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战典

第112章 小琬

第110章 小琬

刘灿头上黑线都出来了,小琬那情绪他可是听出来了的。刘灿连忙说道:“你到底是谁,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你为什么叫我主人,你想干什么。”

“主人,我就是‘混’沌天碑,不对,应该说我是‘混’沌天碑的器灵。‘混’沌天碑认主人为主,我当然就叫主人你主人了。主人你可以把我当作器灵,还可以把我当作是和晶晶一样的智脑。因为我也能分析和收集资料。而且,我收集的资料可是比晶晶多呢。对了,主人,我叫小琬哦。主人可以叫我小琬的,我不会怪你的”小琬说话的突然又变得开心了,这让刘灿‘摸’不着头脑。

“你既然是‘混’沌天碑的器灵,那你应该知道很多‘混’沌天碑的事吧。那你把‘混’沌天碑的事好好的跟我说一下,让我了解了解。”刘灿说道。

“主人,我和‘混’沌天碑现在都是残缺的,没有多少有用的东西告诉你。我先告诉你我的作用吧,我也就知道我的作用,还有一些收集起来的资料了。我的作用就是收集有用的战斗方法,不是一般的战斗方法,是那种最简单,却又最有用的战斗方法。

我还顺便收集世界资料,什么种族啊,什么怪兽啊。反正只要是这世界的资料我都收集,本来我已经收集了很多东西了。可是,……可是什么呢??我怎么想不起来了?好吧,我想不起来了。

主人,我的作用基本上就这样了。我这可是有很多资料的哦,这世界的无数种族的资料我都知道。连那些希奇古怪的资料我也知道,而且知道的很全面的哦。

只不过,只不过,因为我是残缺的,所以很多资料没有了。要主人你找到其他‘混’沌天碑才能知道了。”说到最后,小琬有点不好意思了。

“那你现在知道那些东西,你简单的跟我说一下看看。”刘灿随意的问道。其实刘灿只是在考验小琬说的是真是假,所以才不停的问。

“好啊,好啊,我现在虽然只是残破的。但是,我可是知道你们二级世界以下里的所有东西的哦。不管是‘花’草树木,还是兽类,‘精’灵。我都知道,哦了,二级世界就是主人你们说的仙界那个层面的。主人,你问吧问吧。”小琬欢快的说道。

刘灿想了一会说道:“这个先不说,你能不能显现出来,就算是显现在我的脑海里也行。你显现出来,我们在聊好不好。”刘灿好象是在哄小孩子一样。

“这个当然可以了,现在我就出来,主人我出来了。你看吧。”小琬在刘灿的脑海里大声的喊道。

刘灿的意识往脑海里一探,就看见一个陶瓷娃娃站在那里。上天的杰作都不能形容她的可爱,可以说是结合了整个世界的杰作。十来岁的年纪,穿着一身漂亮的连衣裙。可爱的小脸上一双让人心生惭愧的大眼睛,那五官,那肌肤。好吧,你们邪恶了。

刘灿看见小琬就愣住了,直到小琬差点哭了刘灿才清醒。刘灿看见小琬要哭,连忙说道:“小琬你别哭啊,千万别哭。你刚才问什么,现在在问,主人绝对回答你的。”

“哼,主人一进来就傻傻的,我还以为你又坏了呢。还好你没坏,我可不想刚有主人,主人就坏了。主人坏了,就会欺负小琬了。主人你千万不要坏啊。”小琬那大研究盯着刘灿,说着这样的话。

刘灿只有苦笑着点点头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坏的。那个小琬,你能不能不用坏了这个词来形容人呢?人又不是机器,怎么会坏呢。”

“哦,主人说人不会坏?可是,我的资料里有很多人都会坏的。明明是个好人,却突然就变了到处‘乱’杀人。这难道不是坏了?”小琬问道。

“额~反正以后不要说坏了。受伤了,就说受伤。变成坏人,就叫坏人。知道了吗?”刘灿一头黑线的说道。

“好吧,既然主人你这样说了,那我就绝对不会说了。主人,你有什么要问小琬的吗?小琬刚才吸收了那么多力量,现在想睡一会儿。”小琬点点头说道。

刘灿想了一下道:“那小琬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回答了小琬就可以去睡觉了。为什么小琬会吸收功德之力,对你有好处吗?”

“主人,我本来残破了后,就开始沉睡了。需要高级能量才能醒过来,向主人你们这一级世界,或是二级世界,根本就让我醒不过来的。但是,主人却帮了天道一个大忙。天道奖励主人很多高级的力量,而这些力量对主人来说,没有什么必须要的理由,所以就被我吸收了。难道主人,主人你不想要小琬醒么呜?”小琬说完就哭了起来,得,和晶晶一样,喜欢哭鼻子。

刘灿连忙安慰道:“当然不是了,主人怎么可能不想小琬醒过来嘛,主人只是不知道小琬需要这能量。知道了,绝对会主动的给小琬输送的,小琬要相信主人哦。”现在都拿不回来了,刘灿当然这样说了,要是能抢得过小琬,嘿嘿……只是想一下……呵呵

“真的吗?主人你太好了,那我去睡觉了哦,很快就会醒的。主人你要想我哦。一定要哦”小琬欢快的说道,说完就向着那镇压刘灿脑海的‘混’沌天碑飞了进去。

刘灿这才仔细的打量现在的‘混’沌天碑,一看,就看出了不同。以前的‘混’沌天碑是生人勿看,主人人少看。现在的‘混’沌天碑,刘灿看过去,却觉得柔和了许多。刘灿准备找个时间,好好的参悟一下‘混’沌天碑。现在,却不是时候,现在可是有无数人在观看自己渡劫呢。自己的家人应该也很担心了。

想到这,刘灿就睁开了眼睛,抬头看了看,发现祥云居然还没散去。刘灿站起来,奇怪的看着天上的祥云。

奇怪的事还就发生了,刘灿一站起来,天上的祥云就开始消散。很快就全部散去,给刘灿的感觉像是在守护刘灿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