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懒洋洋

第10章 嗜睡相公爱动嘴

第十章 嗜睡相公爱动嘴

茹纤儿扫了那女人一眼,脸上的笑容不变,“炀儿不喜这些繁文缛节,还是香儿懂事!”那女人身边的一个冷酷的年轻男子瞟了那女人一眼,女人的笑容僵了僵,收了笑,安静地坐着,但眼中却是极不满的。

蓝炀又打了个哈欠,灿若星辰的眼中蒙上了一层水雾,迤俪如初春细雨绵绵之时的湖面泛起的波光。“娘……困了!吃完饭,睡上一觉,实在是人生一大乐事!”

俞香嘴角又抽了抽,已经没有最初听到那般的惊讶了,貌似她家相公极喜睡觉,极喜吃东西……

“要睡你睡去,以后路上碰见了,想来还得香儿替你记着!”茹纤儿瞪了他一眼,拉过俞香,一旁的侍女们便捧着茶壶和杯子上前来。俞香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这……这么多人……蓝炀努了努嘴,坐回桌子旁,捞过一盘梅花糕,一边吃着,一边看着他娘带着俞香一个个地认人,“这么多人,小香儿记得就怪了!”蓝炀贼兮兮地坏笑着,一边将梅花糕塞进嘴里。

半个时辰后…………

“清音……我不行了……”俞香瘫在了桌边,此时蓝炀拖着她来到了蓝家的一处高地的一座小屋里,名为仙云台。那里早已经备着一个软榻,软软的狐皮毛被蓝炀压在身下,他闲适地侧躺着,眼睛闭着,似是睡地正香甜。

清音忙给俞香捶背,“三少奶奶,这才进府,不急于一时。以后见着了,慢慢地再记便是!”俞香似猫一般发出舒服的呓语,听了清音的话,道,“人多是多,我倒也记了不少。只是怕以后一时半会儿对不上人。只是又是跪,又是弯腰的,诶哟……”

“娘子……过来陪我睡觉……”软榻上的蓝炀半睁起眼睛,那神情像极了初生的婴儿半睡半醒之时的憨态,极可爱。

清音的脸一红,忙低下头,捶打的手也乱了节奏。俞香的脸也是一红,瞪了一眼蓝炀,“睡睡睡,你自己睡吧!我不困!”没见过如此嗜睡之人,那人……还是她家的。

蓝炀睁开了眼睛,半支起身子,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娘子,早中晚每进过食,是睡觉的最好时间。娘子刚刚也累着了,过来陪我睡一睡!”俞香几乎想吐血,瞧他说的是什么话,陪他睡一睡……脸涨地通红,恨恨地瞪了一眼蓝炀,没有动身。

蓝炀揉了揉眼,不情不愿地爬起来,似乎随时会倒下般地摇摇晃晃地向着俞香走过来。一把从身后抱住俞香,将身体的重量全数放在俞香身上半晌,“娘子,你好软,好香……好想……吃……唔……”俞香不及防,险些被他压趴在桌上,“蓝炀……给我起来!”不行……她要爆发了……

清音红着脸快步退了出去,周围的侍女见状,也跟着退了出去。此时仙云台里只剩了俞香和蓝炀。

他似小狗儿一般地在她身上嗅了又嗅,时不时还轻啃着她耳珠,她的脖子,时不时还伸出舌头舔了舔。俞香浑身一颤,只觉身上似流过一阵又一阵的电,让她颤栗不已,挣了挣,因着她是坐着,而那蓝炀又几近压着她,手又制住她,因此她根本动弹不得。“蓝炀,大白天的,给我放开!”低头,用力地向后一撞。砰……“痛……”俞香和蓝炀同时叫出声。

蓝炀泪眼汪泪指控地看着她,“娘子……”俞香跳起来,远离他几米,脸上还带着未褪去的潮红,“谁让你动手动嘴的!”蓝炀走过来拉住俞香,手放上她的后脑勺,温柔而心疼地看着她,“娘子疼不疼?”俞香缩了缩,只觉被他揉着的地方一阵发麻。“没……没事了!”

蓝炀温温地笑开,“那娘子,我们去睡吧!”不同分说,一把抱住俞香往床榻边走去。俞香惊呼一声,被他抱着倒在床榻上。

蓝炀从身后环着她,满足地蹭了蹭,“唔……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