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战典

第144章 下个是谁?

第142章 下个是谁?

“好了,你们可以选择自己的法宝了,这里的法宝都是中品魔器,你们随便选一样吧。”裁判面无表情的说道。

刘灿走到陈列法宝的地方,挑了一把剑。而张子恒也是拿了一把剑。

张子恒站在刘灿对面,冷冷的笑道:“嘿嘿,学弟啊,别说我欺负你哦。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天才之间也是有差距的。还有,有时候不要出头,要低调这才是王道哦。”

“裁判可以开始了吗?”刘灿淡淡的问道,根本就没有理张子恒。这也让张子恒看刘灿的眼神更加‘阴’冷了,周围的人也是戏谑的看着刘灿。

“记住,不能致死,不能废丹田。一方认输或是昏‘迷’,比斗就结束。动用演武场提供的法宝以外的法宝,立刻判输。恢复修为,也立刻判输。”裁判冷冷的说道。

“对战,开始”裁判一声令下。比斗正式开始。

张子恒没有动,而是微笑着看着刘灿,一副高人模样说道:“学弟,我让你三招好不好?你来攻击吧,我绝对不会攻击你的。你”

张子恒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刘灿就消失在他的眼前。

“纱比,”冷冷的声音从张子恒后面传来,刘灿一拳正中张子恒的后背。

“噗”张子恒一口鲜血喷出,身体直接来了个狗吃大便。

“给我起”刘灿一手拍地,张子恒身下突然出现一个石柱,张子恒的身体瞬间就被打飞向了天空。

“给我下去”刘灿居然又出现在了张子恒的上方,一脚踏出。

“可恶,别太得意。天盾,破灭。”张子恒大喝一声,一面魔气盾牌挡住了刘灿的脚。然后,张子恒手中的剑向上刺了过去。

“可笑,”刘灿的声音出现在了张子恒的右边,脚也同时踢在了张子恒的身上。张子恒的身体就向是炮弹一样,‘射’向了地上。

“喝”张子恒一喝,身体停了下来。

刘灿本想继续攻击的,但是突然一股凉意从心底升起,危险的感觉直冲大脑。刘灿没有继续攻击,而是凝神看着张子恒。

张子恒看着刘灿的眼神已经没有了轻蔑,剩下的只是震惊,还有怨毒。

“不是吧,那梦园新收的弟子居然可以压着张子恒打?”

“看那样子,还很轻松呢。这是一个怎么样的妖孽啊!!”

“看张子恒的样子,是要动用法则了,呵呵,真没想到,他居然被一个魔人得动用法则。简直是太有趣了,我的血液在沸腾了。”

观战的人都在议论着,还有一个变态在兴奋着,更多的人是不敢相信。魔君就是魔君,哪怕修为压制到了魔人,都不应该是魔人能战胜的。可是,今天这情况就出现了。

“哇!!小师弟好厉害啊,打得那张子恒大苍蝇吐血了也!!太厉害了,简直太厉害了。”梦纤纤跳起来大叫道。

“师妹,别闹,那张子恒应该会用规则之力了。小师弟很危险。”梦雅淡淡的说道,但是也掩饰不了担忧。

而梦儿和梦晴都是紧张的看着刘灿,她们一个魔帝一个魔君当然能明白战斗才开始。

“小师弟加油,只要你打赢了,回去我们就原谅你欺骗我们。我还给你做好吃的,一定要赢哦。输了的话,嘿嘿,你就准备迎接师姐我的惩罚吧!!”梦纤纤在上面大喊道。

张子恒听见梦纤纤这样喊,看向刘灿的眼神简直就是想吃了刘灿。他冷冷的说道:“如果是一个魔王,可能真会败在你的手上。但是,我是魔君,是掌握规则的魔之君王。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一个为什么叫魔君。为什么是魔之君王,因为我们掌握了规则之力。”

“血之规则,万物有血,有血既为我所用。我命令,血破枷锁。破”张子恒破字喊出,对着刘灿一指。

没有任何征兆,刘灿突然觉得自己体内的血液不受控制,想要冲破血管,肌‘肉’,皮肤。想要突破这些枷锁,冲出去。

“哦,这就是规则之力?让我看看,我的血到底会不会真的突破我的身体流出来。让我看看,是你能调动我的血液,还是我能控制自己的血液。规则?规则从来都是用来打破的。所以,给我镇”刘灿前面的话很轻,但是后三个字却是喝出来的。

在刘灿的喝声中,刘灿体内的血液居然停止了暴动。刘灿现在的身体,可以说是已经强大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功德圣体就是最好的形容,这样的身体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就能被控制血液。

“喝,以吾之规则血液,引导汝之血液。给我爆”张子恒大喝一声,一股诡异的力量瞬间作用到了刘灿身上。

刘灿体内的血液,居然开始剧烈的沸腾,虽然不会真的爆炸,但是那绝对不是一件好受的事。

“算了,我懒得和你玩了。换个人绝对会被自己体内的血液搞得动不了手,但是,我却不在这类人当中。我的身体,怎会是你能看透的。”刘灿的声音很轻,但是却能让每个人听到。

刘灿的话刚说完,身体就瞬间动了,只是一瞬间,就出现在了张子恒的面前。在张子恒错愕的眼神中,一拳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张子恒痛苦的弯下了身体,却突然看到一个膝盖正在放大,然后他只觉得脸上一痛,就昏‘迷’了过去。

所有人。都是愣愣的看着仰面倒下的张子恒,脑袋有点转不过来了。

不用说,大家都知道张子恒使用了规则之力,大家也知道那是血之规则。可以控制别人体内的血液,让人自己攻击自己。

可是,为什么对刘灿没有作用?刘灿没有规则之力保护,所以不可能是规则抵消。但是,那为什么血之规则对刘灿没有作用。

“裁判,能宣布了吗?”刘灿淡淡的问道。

“啊哦!梦园刘灿胜”裁判自己都‘迷’糊了,现在还没反应过来。

“刚才不是还有三个吗?叫什么来着?东名,郎邪,秦游。是吧,你们三个,下个是谁,快点上来。打完休息。”刘灿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