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战典

第92章 吃装备了

第92章 吃装备了

刘灿准备开始接引龙朔国族人到修真界了,所以出现在了祖殿,迅速召集了现在的族长和三十二长老。

人到齐后,刘灿说道:“走吧,看看我们的族人怎么选择吧。”说完,就出现在了祖殿上空,其他三十三人也都出现在了刘灿的身后。

太阳系里,所有的影响里都出现了刘灿和族长,长老们的身影。

“族人们,现在开始投票吧,选择更广阔的天空,还是选择安居乐业呢?选择吧。”刘灿说完,每个人的面前都出现了两个选择。

在屏幕上,一边是无限我宇宙,有战斗,有奇遇,等等等。另一边却是熟悉的地球,喝茶聊天,日子平淡,安乐。

无限宇宙的票数是飞速的增长,而地球这边的却是个位数每秒的增长。最后,地球这边的票数刚刚破万。而向往无限宇宙的票数,却是以亿为单位。弃权的为零。

刘灿微笑着说道:“那么,结果大家已经知道了。明天就开始报名,金丹以上的就能报名,但是却只能呆在战盟星。其他具体的规则等你们到了战盟星,会有专‘门’的人给你们讲解的。现在,你们就做好准备吧。十天之后,将有一个大场面,也算是让你们长长见识吧。”

刘灿说完,就带着其他三十三人消失了。回到了祖殿,刘灿拿出了一瓶丹‘药’‘交’给了族长后说道:“族长,这是三十三颗寂灭丹。你们早点服用吧,十天后,就是你们接管战盟的日子。”

刘灿说完直接消失,不然这群长辈又得喊他老祖了。虽然修真界以实力为尊,只要没血源的,都是这样。

但是,这些毕竟都是自己的长辈,那个都是自己父母辈的人,被他们喊老祖。刘灿那是浑身不舒服,早点离开早好。

族长和长老们都是苦笑了一下,上次自己们喊了刘灿为老祖,刘灿差点没一坐到地上。现在是见到他们就想跑,不是有事绝对不会来。

这让族长和长老们是哭笑不得,但是每个人心里都非常的高兴。这就是龙朔国族的孩子,好孩子啊。

刘灿这下又闲下来了,灵师就冒出来了说道:“那傀儡身上的装备我‘弄’下来了,你要不要吃?”

刘灿一听就是一头的黑线说道:“你才吃装备呢,你全家都吃装备。怎么说话呢你,不要以为你是灵师大大,我就不敢‘抽’你。小心我‘抽’你哦,很疼的。”

“你脑袋什么时候被什么夹了?怎么这么傻傻的?”灵师毫不客气的打击到。

“得,算你狠,我不跟你扯。东西拿来,我到想看看这两件神器能让我的战甲和破界解封多少。恩,还真是有点期待呢。”刘灿说道。

“解不了多少,可能还会多封印一点。”灵师淡淡的说道。

“什么?还可能被多封印一点??你没搞错吧,我的御天和破界是吃装备解封印的好不好。”刘灿不可思议的说道。

“最近我又‘弄’明白了一点东西,你身上那三件神器是吞噬别的东西来强大自己的。这傀儡虽然只是个傀儡,但是身上的装备可都不差,全是极品神器级的。我怀疑御天和破界吃了会不消化,所以会封印更多。”灵师说道。

“不是吧,这怎么办,我还说等它们封印多解开一点,我对抗天劫就多一点把握呢。”刘灿为难的说道。

“吃了,会被封印更多力量。但是,绝对会比以前更强大。你自己选择吧,吃还是不吃。”灵师淡淡的说道。

“吃,为什么不吃。老子就拼了,全封印了算了。天劫来了,老子用身体抗。反正这身体不怎么强,用天劫锻造一下也好。拿来吧。”刘灿大声说道。

一把战矛和一件战甲从墨戒里飞了出来,刘灿直接拿着破界狠狠的刺在了那战矛上面,额~其实就是和那战矛放在一起。

然后又把御天,套在了那战甲上面。‘弄’完了后,刘灿正要把这些东西收起来。灵师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你小子在搞什么,‘弄’了半天,你到底在‘弄’什么?”灵师的声音里充满了郁闷。

“我这是让破界和御天更好的吸收这两件神器上的‘精’华啊,难道有什么不对吗?比打扰我干什么。”刘灿奇怪的说道。

“我看你脑袋真是被什么东西夹了,你怎么不直接去死了得了。你这样搞要多久才能让它们融合?你不会把另两件也认主了啊,让它们以你身体为熔炉融合啊。你以为都像跃界一样,‘插’在上面就能吸收了啊。人家那是吸收的能量,所以才那么快,你当初给破界吸收的那些都是垃圾,所以破界才能吸收。但是都吸收了那么长时间,你真是丢死人了哦”灵师一口气骂了刘灿一个够血淋头。

刘灿没敢反驳,他现在只感觉到他呢城墙般的脸皮在发热,这泥马真丢人了,还好只有灵师知道,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那还不得找个‘洞’钻进去啊。

刘灿老老实实的滴血,认主。然后把四样神器都收进了体内。在被刘灿收进体内后,破界和御天,就同时散发出光芒,包裹上了其他两件神器。那两件神器就向是小孩子于见爹妈,乖乖的让它们吸收自己的‘精’华。

刘灿打了一个寒战,这怎么感觉像是在吃人啊。还好那被吞噬的神器没有器灵,不然刘灿还真下不去手呢。

“这感觉真不好受,觉得像是人吃人一样。”刘灿对灵师说道。

“这有什么,不要说它们没有器灵,就算是有,它们更不会抗拒。你以为它们和人一样?在器的世界里,只要能让自己更完美,它们就不会有抵抗。这是它们的命,哪怕是融合了它们却还是存在的。你就别瞎担心了。”灵师淡淡的说道。

“好吧,我去睡一觉,今天特别想睡觉。拜拜了您”刘灿说完,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