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战典

第75章 散心

第七十五章 散心

“我没有说我怪他,我只想知道他是谁,还有晶晶是谁,不知道我心里就不舒服。你说不说嘛,不说我回去考问晶晶和五神兽去。”刘灿不爽的说道。

“是羲皇:伏羲,那晶晶应该就是他在机械族抢来的那个原脑吧。”灵师有点不确定的说道。

“我靠哦,大人物啊,这才是真正的大人物呢。老头,你说伏羲是不是和女娲一样都是蛇身的?”刘灿绕有兴趣的说道。他已经没有生气了,反正他就是个没心没肺的。只要不是成心害他,回是害他的家人。刘灿就不会真真正的生气。

灵师看着已经没生气的刘灿,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就沉寂了。

刘灿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事需要急着去办了,所以,刘灿准备好好的散散心。到修真界后,一直都在忙碌着,现在有时间了,当然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最主要的刘灿想去探探陷,这散仙劫狱未知的地方那么多,不去看看还真有点不甘心。

顺便看看能不能找点散仙劫狱存在的线索,刘灿对这一点没有抱多大的信心,那么多的人都找过了。

自己一个刚到散仙劫狱的人,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那就真是逆天了。只不过,机缘这种事谁说得准呢?

刘灿这一次没有传送离开,而是从大门出去的。既然要散心,当然是要到处走走了。

刘灿凌空站在那,仰望天空一副高人摸样。心里却对灵师说道:你说要是地球的灵气要是这样的话,那该多好啊。。。

“想当初。。。”灵师还没说完。

刘灿就打断道:“想当初个屁,好汉不提当年勇知道不,还想当初呢。”

灵师气得半死,直接不鸟刘灿了。

刘灿慢慢的飞着,看着那些花花草草,树木山水。心里在这一刻特别的平静,好似容纳了万物。

“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钱。”一个大汉从土里跳了出来。

刘灿早就知道那里有人了,还不止一个。但是,刘灿根本就懒得理会他,现在他还自己跳了出来。

刘灿摇了摇头,伸手一指,定住了那跳出来的大汉,还有那隐藏在地里的几个人。然后,慢慢的离开了。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并不影响刘灿的心情。

刘灿的目的地是在地图上的一个红色区域,也就是张盖获得虚的地方。那里被称为暗魔域,具那些活着出来的人说,里面有很多天魔。

进去的人如果活着出来,那么心境绝对会提升很多。可是真正活着出来的人,少之又少。试想,有几个修真者能在无数天魔侵袭下保持本心呢?

刘灿不急不缓的飞了两天,才到了暗魔域边缘的一个小镇里。

这小镇是专门镇守暗魔域的,里面还有许多想要进入暗魔域的高手。

小镇里都在谈论着最进的一批进入暗魔域的人,都在猜测这群人到底有几个人活着出来,亦或者一个人都出来不了。

刘灿没有在小镇多呆,直接进了暗魔域。

“你们看见没有,刚才有一个人走了进去呢。真是一个人进的。”

“不会吧,谁敢一个人进入暗魔域这鬼地方啊。不是魔尸吧。”

“不是,我也看见了,的确是一个人,而且是一个渡劫期的人。”

“什么?一个渡劫期的人独自一个人进去了?”

“别说了,反正那人死定了,管死人干什么。继续巡逻。小心那些魔尸冲出来了。”

这些说话的人,是一对巡逻暗魔域的人。

刘灿可是很清楚这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刑冀给他的地图上有详细的说明。

魔尸,是那些进入暗魔域死去的人,被天魔占了身体的。这些魔尸时不时的还会杀出暗魔域,到周边制造杀戮。但是,这些魔尸都不会离暗魔域太远,不知道有什么限制。

刘灿一进暗魔域,就感觉自己周围的没有了那仙气和灵气的混合元气,只有魔气,而且是很浓的魔气。

刘灿可不敢在这里面大意,先是把神炎包裹上自己的大脑,防止天魔侵袭。

“啊~~~”一声尖叫,从刘灿的脑海里响起。

刘灿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刚进来,就已经被天魔进入了大脑。要是在危机时刻,这天魔爆发的话,那自己还不得直接玩完啊。

“小子,你要小心哦。我感觉这里面不简单,这些天魔可能不是从天魔界来的。而是从一个大魔神身上分离出来的,不然也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潜伏到了你的大脑里。”灵师严肃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这里面有个大魔神?那我不是死定了?你吓我的吧。”刘灿有点心虚的说道。

“是死的,死了的大魔神,这里是他的尸体存在的地方。”灵师说道。

刘灿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还是小心翼翼的前行着。

“咻”一道破空声响起,一个指甲尖长的手,直接向刘灿的后脑抓了过来。

刘灿转身就是一拳,打在了那手的主人脸上。砰~~的一声,脑袋就被刘灿大碎了。

刘灿还抓住了一团黑气,看了看,就烧了。

这魔尸居然是从地上冒出来的,真是让人防不胜防的。刘灿刚开始还以为只是一个死尸被埋葬在地里,没想到居然是个魔尸。

“你到底想进来干什么?难道就是进来玩的?你很无聊嘛?”灵师问道。

“我想用万魔炼心,最大的提升我的心境。修为上我无所谓,我最在乎的是我的心境。最近发生太多事,而且,我修炼的时间也不长,现在已经是渡劫期了。所以我想好好的提升一下我的心境。”刘灿严肃的说道。

“是别人,我早就建议提升心境了,可是你已经领悟了自我,你现在的心境已经够高了,你完全没有必要这样急的。”灵师说道。

“不,我最近感觉到了心境不稳,你以为上次为什么有天魔找我?就是因为我心境不稳,你说的我都知道,可是我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境不稳。模糊的感觉可能是我脑海里的战典,在提醒我什么。”刘灿没有避讳,直接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