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懒洋洋

第5章 十里红妆新嫁娘2

第五章 十里红妆新嫁娘2

一旁的清音忙上前为她补上妆,喜娘领着她往大堂走。大堂正中央坐着她的爹爹俞傅和娘亲上官如儿,两人双眼通红,欣慰地看着座下的俞香。

俞香红着眼,身穿凤冠霞帔,提起裙角,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对着座上的人儿扣了三个头。“女儿谢谢爹娘多年的养育,今后女儿不能亲伴爹娘身边,爹娘望要保得身体。”哽咽着声,依依不舍地看着俞傅和上官如儿。她很幸运很幸福,遇上这样一家和睦,没有小妾吵闹,相亲相爱的家。不重男轻女的爹和娘,疼妹妹的哥哥姐姐。

“好,好,好!女儿,别家比不得家里,记住娘亲教你的!”上官如儿低泣着,一旁的俞傅不禁斥道,“女儿出嫁,哭哭啼啼什么呢!”然而自己也红了眼眶。

喜娘掏出帕子拭了拭眼角,上前笑道,“吉时已到,新娘子盖上盖头罢!”

头被蒙上了红盖头,爹和娘的身影消失在眼里。

门外鞭炮声,喜庆的乐声交混在一起。喜娘扶起她,领着她往外头走去。此时闻得上官如儿的哭声响起,“侬敬重公婆敬重福,敬重丈夫有饭吃!”声音颤着,带着浓重的鼻音,俞傅扶着哭倒的上官如儿,没有出声。

俞香不禁落下泪来,喜娘在一旁暗道,“小姐莫伤心,只是出嫁。蓝家就在循京城里头,离这儿也不远。若得了夫家宠幸,时不时还是可回来的。”俞香点点头,不出声。喜娘不禁感叹,这迎了多家的亲,这一家硬生的将喜事哭的跟啥似的,眼见着这姑娘定是家里的心头肉罢。

俞香被扶上了轿,红轿子由四人抬,沉香木制成的轿子上铺以红色的绫罗绸缎制成的轿帏,上绣着金鱼闹荷花、丹凤朝阳、麒麟送子、富贵牡丹等精致华美的花样。花轿上以朱金雕刻着许些图案。

“起轿!”随着声音起,轿子被稳稳地抬起。周围围观的百姓不禁啧啧称叹,瞧这些嫁妆,皆是平日里难能用起的东西,放着各类小件用品的红杠箱由两人抬着,一担担、一杠杠都朱漆髹金,流光溢彩。床桌器具箱笼被褥一应俱全,日常所需无所不包。足见俞傅爱女之心,此时在俞家后门,下人们正向乞丐们纷发着吃食和用品。

虽说蓝家就在循京城内,但两家之间,还是有好些距离。待到了蓝家,俞香已经是被颠的晕头转向了。

好不容易感觉到轿子停下来,俞得暗松了口气。

成亲是一件麻烦事,此时有人上前来卸了轿门,一六岁上下穿着红色衣服的小女童上前,拉了俞香的衣袖三下俞香有些反应不过来。突地记起娘亲交待过的,忙起身下轿。视野里有一只朱红漆的木制的东西,她知道她应该跨过去。

此时,一双极好看的手伸到她面前,喜娘扯了扯她的衣袖。俞香有些恍惚地将手放上去,他就是蓝炀,那天她在吾爱食店里遇上的那个男人,她的丈夫。他的手很大,很温暖,不禁回握了握。

接下来是繁杂的叩拜仪式,折腾了半日,总算是被领回喜房。俞香只觉腹中空空,乖乖地坐在**,她能感觉到房里头有好些人。借着有限的视线,认出了清音的鞋子,她站的离她最近。拉了拉她的衣袖,“清音,我好饿!”清音扯出衣袖,低声道,“小姐,您忍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