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懒洋洋

第17章 初夏夜宿鱼香院

第十七章 初夏夜宿鱼香院

滑嫩的手轻柔地拂着他的脸颊蓝炀眼睛一亮,如灰暗的荒野被星火燎原一般。他伸手握住俞香擦拭着他嘴角的手,柔柔地笑着,“娘子!”

俞香笑了笑,回握住他的手,暖暖的,让人安心。

蓝炀打了个吹欠,白皙如玉的面上笑容依旧,抱着俞香,埋头在她的肩窝,轻轻地蹭着,“娘子,我们去睡吧!”俞香笑容僵了一下,皮笑肉不笑地抬头冲他笑了笑,“相公……太早了,我还不想睡,陪我聊一会儿吧!”

蓝炀脸瞬间苦了下来,“娘子……”眼睛里浮起了一层极淡的哀伤,见俞香只是静静地笑望着她,硬着头皮极勉强地道,“好吧!”松开俞香,他垂下手牵住俞香,与她十指紧扣,柔柔地笑着,未见有一丝不悦,“娘子,我们去外面的亭子坐着罢!”俞香点了点头,见厅中各侍女又是诧异的表情,心中对这蓝炀大致的性情又有了几分的肯定。

鱼香苑是个独立的院落,进了院门,便是一条悠长,用鹅卵石铺就的小道,上还以不同颜色的石头拼成气节图案,两旁值着些花草。再往前几步,便是一条横亘而过的人造小溪,不到一米宽,涓涓的流水下,金鱼儿在里头欢快地游着。再过去便是一座宽敞的小桥道,以花岗石筑成,石栏杆上雕刻着花虫鸟兽等图案,再过去便是一个亭子,飞檐尖顶,朱红色的柱子。

亭后是一汪不大不小的湖,称着鱼香苑正好,主房坐北朝南,侧边是下人的房子。

蓝炀牵着俞香的手来到亭间,那里早有小厮在那里安放了一床容下两人躺的软榻,俞香瞪着那软榻,顿时无语。“娘子,这软榻是月前差了史兄为我们打造的,是以红花木所制,这一纹一路,可都是他精心所制。史兄的雕刻之功极好,瞧这上头的花纹……”拉着俞香来到软榻前,温温地笑着,眉眼之间又带着讨好的意味。

俞香是听过一个姓史的木匠的,他是循京城有名的木匠,一般不轻易为人打造。条件也几近苛刻,无上好的木材送上门,不做,价不高,不做,态度恶劣者,不接……但,倒是经常为那些穷苦百姓修些东西。

蓝炀称那史木匠为史兄,难不成他认识?纳闷归纳闷,被他拉着在软榻边坐下,“诶……你不许躺下!”俞香扯住他的手,止住他愈倒的身子。“娘子……”眸光之中闪着无奈,渴望地看着俞香。

“我们躺着说,今日累了!”伸手环过她的腰,顺势将她带着躺下。“喂……”惊呼一声,抬头瞪向蓝炀,却撞上蓝炀带笑,庸懒的泛着水柔之光的眼,俞香噎了噎,一时间忘记了说话。和他面对面躺着,蓝炀抬手,食指轻刮过她的鼻,“娘子想说什么!”

脸腾的烧红,妖孽……红着脸,羞怯地伸手抱住他,头埋在蓝炀的胸膛。“我们是夫妻,你让我叫你炀,你以后……也跟着我爹叫我香儿吧!”蓝炀笑眯了眼,“不要……”俞香抬头,怒瞪着他,还未说话,却见蓝炀笑着伸手抚上她的脸,带着些坏坏的孩子气味道,“现在娘子是我一个人的,名字,也该是专属于我的!”俞香脸又是一红,笑看着蓝炀,“那炀打算叫我什么?”蓝炀收了笑,定定地看着俞香,认真地思考着,忽而笑着,“小鱼儿,可好?”眼又开始迷离,鱼……菜大叔做的鱼最好吃了,那也是他极喜欢的一菜之一。

俞香不满地瞪着他,“不好!”小鱼儿,还花无缺呢!蓝炀将她拉近怀里,“就叫小鱼儿,小鱼儿……”不停地念着她的名字,声音慢慢地轻了下来,最后近乎低喃……

俞香翻了翻白眼,这都能睡着?“炀……炀……?”推着他,没反应,倒是搂着她的手还真是紧,该死的,真想把他踢下床。

“三……三少奶奶?”清音犹豫地上前。

俞香无奈地抬头看了看闭着眼睡的正香的蓝炀,“小鱼儿……娘子……别生气……”他忽地微蹙着眉低语。俞香怔了怔,“清音,去拿床被子过来,今日外头天气好,便宿在这外头罢!”轻声地说着,怕吵醒了蓝炀。

“这……三少奶奶,这外头晚上怕是露重……生病了可如何是好?”清音不安地道。

“无碍,如今是初夏,这外头天气好!更何况,你家姑爷和小姐我身子还没那么弱!”转头费力地瞪着清音。

“好……好吧!”清音忙跟着小琴和小棋往屋里头去,拿了床被子,小心地为两人盖上。俞香蜷缩在蓝炀的怀里,看着近在咫尺的蓝炀,伸手轻抚着他的脸,“炀……我会努力适应你,你……不要让我失望……”偷偷地凑近他的唇,印下一吻,满足地闭了眼。

不知多久,蓝炀忽地睁开眼睛,低头沉沉地看着怀中的俞香,眼中闪过几分的恍惚,“夜宿鱼香院……”暖暖地笑着,拉了拉被子,将两人裹好。在她额上轻吻了一下,身子的反应让他有些懊恼,脸上却是极深的笑意,“娘子……原来……成亲不算是件坏事!”

(一章可算有平日俺两章的内容了哈……明天晚上三更……今天就一更了……今天有课,所以更晚了……期待你们的书架给娃的文一个位置……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