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战典

第98章 情为何物

第98章 情为何物

所有人都没有打扰他,只是等待着下文。只有刘灿没良心的想到是不是和电视里的狗血镜头一样。

过了好一会,“星界之人,可以用星力创造死物,所以星界是一个美丽的世界。没有物质上的需求,大多数人不是修炼就是在宇宙中寻找新的,强大的星球。

只要找到强大的星球,而那星球又没有和人签定契约的话,就可以和那星球签定契约。这样就可以强大起来,所以星界的人对寻找强大的星球很热衷。

我虽然知道一些星界的事,但是还是不知道只要一有强大的人降临在一个星球上,那个星球的主人就能立刻知道。

所以我一路都不停的在战斗,还几次要不是我跑得快,已经玩完了。不知道是我运气不好,还是说星界的仙帝级高手很多。居然让我碰见了三个,三次,每一次,我都是落荒而逃。

最后,我干脆找了一和比较小的星球降落,想要找这个星球的主人‘弄’到自己想要的情报。

呵呵,就这样我们相遇了,在我降落到那颗星球上的时候。她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那时候我可对她没有感觉的。

我直接了当的问了我想知道的,本以为还要动手,她才会告诉我。可是,她却没有半点隐瞒的告诉了我,刚开始我还不相信。但是,看着她那纯净的眼睛,我还是选择了相信。

最后,我跟着她一起去了她住的宫殿。宫殿里居然没有其他人,我用神识扫了整个星球。发现居然没有一个人,这星球上只有她。

但是,当时我没有多想什么。最后在我要离开的时候,她要求和我一起游历,我本不答应,却想到自己需要一个本位面的人带领,这样会更好。

就这样,我们结伴游历星界。

感情这东西,就算是仙帝也无法控制,我发现我爱上了她。并兴奋的发现,她也爱我。

当我们凝望彼此的时候,天地间就之剩下对方。

三百年后,我带着她回到了族里,并成功的说服了族里,迎娶她做我的妻子。那一刻,我们感觉自己就是天地间最幸福的人。族里的人看见我们,都是羡慕,祝福。

但是,坏事总是在你没有准备的时候,在你欢乐的时候悄悄的到来。那一天,她告诉了我一个天塌地陷的消息,她怀孕了。

我们在一起,因为相爱,所以彼此尊敬,我们准备在结婚的晚上才完全的拥有对方。

但是,她却怀孕了。当时我有无边的愤怒,我找到了我的父亲,相他诉说了一切。

我的父亲,打了我一巴掌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被父亲打,说我天天和她在一起,她的孩子怎么可能不是我的。还说我是不是想要抛弃她,我猛人醒悟过来,我和她在一起几百。怎么可能发生那样的事,我却不知道的?

我和我的父亲一起来到她的身边,她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我父亲又打了我一巴掌,这是我一生中第二次被父亲大打了。父亲示意我赶快过去安慰,我连忙上前安慰。

然后,我父亲让我自己探察那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母亲也在这时候来了,不由分说的把我和父亲轰了出去。

过了一会,母亲脸‘色’‘阴’沉的走了出来。母亲说,那孩子不是‘交’合孕育的,应该是直接孕育的。

在我和父亲还没明白什么事的时候,家族有人通报说外面有人找我。我和父亲出去,看见来人居然是星界之人。

那人傲慢的说,让我们‘交’出星尊主母。当时我们很奇怪,说我们并不认识这个人。

那人不削的解释说,星尊主母居然就是她。她怀的那孩子就是星尊的孩子,是星尊直接创造的。

我怒了,我父母都怒了。我一怒之下杀了那使者,我知道家里将面临星界的压力。

我宣布退出家族,带着她离开了家族。可是,三年后,星尊的一个手下,仙帝级高手找到了我们。

她被带走了,那仙帝本要杀我,却在她用‘性’命相之下放过了我。我看着她被带走,我不甘,我愤怒,我拼命修炼。

整整一百年,我就突破了,我成就了仙帝。我杀上了那星尊手下的势力,并杀了那个仙帝级高手。

但是,她已经被送回了星界。我愤怒的想要杀到星界去,可是,星尊是神,那怕是最低的神人,也不是我能抗衡的。

在我灭了那势力后,星尊就出手了。在我家神人老祖的阻难下,没有杀得了我。但是,我家老祖不可能一直保护我。所以我就被送到了修真界,你奇怪为什么我只有玄仙的修为吧?

那是因为我家老祖生生的把我的修为打落到了玄仙,这是对我的惩罚,这是我为家族带来巨大麻烦的惩罚。

但是,这也是一个机遇。是一个神秘人给我的一个机遇,是他让老祖把我送到修真界的,也是他让老祖把我的修为打落的。”刑冀说完这一切后,就看着刘灿,眼睛一眨都不眨。

刘灿‘摸’了‘摸’鼻子问到:“老头,你说的机遇不会就是我吧?”

刑冀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只是喝着手中的酒。周围的气氛也变了,所有人都好象有心事一样沉默了。

刘灿不是傻子,他能看出这其中的问题,但是他还是问了出来:“你们到修真界不会都是因为我吧你们不会都是一个神秘人要求送下来的吧”

“既然你们都不愿意说,那我来说吧。刘道友,我们所有人都是大势力的纨绔。但是,却是家族的主权人物。

如果没有必要,我们是绝对不会出现在修真界,而且还是一呆就是数万年。我们这些人中,有不少的人都不只是玄仙的修为。

但是,因为那个神秘人的一句话,我们家族老祖就把我们送到了修真界。而修真界这么多年来,只有你一个特别的人,你觉得还会有谁是我们的机遇?”说话的人居然是一直不怎么说话的‘阴’‘花’宗的‘女’玄仙老祖。

刘灿有点头大了,他觉得自己的出现好像是设计好的。这感觉让他很不爽,更多的是不安,因为他的身份注定是不能公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