华夏人,当然会帮华夏先人报仇的。毕竟这是灭族之仇,不是个人仇恨,用得着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吗?

“灵师,你知道那*纵着这一切的人是谁吧,想来,五神兽他们也应该都知道这事的,对吧。你是不是先给我一个交代呢?”刘灿冷冷的说道。

“小子,你要知道有时候太聪明了不好,现在你知道了,但是又有什么用呢?我承认那几个老东西做的这事不地道。但是,你也应该知道我们身上有多大的担子。我们做什么事都要考虑到族人,万一他给出的东西被奸人所得,你说怎么办?你应该理解他,毕竟他要想的东西太多了。”灵师语重心长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