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战典

第113章 怪

第111章 怪

祥云散去的瞬间,刘灿就知道自己一年后就要飞升了。摇了摇脑袋,没有继续去想祥云的事。而是快速的向着自己的家人那边飞了过去。

在遥远的空间里,一群人正聚集在一起,这些人每一个都有无限大的能量。现在却聚集在一起,要是让人知道,那不得吓死才怪。

“我们的诅咒配合封印居然被人打破了,我们的计划基本被破坏了一半。对于这个你们有什么看法,大家都说说吧。”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

“哼~有什么好说的,龙朔国族的希望出现了,如果让他成长起来,我们这些人绝对没有好日子过了。杀,一定得杀。”一个比较‘阴’邪的声音说道。

“那有那么好杀,现在我们根本去不了修真界了。天道的惩罚马上又要到了,我们这些人绝对都会受不轻的伤,没有个几万年是绝对恢复不过来的。要是还敢去修真界,绝对会被天道轰杀的。”这人说话的声音就像是金属碰撞一样。

“大家也被担心了,以那小子现在的修为根本就不用我们动手咯,咯咯,我们让自己手下去办不就是了。何必在这里伤神呢?你们还真是被龙朔国族的人吓到了,以为每个人都无敌呢?让我们的人出手灭了那小子不就行了,咯咯……”一个狐媚的‘女’人声音响起。

“你说得轻巧,龙朔国那些没死的人,还有那些和龙朔国关系非常好的人,现在都盯着我们,只要我们一有动静绝对会被他们察觉。尤其是妖族,他们可不是吃素的。”一个声音冰冷的‘女’人说道。

“冰圣你是故意和我作对是不是,。”那狐媚‘女’人还没说完,就被最开始说话的人打断了。

“好了,被吵了,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呢?要不这样,大家回去通知自己族里。让在仙界平行位面的人动手,把那希望灭杀在摇篮里。大家没意见吧?”半天没有声音,那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既然没有意见,那么大家就散了吧。”

刘灿可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些大人物点名灭杀了,在仙界的路可是坎坷难行的。刘灿和自己家人直接回到了火星。

刘灿的家人和五神兽们坐在一起,静静的看着刘灿,等待着刘灿说话呢。

“那个,大家别这样看着我,我会害羞的了……呵呵”刘灿贱笑着说道。

“你被撤了,快点告诉我们,这一次你到底获得了什么好处。那么多功德之力,居然没让你修为和心境提升,这太不正常了,一定有什么好处,能说就说说看。”青龙催促道。

“前辈,你们这一次可猜错了,那功德之力全被‘混’沌战典吸收了。我只是被强化了一下身体,其他方面没有得到一点好处。你说到这个我就伤心,哎”刘灿无奈的说道。

“怎么可能,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混’沌战典居然能吸收你的功德之力?还是全部吸收,这天道居然没有管。要知道,这功德之力是天道奖励给你的。其他人或东西要强行吸收的话,绝对会受到天道的攻击的……这。这太诡异了。”功德麒麟说道,他自己就是功德成圣的,对功德最了解。现在他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这事可没有什么人遇到过。

刘灿也是一脸的茫然。青龙这时候说道:“你们纠结这个有什么用,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怕什么。刘灿小子,你什么时候飞升。说说看。”

青龙说完,大家又都看向了刘灿。刘灿说道:“一年后,如果我不压制就会飞升。但是,我压制着不飞升的话,可以呆上两年左右。那时候就必须飞升了。”刘灿说完,刘母他们都是一脸的不舍。飞升可不是修真界历练,想什么时候回来都行,到时候就不知道刘灿多久才能回来一次了。

刘灿当然看出了自己家人的心思,连忙说道:“妈,你们被担心,我不一定会很久才回来哦。基本上我到了仙界应该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回来,你们可能还不知道我的跃界最大的功用,既然叫跃界。不能穿梭两界怎么叫越界,嘿嘿。”

“儿子,你说的是真的?跃界真的能让你随时下界?不会有什么危险吧?”刘母高兴的说道。

“不会,只要我修为到了,基本上可以随时下界,而且不会有什么危险。这也是跃界最厉害的地方,还有,你儿子可不是一般人哦,身上的宝物可不少。安全方面你们不用担心,没有多少人能杀得了我的。”刘灿后面这句话虽然有点吹。但是,还是有很多真实成分的。就虚这一样东西,就能让刘灿在仙界不容易被杀。

刘灿和自己家人还有五神兽,在一起吃了一顿饭,然后才开始回去修炼。天劫过了,但是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去领悟。

刘灿观察着自己体内的那一丝神秘力量,想要控制它们,却怎么都指挥不动。但是,却可以运用他们攻击。只要不是在攻击的时候,就指挥不了他们。又只要是在攻击的时候,绝对能运用他们攻击。

“这到底是什么力量,为什么只能攻击的时候才能运用。平时居然不能纵它们,那怎么加快它们修炼?一点点的等自己恢复,鬼知道要多久才有用呢。”刘灿在心里不爽的嘀咕道。

“主人,这是时空之力啊。以现在主人你的修为当然不能控制它们了,最少要主人成神了,才勉强能控制它们。天劫只是用了一点点来攻击主人的,其实根本就算不上是攻击主人,最后的一道才是真正的攻击,那三十二劫实际上是在教主人怎么运用这时空之里的。”小琬的声音突然在刘灿的脑海里响了起来。

“小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跟主人说一下啊?我感觉天劫并不是想要我的命,而是在考验我一样。还有最后三十三劫我是绝对渡不过去的,为什么后来我渡过了?”刘灿愣了一下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