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战典

第126章 担保

第124章 担保

刘灿到是觉得这张景绝对还有什么底牌没有用出来,毕竟这是关于自由的一战,张景应该不会这样没有把握还敢来打。

而且,想从魔兽的爪子上抢东西,还是一个同级的,这难度能小吗?现在的张景开始才算是真正的拼命了,极快的向着百战兽王冲去。虽然还是被得不停的躲闪,但是速度却没慢多少。

突然,在张景快要接近百战兽王的时候,张景的右手上金光闪烁,双‘腿’也发出了金光。

在百战兽王的一道雷电打来的时候,张景这一次没有躲闪,而是再一次的加快了速度。

“轰”雷电打在了张景的身上,以外的一幕出现了。张景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速度还增加了几分。所有的电力都被转移到了地上,在地上轰出了一个大坑。

“金之法则,张景居然领悟了法则,还是刚好克制雷电法则的金之法则!哈哈,这下有好戏看了。这张景很有可能是我们斗城第一个,成功活着从斗兽场走出来的奴隶呢”

“哼~你高兴什么,我到是希望他死在里面,这样的人不应该从斗兽场出来的。”

“我说你急什么,上面的大人们会让他怎么轻易的就离开了吗?别做梦了,这不是我们管得了的,看你的战斗去。”

这是刘灿前面的两个人在议论,听完他们的话,刘灿也觉得有道理,要是真这么好离开,这世界就真是太美好了。

这时候,张景已经到了百战兽王的面前,那百战兽王,狠狠的向着张景怕了过来。

张景居然还是没有躲闪,而是全身金光大放。“轰”一声巨响,张景居然成功的抱住了百战兽王的爪子。在所有人惊鄂的目光中,张景抱着百战兽王的爪子,狠狠的抓着那爪子上的利刃向外拔了出来。

“吼”一声愤怒的吼叫声响起,那百战兽王抬起爪子就要向地上撞去。也就在这时候,张景成功的把百战兽王爪子上的魔器拔了下来。

在百战兽王直立而起,然后向下砸来的时候,张景飞身而上,直接向着百战兽王的心脏位置撞了过去。

那百战兽王还没来得及躲闪,就直接被张景撞到了。张景用手上的魔器在百战兽王的身上开了一个大口子,然后自己就冲那大口子冲了进去,在观众的一片惊呼声中,从百战兽王的侧面又破开一到大口子出来了。手里还拿着一颗巨大的心脏,还在跳动着的心脏。

张景把那心脏举过头顶,仰天一声怒吼。那百战兽王的身体,也在这时候倒了下去,生命气息全无。

“张景张景张景”观众抬上响起了无数的欢呼声,无数的人喊着张景的名字。

张景把那颗心脏扔在了地上,看着主席台那边的人。这时候主持人也走了下来,对着观众‘激’动的说道:“今天,我们斗兽城终于有了战王,他就是张景,张景就是我们斗兽城的战王。城主大人非常高兴,所以决定招张景入城卫队,而且给的官职是统领。我们为张景统领欢呼吧!!”

这主持人说完,观众们又是欢呼了起来。这时候,张景却说话了:“我不要做什么统领,我只想要自由希望你们成全。”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看着对面的主席台。

主席台上,城主和一些人,现在的脸‘色’可不是很好。整个斗兽城,实力最强的只是三品魔王。而张景绝对可以力战三品魔王了,因为他领悟了法则。如果要是让张景离开了,万一回来报复,那谁能担得起这个责任。

那城主和颜悦‘色’的说道:“张景啊,你当统领后,是有绝对自由的,上完班就是你自己的时间了。你是还有什么其他要求吗?说出来,只要不难,我都会答应你的。”这城主也是恶魔族的,他这和颜悦‘色’真是让刘灿看得吓了一跳。

“城主大人,我只想要我的自由,我想在魔界好好的游玩一下,希望城主大人成全。我保证,绝对不会在回来,更不会做出有害斗兽城的事。”张景诚恳的说道。

“恩,可以,只要你找一个贵族恶魔,或是其他的高级人物为你担保,那我就答应你了。怎么样,我还是比较开通的吧。嘿嘿!!”那城主,笑的说道。

“城主大人,你这是为难我,我根本就找不到那样的人,你就不能放过我吗?”张景沉声说道。

刘灿这时候心里可真高兴啊,本来想带走张景却找不到办法,现在这傻货城主自作聪明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这不是送给刘灿的机会的嘛。

没有等那城主说话,刘灿就飞身出现在了斗兽场上面。所有的人都是一惊,一个贵族级恶魔这时候出来干什么?难道真的想为张景担保?不是吧!!

那城主也是一惊,正要说话,就听见刘灿说道:“城主,我来为他担保行不行?城主认为,我这个修为底下的恶魔贵族有没有资格呢?”

刘灿这话一出,那城主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只是一个高级恶魔,而刘灿的气息明显的是一个贵族级恶魔。恶魔族的阶级是很严的,所以他不敢‘乱’说话。但是他又不想让张景离开,而且刘灿只有魔人修为,魔人修为?那城主想到这眼睛一亮,有了主意。

“贵族大人,你现在的修为还太低了,要是让张景跟着你,我怕他会逃跑。还很有可能威胁到你的安全,所以你还是不要担这个保了吧。”那城主有点得意的说道。

“哟,高级恶魔城主大人,难道你连一个奴隶环都不愿意给我吗?难道你真不在乎自己的身份了吗?恩!”刘灿这些话说的有点‘阴’森。

那城主心里一跳,虽然刘灿是只有魔人修为。但是,人家是贵族,家里绝对有庞大的势力,不然也不会让他一个人出来历练。得罪刘灿是小,得罪刘灿身后的大势力才是大事。要真是想‘弄’死他,那还不跟喝水一样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