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懒洋洋

第6章 啼笑皆非新婚夜

第六章 啼笑皆非新婚夜

身上戴的东西太多,压得俞香有些喘不过气来了,不安地扭了扭身子。一旁的清音忙道,“小姐,您再忍忍,姑爷很快便到了!”

姑爷?俞香脸红了红,看他的样子,该是个极讲理的人,把想好的说辞复习了一遍,端正地坐着,给自己打了打气。

不知过了多久,便听到外头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看新娘咯,看新娘咯!”一阵欢快的嚷叫声,俞香放在腿上的手不禁紧了紧,心似被提了最高处,嗵嗵地跳地飞快。

咦呀……门被推开,房里便热闹了起来,“快快快,掀起盖头好看新娘子!”其间有人跃跃欲试,两眼发亮地看着**端庄地坐着的俞香。

被众人推搡扶着的蓝炀明显已经喝地醉了,白皙的脸上布满红云,双眼布满红丝,转身轰着众人,“出去出去……她……她是我的新娘……凑……凑什么热闹!”众人大笑起来,“哟,这才成亲,就护起了新娘子了,不成不成,我们要看新娘!”

蓝炀醉蒙蒙地叫道,“你……你们出去,出去了……我……我可叫了小礼……准……准备了洛国的名果,呵……呵呵……去……去晚了……什么都没有了……”众人一听眼睛一亮,闻说洛国有一名果,味道其佳,却因难以保存,在这里根本买不到,这下,众人这才涌出去。

喜娘拿着一根金红的挑盖头的棒子给步子有些不稳的蓝炀,“小少爷……”还未说话,便被蓝炀一把抢过棍子,冲一旁的清音道,“你……把她轰出去!”喜娘笑脸微僵,有些无奈地摇摇头,早闻蓝家的老爷说过要担待着些小少爷,便也不推辞,说了几句吉祥话,便领着一帮的人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了蓝炀和俞香,俞香心泛起了嘀咕,有些疑惑。这蓝炀不是一个很是温文尔雅的人么,原来……醉酒后的他,似乎有些不同呀。

盖头猛然被掀起,俞香抬头,打量着眼前的蓝炀。只见他身着一身大红色的喜服,一头乌木黑的柔顺长发散着,脸有些醉态的红,在红烛的照耀下,那双澄澈的眼里闪着诱huò的光。俞香脸微红,有些不自在地轻咳了两声,“相……相公……”别扭地叫出口。

却突见蓝炀偏头疑惑地看着她,“相公?相公是什么?能吃么?”俞香顿觉头上有乌鸦嘠嘠叫着飞过,嘴角抽了抽,乖顺地道,“相公便是丈夫!”蓝炀孩子气地笑了笑,冲到她旁边坐下,一把抱住俞香。

一股浓重的酒味便瞬间包围了俞香,俞香心里一个突,忙道,“相……相公,你先听我说……”“呀!”脖间一疼,那蓝炀居然咬了她,“喂……”俞香杏眼一瞪,挣开蓝炀,站起来,“你……啊……”却被那蓝炀一拉,倒在了**,那蓝炀还顺势压在她身上。

“喂……喂……”结结巴巴地推着身上醉眼朦胧的蓝炀,苦笑,貌似这蓝炀醉的不清呀,他趴在她身上,轻啃着她的耳珠,又顺势向下,将她的喜服拉开,舔着她肩膀处的皮肤。俞香暗自叫苦,好吧,她想好的说词这下可都派不上用场了,正想暴力推开他,耳边却传来他的轻喃,“梅花糕,梅花糕……好香……”一边念着,一边啃着她。

俞香如遭雷击,僵在了床|上,他他他……他叫她什么?梅……梅花糕?

(喜欢的话收藏推荐留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