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懒洋洋

第7章 相公形象大颠覆

第七章 相公形象大颠覆

“梅花糕……嗯……好香……”蓝炀抓着她的手,按在**,唇凑上她的脸,轻舔着。俞香石化,梅花糕,他当她是梅花糕……胸前不知覆上了什么,还被一阵紧一阵松的揉nīe着,俞香脸爆红,“包……包子?”趴在她身上的蓝炀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看向他手放的地方。

俞香回过神,抓狂地手脚并用地将蓝炀踢开,蹭地跳起来,远离床,喘着气看着躺倒在**,不满地嘟哝着的蓝炀,“梅花糕……包子……”念着念着,随手扯过一旁的被子盖上,闭着眼沉沉地睡去。

俞香怔住,怎……怎么回事……脑子像被绳子打了结,也许……他只是喝醉了……安慰了自己几句,走到桌边,桌上还放着一些小点心,拿了些东西填了填肚子。脱了衣服,爬向床的里侧,看了看脸仍是醉态的红着的蓝炀,他柔美不失阳刚的轮廓,眉,眼,鼻,唇……稳重之中又不失孩子气,在他身侧躺下,静静地看着蓝炀。

正看着,蓝炀突地伸手捞过她,紧紧地制在怀里,蹭了蹭,满足地低喃着,“梅花糕……包子……”正慌乱的俞香脸不禁黑了黑,恨恨地咬牙,想要挣开,“该死的,放开我!”蓝炀紧闭着的眼,眉头拧了拧,“糕……糕会跑……唔……别跑……”两手紧拥住俞香,一只脚搭上她的双脚,完全制住,这下,他的眉头松开,又满足地笑了笑,安静地睡下。

俞香猛翻白眼,挣扎了好几次都没能挣开,最后只能沮丧地任由醉相不雅的相公蓝炀抱着,闭上了眼。他身上的味道极好闻,该是常年用着上好的熏香带上的。费力地扭了扭身,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他的怀里,安心地睡去。

………一夜过去的分隔线……

天亮了,屋外传来了小鸟吱吱喳喳欢快地叫声。阳光透过纸窗透进来,俞香不适地眯了眯眼,适应了光亮之后,才缓缓地睁开眼睛。

浑身不舒服,微动了动,这才发现她仍被那蓝炀抱着,保持了昨天的姿势一整晚。俞香脸沉沉地瞪着眼前正睡的香甜的蓝炀,只是好些时候过去,他仍在睡着,睡的一脸的满足。

“相公,起床了!天亮了!”试探地唤了几声,蓝炀却微拧了眉,抱着她的手紧了紧,将她的头压向他的胸膛,又没了声息。

俞香身微僵,听着头顶上沉稳的呼吸声,终是忍不住伸手拧了一下他腰间的肉,“蓝炀,起床了!再不起床,梅花糕没了!”这下蓝炀有了反应,他突地睁开眼睛,迷迷蒙蒙地叫道,“梅花糕,谁抢我的梅花糕?”

俞香心一沉,蓝炀……不会是个傻子吧?只是……没听说过呀!不是说……

许是这才察觉到怀中的俞香,他紧抱着俞香的手松了松,低头疑惑地看着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的俞香,“你是谁?”俞香一把推开他,远离他,小心地问道,“我是你娘子,还记得吗?昨天晚上?”

蓝炀坐起,清亮澄透的眼睛静望着俞香,嘴角噙着一丝笑,“哦!原来跟我成亲的是你!”俞香放下心来,嗯,正常人……她介意的不是对方脑子有没有问题,介意的只是……那些关于他的传言……

“嗯!相公!”甜甜地叫了一声,笑眯眯地看着清净的蓝炀,“该起床了,还要给爹娘请安呢!”

却见蓝炀打了个哈欠,原是清透的眼浮起了几许的睡意,“天还早着,请安待会再说吧!娘子,我们睡觉!”说着,手随意地搭上俞香的腰,脚一勾,将她带着一同躺下,顺势地将她抱进怀里,自然流畅地没有一丝不自在。

俞香僵住,“相……相公?”蓝炀已经闭上了眼睛,嘟哝着道,“叫我炀……香……唔……梅……梅花糕……”俞香正想说话,却见蓝炀已经安静,沉沉地睡着了。

喜欢的话收藏留言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