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懒洋洋

千好万好不如食2

千好万好不如食2

蓝炀闭着眼睛反手一用力,俞香惊呼一声,面朝着蓝炀跌倒在他的身上。身上的柔软让蓝炀紧闭的眼动了动,眯起的眼缝灼灼地看着恼羞成怒的俞香,手搭上她的腰,紧了紧。将她的头压下来,轻啃了一下她的脸。“喂……蓝炀……”俞香气极败坏地双手撑在他的胸膛之上,奈何他抱的太紧,她根本动弹不得。

蓝炀一个翻身,将俞香压在了身下,闭着眼睛摸索到她的唇,似想将她吞下去般狂乱又不失温柔地吻上她。

清音低低地呀了一声,忙红着脸转过身去。小棋脸也是一红,转了身,拉着清音走开。

“唔……起……起来……”躲开他的吻,“重……重死了你……”却听得趴在她身上的蓝炀没了动静,均匀的呼吸起又在她耳边响起。不知是不是无意,压在她身上那人的手好死不死的放在她的胸上。俞香呆望着亭子的顶,他的唇就在她的脸侧,她稍一动,便能触到他的唇,脸一片烧红。心跳地飞快,无奈地僵着身子。

微移开了头,将他的狼手移开,一把推开蓝炀。蓝炀睁开眼睛,抓住俞香的手,“小鱼儿……”念着念着,眼睛又闭上了。

俞香平静地掰开他的手,淡淡地道,“若是还当我是你娘子,你就起来!”软榻上的蓝炀不情愿地睁开眼,可怜地望着俞香,“娘子……”

此时小琴已经回来了,身后跟着几个面生的侍女,每个人手中都拎着个食盒。

却见软榻上的蓝炀呼地坐起,澄澈的目光闪烁着极亮的光。头转向那几人的方向,密睫毛下的眼眸随着食盒移动,“是城东流申家的灌汤包子!吾爱食店的玉米面镘头……”

小棋见状,从房中搬来了一个红木桌子,放在软榻前头。小琴领着几会侍女上前来,清音同小琴一起将吃食端出来,放在红木小桌上。

俞香一噎,心里堵地厉害,腾地站起。

“小鱼儿,过来用早膳罢!”蓝炀眼睛发亮地看着桌上的东西,伸手正欲一抓。俞香却拂袖闪开他的手,怒气腾腾地离开。

蓝炀的目光沉了沉,静望着远去的俞香,面上却是笑着,“真香呀!千好万好……皆不如食!”

“小……三少奶奶……”清音忙转身追着离去的俞香,小琴和小棋对望了一眼,为难地动了动,最终还是留在了亭子内。小琴上前,为蓝炀捶着背,小棋拿起筷子,夹了一个灌汤包送到侧躺在**的蓝炀嘴边。蓝炀张开嘴,眼中的喜意清晰可见,“味道果然好极。”

“三少爷……三……”小棋开口想说些什么,却见后头的小琴冲她挤眉弄眼,便闭了嘴,专心喂起蓝炀来。

俞香没有回房,径直朝着院外冲去。

“三少奶奶……慢点!”清音气喘吁吁地想跟上俞香,“别叫我三少奶奶,听了就来气!”俞香冷冷地哼了一声,脚步却不停。“砰……”俞香只觉自己撞上了一堵肉墙,晕呼了一会儿,“对不起……”退开几步,话音刚落,抬头,却见是蓝青渺。