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战典

第82章 穿越者

第八十二章 穿越者

“我靠,几百年??你吓唬我是吧,你说的是在外面的几百年,不是墨戒里的几百年是吧,你就是想玩我嘛,你这是赤果果的报复。”刘灿愤恨的说道。

“没办法,炼这个人,最少得好几万年,有加速空间,也得好几百年。你就说吧,要还是不要嘛。不要你就自己拿去玩,要就直接收进墨戒里。”灵师无所谓的说道。

“灵师老大,你就别玩我了行不,一看这鸟人的尸体就不是个能动的。你让我去收,不是让我去送死嘛这。”刘灿苦着脸说道。

“你放心,墨戒可不是一般的神器,你等下只管去收就是了。我还会害你啊,我看你这两天是脑袋有问题,难道你真的被天魔给搞得入魔了?”灵师怪怪的说道。

“额,,,那我去了。”刘灿说完这一句,大有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样子。慢慢的飘到了那鸟人尸体的上面。。

深吸了两口气,刘灿心里还是毛毛的。谁知道这些大神死了这么久,还有没有攻击能力。

刘灿一咬牙,现出了身形对着那鸟人就是一招。一下子,那鸟人居然就被收进了墨戒里,一点反常都没有。

“怎么回事?不会真这么简单吧。”刘灿奇怪的问到。

“没想到你小子胆子这么小,有危险我会让你直接去收啊。”灵师不高兴的说道。

“我还是觉得那里不对,要知道这些大神,那一个死了后就是善茬了。大多数死了都还会坑人的,这鸟人也太反常了吧。”刘灿很是纳闷的说道。

“呵呵,不错嘛,知道想这么多。一般的神,就算是神人死了。尸体保存这样完好的话,都会出现一些东西。根据他们的神力属性诞生一些邪恶的东西出来,但是这鸟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体内的神力只是散发了一点点。以他的修为,死后散发的神力,随便也能弄出许多神药来。

但是,你进山谷的时候也看见了,这里根本没有神药,最好的都才一点低级的仙药。

看到这尸体后,我就发现这鸟人的身体有问题。应该只是一个分身傀儡,并不是本体。”灵师淡淡的说道。

“只是个傀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灿好奇的问道。

“这人应该是个穿越者,是华夏子民中的穿越者。”灵师肯定的说道。

“什么??穿越???穿越到别的位面那种???”刘灿大惊,华夏国人,只要看小说的基本都知道穿越者是什么意思。现在灵师说出来穿越者,这让刘灿太震惊了。

“恩,就是你们说的那个穿越。呵呵,这不过是大人物们的棋子。我们华夏的一写大神会把一些人送到其他位面去,就是你们说的间谍,零零七。

当然,其他位面的人也会送人到我们华夏来。这些事当然瞒不过一些大神,但是,想查出来太难了。不是事先发现,或是穿越的人自己暴露,基本上是查不出来的。

查的方法有很多,但是都会伴随巨大的损失,所以大家都没有去真心的探察。也算是无声的协议吧,大家都有。

这人应该是我们的一个穿越者,在打战的时候,知道不可逆转,所以出工不出力。弄出了这个傀儡,他自己应该隐藏了起来的。”灵师慢慢的给刘灿解释道。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想到了这散仙劫狱存在的另一个可能,这散仙劫狱收的尸体是不是都是穿越者的尸体?”刘灿说道。

“恩?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万界应该都不会太平了。收他们的尸体,可以进行研究。万一真让这幕后的人找到了方法,来对付穿越者,那么所有的势力都将没有眼睛了。

这样将会引发大乱子,可能是万界大战啊。

你也别管这么多,你也管不了。我是没有办法知道那些是穿越者的,这鸟人我也只是猜的。

要是真的诸天万界大战,说不定还是我们华夏再次掘起的机会。

反正你还是先好好修炼吧,不说这个了,我去研究下这个傀儡。”灵师说完就沉寂了。

刘灿想了想,也觉得是这个道理。以现在自己的实力,根本就不是考虑那些东西的时候,还是安心修炼吧。

刘灿看了看四周,本想就在这修炼的。但是,这里光明属性太浓了,导致其他属性根本没有多少。刘灿还是放弃了在这修炼的想法,准备找一个好点的地方修炼。

飞出了溶洞,刘灿又觉得现在还不是安心修炼的时候。还是先把地球和修真界的道路打通,要不自己渡过天劫压制不了飞升了的话,就不好了。

散仙劫狱还有很多地方没有搞懂,也不是现在的刘灿能搞懂的,所以刘灿不准备在花时间在这里了。

刘灿上了飞舟,飞快的向最近的一个城市飞了过去。

然后几次转折,就出现在了散仙劫狱入口处,刘灿没有停留,直接*纵着飞舟离开了。

再次来到劫狱星,刘灿还是没有停留直接乘传送阵离开了。

刘灿又开始了无聊的传送了,一次一次的传送,让刘灿想吐。没办法,自己实力不够。要是有仙王修为,直接一个大挪移术就能跨越几个大星系了。那里还用传送这么麻烦啊。

抱怨,归抱怨,刘灿这次的速度比来的时候要快多了。虽然修为没有提升,但是心境提升了很多。肉体灵魂都是有了大的提升,这样传送的时候对刘灿造成的伤害就少了很多了。

终于,刘灿回到了银河系。本打算去看看尚蜂和灵玉的,但是刘灿又急着回地球,所以就没有停留。

刘灿觉得自己有点孤独,在修真界还真没几个朋友。手下到是有一大群,可是真正的朋友,兄弟却没有。

那些小说里经常说猪角会有一帮子兄弟,还有好多老婆。怎么到了自己就什么都没有呢?就有亲人,看来自己还是不怎么善于交际啊。刘灿想到这,苦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