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战典

第338章 团聚

第337章 团聚

刘灿的大哥刘华威正在三清天的太清天修炼,刘灿带着自己的家人过来,刘华威连忙走了出来。

“弟弟,你回来了啊!妈,爸,你们都来了啊!”刘华威笑着喊道。

“大哥,你被张有人拉着在修炼什么呢,你的气息里怎么全是皇气?还有,昊儿怎么也在这里,身上的气息是怎么回事?”刘灿见到自己大哥和后面出来的刘昊身上的气息都有玄皇之气,而且还很浓,这让刘灿的脸‘色’变了一变。

“这个啊,是张有人让我们修炼的。他说,你没心思,也没时间来处理这天庭之事,所以,要让昊儿来代替你处理下界之事。

所以,必须要修炼玄皇之气,而且还要我这个当父亲的也要修炼,这样时候到了,就能让昊儿吸收我身上的玄皇之气,强大自身。这个……”刘华威后面还想说什么,刘灿不用听,就知道大哥要说什么。

“这对昊儿和你有没有危害,这个张有人有没有说清楚?”刘灿直接打断了刘华威的话。

“这倒是没有,昊儿以后要是不想替代你了,就可以让你的孩子或是昊儿的孩子来接替,其他的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最主要的一个好处就是,昊儿修为不管有多强,都可以不用飞升神界。其他方面的好处相信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所以我就不多说了,我。”刘华威又想要说什么。

“别你了,嘿嘿,你是我哥,别想那么多,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多了,可是会有心魔的哦。嘿嘿,走,我们陪老妈老爸出去玩,不然老妈可要不开心了。”刘灿打断刘华威的话说道。

“二叔,我还要修炼,张老师说,不准我去玩。”刘昊在旁边‘插’话道。

“让他给我去死,我是你叔,我还是他老大,所以,我说的话就是圣旨。他要是不服,你让他来找我。看我不削他,走,小娃娃,你还以为你上百岁了就是大人了?在你‘奶’‘奶’面前,你就是个小小孩子,因为我们都是小孩子。”刘灿说完,就带着自己母亲等人,来到了一个高山上的亭台里,拿出吃喝的东西,一家人开始聊天。

没聊两句,刘灿身边就是光芒一闪,五道倩影,就出现在刘灿的身边。五个神‘女’般的‘女’孩子出现,第一时间就都是一脸幽怨的看着刘灿。

发现刘母等人后,五‘女’连忙欠身道:“媚儿,儿,雅儿,纤纤,晴儿见过伯母,伯父。”

“好,好,好孩子,都起来,快点到我这里来坐。怎么,灿灿欺负你们了?告诉伯母,伯母帮你们收拾他。”刘母见到五‘女’,开心得不得了。

来人当然就是刘灿的五位红颜,一个个的坐到了刘母的身边,还是幽怨的看着刘灿。所以,刘母才很奇怪的问道。

“伯母,刘灿他要抛弃我们。”晴儿红着脸,很是幽怨的说道。这话一出,不只是刘母,刘灿的一家人,都是脸‘色’不好看的看着刘灿。

刘灿苦小这‘摸’了‘摸’鼻子,半天都不知道说什么。媚儿这时候才出来幽怨的看着刘灿对刘母说道:“伯母,刘灿他去危险的地方,我们本要跟着去。他却把我们打晕,然后自己悄悄的跑了。等我们醒来,他已经不再了。我们想要传送到他的身边,他却也不让我们过去。伯母你要为我们做主啊,谁知道他会不会到处拈‘花’惹草,哼!”

这时候,刘灿的家人脸‘色’才好了一点,刘母看着身边的几个准而媳‘妇’安慰的说道:“这孩子也是为你们好,危险的地方,他一个人去就行了,你们可不能有什么事。他要是敢拈‘花’惹草,你们就告诉我,我帮你们收拾他。好孩子们,不好生气了,要不我帮你们收拾他,拿打神鞭‘抽’他?”

刘母的话说完,就拿出了一个鞭子,一个散发着七彩光芒的鞭子。居然是真正的打神鞭,就算是神,也吃不了几下的大神鞭。

刘灿吓了一大跳,连忙叉开话题说道:“妈,你怎么有打神鞭这样的东西?哦!我知道了,一定是张有人给你的,那老不死的,一定是他想的主意。”刘灿后面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你说什么?想要我‘抽’你吗?”刘母见刘灿骂龙朔国族前辈,脸‘色’一边,扬手吓唬刘灿。

刘灿没吓到,刘灿的五个红颜却吓了一跳。连忙说道:“伯母,刘灿他是张有人的帝尊,所以他可以骂他,伯母你不要生气。生气伤身,你老看,这是刘灿带出来的,这可是好东西,您多吃点。”

刘灿嘿嘿的笑了起来,他知道自己母亲不会打自己,而是帮自己。这不,效果一下就出来了,见几‘女’这样关心自己,刘灿也是很开心。

“妈,爸,我跟你们说,我想要结婚了。”刘灿突然蹦出了这样一句话,一家人,还有五‘女’,都是一愣,然后吃惊的看着刘灿。

刘母正要说话,就听五‘女’异口同声的说道:“不行!”这一说,所有的人都奇怪的看着她们。不知道她们为什么会这样‘激’动,而且居然还是反对。

刘灿的脸‘色’变了变,然后没有出声,而是看着五‘女’,眼睛里满是询问。气氛在这时候凝固了,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五‘女’解释。

“刘灿,我们的灵魂里都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们,必须等你知道我们是谁了以后,才能成婚。这是来自灵魂的信息,所以,所以……”媚儿没有说完,刘灿就说话了。

“我靠,你们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什么事呢,不结婚就不结婚嘛,看你们一个个的那样子,我又不会生气,其实我想了一下。媚儿的神界有父母,所以,就算是要结婚也是要等到了神界才行。不过,话说什么叫我知道你们是谁了?这话是怎么说的,难道我还能不知道你们是谁吗?”刘灿先是松了一口气说了几句,然后又有点奇怪的问道。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只知道,必须是你知道了我们是谁,才能和你结婚。我们只知道,现在你还不知道我们是谁,其实我们也很奇怪这句话的意思。”媚儿还是有点担心刘灿会生气,说话的语气有点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