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懒洋洋

第4章 十里红妆新嫁娘1

第四章 十里红妆新嫁娘1

俞傅怜惜地看着俞香,这孩子自出生就与她姐姐稍显不同。他尤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小女儿时,她正嚎啕大哭,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惊恐与不敢置信,外加……好奇……小时的她看上去与周围格格不入,有些安静,有些迷茫。随着她慢慢的长大,情况才慢慢地好起来。大女儿很是活泼,琴棋书画倒也是极精通,这让他略感欣慰。但小女儿俞香就不同了,被大女儿带着到处野,琴棋书画倒也懂得一些,只是比不得她大姐。

如今大女儿出嫁,小女儿也正待嫁闺中,这让他和她们的娘的心都安了下来。

说起这婚事,他的大儿子俞诚安原是极反对的,因为俞诚安对那蓝炀还算了解,实在……先不说俞香与蓝炀是从小就订下的婚事,蓝炀真实的性子,他和他娘其实心里清楚地很。不过那也好,俞香嫁过去才不会被欺负。而且,那蓝炀也不是没本事。一番话说下来,俞诚安也不再反对,反倒是笑眯眯地连连点头。

为防俞香再偷跑出去,让人发现她坏了规矩,俞傅便让人看紧了俞香,让她乖乖地待在家里头。

此时俞香正在房间里,恶恨恨地虐待着手中的绣帕。绣花?以三分钟热度的热情学会一阵,勉强会绣一些简单的花样。据说蓝家都知道,不成问题。

她纠结的是为什么不能出去,万恶的封建社会,歧视女性。

其实这个历史上从未听过的国家还好,女性其实还算是满自由,有些像大唐的时候。

两个月的时间便在这样的打发之中过去,绣绣花,学学为妻之道。转眼便到了出嫁的日子。

俞府里到处是喜庆的大红色,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甜甜地笑,似乎恨不能立即将三小姐嫁出去。

也许是得了婚前恐惧症,这些天俞香心情总不太好,总是发脾气。其实这是府中的下人表达自己内心的高兴而已,三小姐待人极好,惩罚分明,如今见着三小姐嫁了个好夫家,真真是极高兴的。

俞香换上了为她准备好的,极为精致的喜服。坐在床前,拉扯着她的娘亲上官如儿的衣袖不肯放,哭的泪流满面,妆又花掉了。上官如儿噙着泪,笑着,“我的香儿要嫁人了,哭甚?乖,莫哭。”

如今要离开跟她一起生活了十七年的父母,心里怎么不酸,虽说知道自己究竟从何处来。但今世,他们才是她的亲人,而她,早已经习惯了在这边的生活。

“你呀,嫁到蓝家娘也放心。到底是至交,你爹给的嫁妆也足,他们该是对你极好的。只是去了那边,为人妻,要守妇德,别再像在这家里这般由着性子胡来。凡事多少留着个心眼,看就是在家里,有时也没得个安生……”叨叨地念着,直念的她俩抱在一起痛哭。

“诶哟,我的小祖宗诶,这花轿都到门口了。夫人,这会儿先莫哭着,瞧着新娘子!来来来,快给新娘子补妆,这误了吉时就不好了!”媒婆忙将上官如儿出去,到大堂那头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